91小说 > 其他小说 >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 第476章 这都是国宝啊
    “大宋除了宋词称绝后世之外,书画名家也多如繁星,既然来了,不领略一番实在是太可惜了;介甫、元泽,来看看这个。”沈隆又拿出了那个书本模样的东西,在上面划拉几下,出现一幅长卷,“喏,这就是李公麟在元丰年间所画的《西园雅集图》。”

    “王诜曾邀苏轼、苏辙、黄庭坚、米芾、秦观、李公麟、以及倭国圆通大师等当代十六位文人名士在此游园聚会,会后李公麟作《西园雅集图》,米芾书写了《西园雅集图记》;此乃千年难得一遇的文采盛事,堪比昔日造就了《兰亭序帖》的山阴之会。”沈隆重新关上窗户,将图投在幕布上给他们看。

    “此画的确堪称无上妙品,但似乎和龙眠居士之笔法颇有不同啊?莫不是此后几年,李龙眠的画技又有改变不成?”王雱颇为疑惑地问道,龙眠居士是李公麟的号,他是当世书画大家,王雱对他也比较了解。

    “李公麟的原作后世早已失传,这是马远的摹本,马远乃河中马氏之后。”沈隆说道,马远出身于书画世家,历代先祖多有书画名家。

    “河中马氏果然家学渊源。”王雱点头道,他也听过这个书画世家的名号,顺便也猜出了沈隆的用意,“道长莫不是想寻几位书画名家来聚会?也造就一幅这样的绝世精品?若是如此,明日恐怕来不及。”

    “明日若有机会,可以先见一两位,等日后又暇,再召集更多人聚会。”沈隆明白王雱的意思,请客聚会这种事情都是要提前好久商量的,临时请也太失礼了。

    “如此甚好,郭熙如今正在图画院,明日我们就先去郭家拜访,然后请他邀请崔白、米芾等京中名家,黄庭坚如今在国子监当教授、苏轼刚刚丁忧还朝,李公麟却是与家父交好,眼下正在京中备考,可邀他明日一起去郭家,他同苏轼、王诜等人交好,有他在,这些人不会不来。”王雱细细数了一遍京中的名家,很快就订好了方案。

    “若是空口相邀,恐这些大家不愿意过来,我这有些好酒,不如每家送去几瓶,到时候咱们寻一处风景名胜,品酒论词作画岂不美哉?”沈隆从柜子里拿出一箱酒交给王雱,这些日子他时常出没青楼,对宋代人的口味也有所了解,选出来的都是很对他们口味的果酒、黄酒还有葡萄酒,他们应该会喜欢。

    王安石父子告辞离去,第二日一早,王雱就如约来到沈隆门口等候,沈隆邀他进来用过早餐之后,就一起出门找到李公麟,品尝了沈隆送过来的美酒,李公麟赞不绝口,当即就答应下来,和他们一起前往郭熙家拜访。

    郭熙乃是当今山水大家,他早年风格较工巧,后取法李成,画艺大进,到晚年落笔益壮,能自放胸臆,炉火纯青,如今正在巅峰;他刚被召入画院,正想一展身手,听闻有此盛事,马上就答应下来,并主动提出去邀请画院的同僚前往。

    从郭家出来,沈隆和王雱、李公麟又去拜会了米芾、苏轼、黄庭坚等书画大家,众人尽皆应允,并对沈隆的好酒赞不绝口。

    过了些日子,又到了休沐日,众人乘着车马出城,来到郊外一处园林当中,品酒论词、鼓瑟吹笙,好不痛快。

    沈隆虽然不懂书画,可见识广博,交谈之后这些人也不敢小看与他;王雱更热衷建功立业,可纵然如此,他二人还是被现场气氛所感染,屡屡举杯和这些人痛饮。

    “道长何处得来的这般好酒?今日痛饮之后,怕是连潘楼的美酒也入不了口喽!”生性放达、为人豪迈的苏轼一杯接一杯喝个不停。

    “东坡先生若是喜欢,稍后我让人多送些过去就是。”沈隆笑道,他那套别墅里可是有专门的酒窖,里面的美酒多得是。

    “道长可不能厚此薄彼。”米芾人称米癫,更是好酒,一听这话立马盯上了旁边放的酒瓶,大有不同意我就过去抢的架势。

    黄庭坚倒是不好酒,可对架在烧烤架上的烤肉非常向往,不断让仆役给他取来食用,这些烤肉的仆役都是沈隆调教过的,味道绝对不输于州桥夜市的旋炙猪皮肉。

    “哈哈,这些酒进了我的肚子可是浪费,若是被诸位喝了,却能催生出更多名作来,既然如此,我又怎能吝惜?”这点酒算什么?要是能弄些名家书画回去,那可就厉害了。

    “好,既然主人家盛情款待,那么就由我先抛砖引玉了。”米芾一听大喜,里面起身命人铺纸磨墨,借着酒意开始挥毫。

    有他带头,郭熙、崔白、苏轼、黄庭坚等人也陆续起身,他们或是写字、或是作画,尽情展示着自己的绝世才华。

    “待会儿我就让人送去裱糊店装裱,装裱好之后就送到道长房中。”宴饮结束,回去的路上,王雱对沈隆说道,说完半天不见沈隆应声,回头一看,他正看着书画发呆呢。

    这是草书、这是隶书,这应该是行书吧?哦,还是苏东坡写的,记得他的《黄州寒食诗帖》被称为天下第三行书,仅次于王羲之的《兰亭序》和颜真卿的《祭侄稿文》,这幅虽然不如《黄州寒食帖》,绝对也能算得上稀世珍品。

    这是郭熙的山水画、这是崔白的花鸟画,呦,李公麟竟然把今天的聚会都画出来了,就算比不上《西园雅集图》,也差不到那儿去了。

    今天雅集所创作出来的书画统统都归了沈隆,沈隆美滋滋地欣赏着,这要是能流传到后世,有一件算一件,绝对都是国宝啊!

    可惜等自己完成任务带回去的话,这些作品都没有经历历史的沉淀,最多只能算是艺术品了,但是这些作品中凝结的艺术水准却依然存在。

    看着他们恣意放达的样子,再看看这些灿烂的文明成果,回想起这些日子自己亲眼目睹汴梁城中繁华景象,沈隆就觉得,让如此璀璨的文明毁灭与蛮族之手,实在是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