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都市小说 > 医路坦途 > 197 火烧火燎的疼
    心肺复苏是什么,简单的说就是建立一个循环,让暂停的心脏重新跳动起来,把血液泵给全身。重要脏器,特别心脏、肾脏对缺氧、缺血特别敏感,如果不能及时的建立有效的循环,就算是把患者抢救过来了,后遗症也特别多特别的重。

    “邵华,你们赶紧去找这里的负责人,让他们想办法通知医院。”张凡对赶来的邵华说道,虽然是冬季,可在冰天雪地之下,张凡已经开始全身出汗。

    “好。”说完邵华就迎着赶来的人群走去。“快联系医院,你们的这个员工被电击了”邵华大声的对着赶来的人群喊道。

    “巴音”这些人都是一个部落的,多少都算是亲戚,所以呼啦啦的一帮人围了过来。“别靠太近,散开一点,现在正在抢救呢。”李亮赶忙的对围上来的人说道。

    人群里七嘴八舌的说什么的都有,“不行了巴音不行了不能让老板跑了”

    “我们快去通知巴音的爸爸吧”

    滑雪场的老板也从远处跑了过来,看着躺在地上的巴音和在一边哭泣的巴音老婆,他已经吓的脸色发白,说话都是磕磕巴巴的,“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被电击了,赶紧联系120。”邵华赶忙的说道。

    “这里没信号啊,必须得出山。”老板嘴里发苦的说道,当时为了逃避政府的检查,专门选了一个这样的地方,结果现在出事了。他后悔的都要砸胸脯了

    “找车找个卡车把病人放在车斗里面,我们边走边抢救。王亚男你开着我的车先头出发,一有信号就赶紧联系医院,你开车有把握没有”

    “放心没问题。”王亚男说道。

    老板一听,赶紧招呼着人把滑雪场的大卡车开了过来,胸外按压不能断,众人齐心合力的把病人用门板抬上了车斗。张凡和李亮还有几个壮汉在车斗里继续按压。

    说起急救,怎样去判断需要按压呢,特别简单,首先是判断,判断患者是否有心跳,去触及颈动脉等大血管的跳动,要是不知道颈动脉在哪,最简单的就是扒开衣服贴在心脏上听,看是否能听到心跳。

    确保呼吸道的通畅,胸外按压的的部位在胸骨12处,这个地方具体在那个呢男性选择两乳之间偏左,这是非专业人士可以最快寻找到的位置。

    按压深度必须让胸骨下陷四到五厘米才是有效的,速度最好达到一百次每分钟,而且按压不要让人工呼吸打断。

    怎样才算是按压有效呢去触及颈动脉或者股动脉的搏动,如果按压有效这些大动脉会有搏动的。

    寒风凌冽,冬季的边疆,气温最低的时候零下三十多度是没有问题的,这种温度直接就把空气中的水分子凝结。空气中的寒风干燥冷冽,车速带来的寒风如同刀子一样划过张凡他们的脸庞,双手,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几分钟就感觉不是自己的了。

    幸好人多,张凡指导着他们轮换着按压。巴音被裹得严严实实的。这种环境,不确保温度,时间稍微一长绝对能出现冻伤,本来就灌注不足,躯体末肢循环就很差,不确保温度,抢救的病人说不定四肢就会出现因冻伤而不得不截肢。

    巴音老婆跪坐在车厢的角落里,如同一只走失羊群的羔羊一般,焦虑、害怕、担心的望着自己的男人,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她怕,极度的害怕,嘴里咬着袖子不敢哭出声来。孩子才三岁,要是巴音真的去世了,她都不敢想以后该怎么办。

    “漫天的神佛啊,我愿意用我后半生的康泰去换取巴音的康复”无助的女人,看着一帮男人冒着热气不停的按压。

    王亚男开着车在卡车前方,毕竟是四驱的越野车,在雪地里速度很快。邵华和贾苏越在车里不停的拨打着电话。“通了”邵华欣喜的说道。

    “120,我们在乌木太乡,这里有一个电击的病人需要急救,现在快出山区了”邵华快速的把情况说了一下。

    “你拿着电话我来说。”王亚男毕竟是一个医生,更加懂得如何最好的合理安排。

    “我是市医院骨科的王亚男,我们现在马上就要进入省道了,你就让120在乌木太乡的省道路口等我们。”

    王亚男开着应急双闪灯在前方领路,后面的卡车加速的跟着。

    终于看到紫色的闪灯了,120的医护人员已经等在车边了。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感性的贾苏越直接流泪了,“终于有救了他们来了他们来了”

    王亚男停好车,赶紧跳下去后对着120的小李医生说道“担架,电击的病人,张凡一直按压过来的,估计还有救。”

    二十多分钟的按压,几个壮汉已经脱力了,要不是人多,而且有专业的医生,不然今天绝对没希望了。

    “有效”张凡时不时的就会摸一下动脉。打开车厢门,汉子们抬着门板,张凡仍在不停的按压,这时候虽然可以摸到脉搏,可仍然需要继续按压。

    进入120,小李接力,继续抢救。张凡把冻的麻木的双手放在了腋窝上,手已经麻木了。精神紧绷的时候感觉不到,现在稍微一放松,双手、耳朵冻到极点的麻木感慢慢的蔓延而来。

    这个时候急救还不算成功,张凡虽然双手放在腋窝里,可嘴不能闲着,毕竟他是首诊医生,“静推肾上腺素10g加用血管加压素40u,上简易呼吸器。打开双侧静脉通道,输入阿托品和氯化钙,联合碳酸氢钠。”120的空间虽然狭小,可常年抢救病人的护士医生,动作飞速的处置着病人。

    李亮没有上120,120的空间太狭小了,再说现在也用不上他了,上了酷路泽后,邵华看到李亮的样子,直接泪奔了。

    二十来分钟的抢救,李亮已经冻的嘴唇都发紫了。抢救的时候满身出汗,冷风一吹棉衣已经冻透了,他哆哆嗦嗦握着热水杯,脱掉棉鞋,恨不的把脚塞进嘴里。车里的空调开到了最大,一会的功夫,李亮的耳廓就开始流水了,冻伤了。“冻死我了手脚都不是自己的了”李亮哆嗦着喝了一口热水说道。

    他的样子就是张凡的样子,邵华心疼的握着自己的双手,指甲都陷进了皮肤。都冻成这个样子了,张凡还得必须去抢救病人,这是什么,就是责任,职业赋予医生的责任。望着前方的120,邵华的心在滴血,她后悔,后悔不应该拉着张凡来滑雪。她心疼她的爱人。

    “张医生,已经有自主循环了血压也起来了。”120的急救护士对着张凡说道。

    张凡终于舒了一口气,“直接送往icu吧,复苏后的治疗还很麻烦。”病人有救了,张凡终于感觉到了钻心的疼痛,耳朵、手指、脚趾感觉火烧火燎的疼

    可内心是高兴的,庆幸的,火热的。他懂一个青年男子对一个家庭的重要性,这不仅是救了一个人,而是救了一个家庭他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