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玄幻小说 > 碎星物语 > 二二章 为何杀我(周一紅包滿五百加更)
    又是一处塔中世界,原本是人妖混居,安祥平和,宛如世外桃源的一般的天地,如今却是一片尸山血海,怨气冲天。

    司徒诲人搀着虚弱的秋艳红,踏步其中,随手将眼前的一切生灵灭杀,却只能看着满空的怨念阴云,宛如实质,长叹一声。

    “可惜了……都是难得的上品,若是取用,补益不少……”

    “这么明显的饵,你还想咬?”秋艳红轻笑一声,勉强出招,将扑来的怨气打散,整个人愈发萎靡。

    若在外界,这些血肉和怨念,司徒诲人肯定全数吞下,滋补自身,然而如今身在九龙塔内,这些东西全数带有烙印,若是傻傻吞下,等若给九龙塔同化的机会,甚至这些不断涌来送死的生灵,乃至满腔怨念,本身都是一种写入手段,过多接触,自身就会被持续削弱。

    眼见秋艳红又要坚持不住,司徒诲人顾不上消耗甚钜,未能回复状态,连忙取出玄天、地泉双剑,七彩虹光耀动,破开时空,斩出一条空间通道,带着秋艳红跃入,转瞬又来到另一片天地。

    “就算是十大天神兵,这也厉害得过头了吧……”

    切换到新的天地,世界法则的写入减轻不少,秋艳红缓过气来,讶道“就算未证万古,依靠这具身体也不该……”

    “所以被压制的不光是你……还有这具身体。”

    司徒诲人若有所思,推敲道“燕姣然的身躯,是魔主尝试掌握终末之道的实验,虽然没有最终收获,但是在法则层面,境界优势相当高。你以之为躯壳,按理说,对抗法则压制应该事半功倍……之所以会被压得死死,恐怕九龙塔象征的大道,是一元复始,或是生生不息之类的方向。”

    “如此说来,难怪可以弥补你的道基……”

    秋艳红恍然大悟,司徒诲人却苦笑摇头。

    ……这座天道造物,厉害到超乎想像,这样下去,不知道能坚持多久?能不能等到机缘?

    乾坤开辟,阴阳分化,洪荒太古,星河初生,一方方新生的世界孕育其中,然而,分隔这些世界的,却不是茫茫星海,无尽虚空,是近乎凝固的时空法则,若非专善少数相关大道者,根本无法脱出世界,遨游星河。

    死寂的星海中,却有一道霸气无匹的身影,脚下踏着蜿蜒百转的时光长河,逆流而上,跨越时间,穿梭万界,正是在找寻司马冰心和缎带的霸皇。

    一路走来,寻遍千百世界,却茫然无获,就算是霸皇,也不禁蹙起眉头。这一个个世界里的法则压制和同化,出奇的烦人,若是时间久了,就算是自己也没把握能够将人完整救回。

    尚在思量,左盼右顾,探寻周遭世界,却忽有所感,霸皇朝前望去,只见一道人影,显化紫气星河,周天旋转,暗合玄数,律令一颗颗星辰璨放光芒,搭成桥梁,供他行走其上,穿越星海。

    被吸入塔中,纵是万古,也只能堕入一个个不同的世界,唯有当中的绝强者,能抗拒“写入”,超脱于外,还反踏时光长河,一路寻觅塔顶而去,现在看到途中另有行人,着实讶异。

    “是你?”

    星海对面的那人,不是别的,赫然就是李昀峰。

    两人在这片寂静星海中相遇,虽然相隔星河,却都是一呆,霸皇瞬间回神,右手一抬,霸刀在手,二话不说直斩出去。

    不过是随手一刀,却是莫可匹敌,浩瀚刀气一出,连星河也黯淡失色,宛如一道破裂万物的黑痕,所过之处,无论是紫气星海,还是星光长桥,都尽数破灭,瞬息越过漫漫星河,直取李昀峰。

    面对这一刀,李昀峰也回神过来,身后星河旋动,麒麟嘶吼,以律掌刑,具现刀山火海,血池炮烙,层层刑狱,无数刑具,横在刀气之前。

    “小孩子东西!你以为自己是冥皇吗?”

    霸皇怒喝声中,刀气潜劲爆发,汹涌如狂,席卷而过,将各种刑狱尽数斩破,李昀峰一下被吞入其中。

    双方的力量天差地远,黑痕过去,李昀峰浑身浴血,虽然留下命来,却不知被斩出多少道伤口,无比凄惨。

    眼见霸皇杀意甚坚,李昀峰右掌一翻,苍穹宝印在手,其蕴含的真龙皇气,倾泻而出,化入麒麟法相之内,真皇掌乾坤,一玺盖日月,律之大道获得加持,力量不住提升上去。

    以皇者之身,执掌律之大道,身后麒麟怒啸,脚踏繁星,李昀峰将周围星河慢慢纳入掌控,打出最强一击。

    万物依律而行,就连九龙塔创造的星河世界也不例外,星河之中,一颗颗星辰、大日,灿放光明,投来力量,是货真价实的九天星河动。

    汇集众星之力,定星为律,李昀峰一掌拍下,澎湃紫气凝成巨掌,朝霸皇拍下,莫说乾坤,就连星海都能镇下。

    面对冲天而起的帝皇气息,霸皇莫名怒火中烧,不受抑制,九阴怨火从体内爆出,焚尽血肉,只余一具燃烧的骷髅,抬头傲看盖下的巨掌,露出轻蔑的目光,起手一刀。

    怨火刀劲出,封神星河的巨掌,不堪一击,瞬息破碎,连带周遭无数星辰,全爆裂开来,影响所及,不知多少世界化为乌有,而刀劲去势不止,斜斜侧削过李昀峰头上。

    血光飞溅,李昀峰晃了一晃,掌上苍穹宝印黯淡下来,身后麒麟湮灭,左眼爆成一团血雾,焚尽万物的怨火从周身无数大小伤口窜出,焚蚀血肉。

    “哼!”

    见对手居然一刀未死,霸皇凌空跃起,脚下时光长河流转,瞬息跨越星河,来到正上方,就要再出一刀。

    危急之时,李昀峰身外星河旋动,阴阳变化,双极轮疯狂运转,将怨火逼出,同时抬头,用仅剩的一目,瞪着持刀劈下的霸皇,无惊无惧,喝问出声。

    “杀我者谁!”

    霸刀陡然一滞,停在李昀峰面前,炽烈的怨火不住窜燃,焚烧近在咫尺的血肉,阵阵焦臭传出,霸皇落定在李昀峰面前,冷冷道“你说什么?”

    “我想问,堂堂霸皇,为啥偷袭区区在下?”

    无视面上焚烧痛楚,李昀峰风轻云淡,笑看面前似已压下怨火,逐渐回复正常的霸皇,更浑不将架在自己面前的霸刀当回事。

    面对这张烧烤中的笑脸,霸皇本来似想说些什么,却最终没有开口。

    “我与陛下过往无冤无仇,如今大家一起落入九龙塔,也算同是沦落人,就算陛下看不上我,也没理由直接动手吧?”

    李昀峰耸耸肩,“难道陛下归来之后,尚受道标影响,这一刀是替尚盖勇报仇?那……我无话可说,还请陛下赐死!”

    “一派胡言!”

    霸皇大怒,猛地抬刀欲斩,却强行止住,依旧落在李昀峰面前道,“不过是区区蝼蚁,能够作为我重生的道标,已经是天大荣幸,怎么配影响我?”

    怒吼声中,九阴怨火再次失控,不止喷涌而出,焚烧霸皇血肉,甚至顺着战刀延伸,要烧向李昀峰。

    “哦?若不然,陛下莫非是受九阴怨火操控,心智沦丧,见人就砍?”任由怨火烧上自己鼻梁,李昀峰丝毫不退,连面上轻笑都未稍减。

    “胡!说!八!道!”霸皇一字一顿,咆哮吼出,同时霸气汹涌,强行将怨火压下,甚至连李昀峰伤口中冒出的怨火,也被霸气一道压灭。

    李昀峰微微一笑,“九阴怨火,源自鬼君手段,陛下不过万古,承受不住也是情理,何须否认?”

    霸皇怒意更胜,却猛地收刀,盯着李昀峰,平静道“吾心唯我,不受一切外力影响,就姑且先留你一命!”

    “谢陛下不杀之恩。”

    李昀峰诚恳道谢,不喜不悲,只是一派平静,却听霸皇一声冷笑,“胡练瞎搞的代价……我不杀你,你又能再撑多久?似你这样的身体,不值我再出一刀,亦不配死在本霸皇刀下。”

    “哦……”

    李昀峰慢吞吞应了一声,道“无论如何,总要先脱出这座塔,以陛下之见,要怎样才能脱离九龙塔的禁锢?”

    “就凭你们,也想脱困?天道造物,岂是泛泛?”霸皇傲然道“唯有逆流而上,穿过这亿万世界,前往九龙塔顶,由我手持战刀,全力一击,以九重巅峰之力硬撼,或有可能成功。”

    “原来如此,看来……陛下也没有十足把握?”李昀峰点了点头,正想提点建议,却惊觉周遭生出变化。

    或许是感应到最大威胁,九龙塔发动应变,两人所在的无垠星海,突然天崩地裂,走向终结。

    两人不约而同地运使力量,护住自身,更试图稳住周围的天灾地变,却发现力难及远,刚刚平静的星河已掀起了波澜。

    一颗颗星辰陨灭,或是爆碎开来,放出象征毁灭的冲击;或是坍塌一点,化作吞噬万物的黑洞,疯狂吸扯触及的一切。

    毁灭和终结的气息,在星河中弥漫,无数日月星辰,在两大万古强人周围诞生又毁灭,掀起一波波可以摧毁万物的宇宙风暴,将他们卷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