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都市小说 > 医路坦途 > 第八十九章 处女作
    进了科室,王亚男对张凡殷勤的不行,端茶倒水问寒问暖。关心的张凡毛骨悚然,“说吧,什么事,能答应的我一定答应,不能答应的你就是给我烧香也没用。”张凡实在吃不消了就问道。

    “我对你怎么样?你找女友,我帮你说好话,昨天邵华本来是要走的,被我强行拉住了。今天就看看你有没良心了!”

    “到底什么事情,说的我胆战心惊的,要是借车真的不行,我要对你和你家人负责,不是我舍不得。”张凡以为她要借车,她的技术太糙,张凡真怕出事。

    “少扯没用的,用车也不会找你的,昨天我收了一个锁骨骨折的,今天你到底让不让我主刀。”没耐心了,王亚男真的是翻脸不认人。

    “这就是求人的态度?”张凡打趣道。

    “我现在就给邵华打电话,说你和手术室的护士~~~”王亚男让张凡给逗生气了,她都准备好久了,这种忐忑的心情真的经不起戏弄的。

    “王亚男同志,经上级考虑,同意你今天主刀手术,不过先要让我看看片子,要是碎的厉害,那就下一台吧。这病号哪来的,昨天没轮到我们收病号啊。”

    “给,简单的很,都没碎骨快,就是一个斜型骨折。我可以的!”王亚男眼巴巴的望着张凡。

    “恩,骨折倒不是很严重。我给你说啊。这下面就是肺尖,一个不小心就会弄伤肺的,一定要小心。”张凡再一次的叮嘱道。

    “我知道,我都跟你做了好多次了。”王亚男语气好了很多,虽然不耐烦,可谈起专业,她必须的听着。这就是外科的上下级。敢不听!反了你了,直接停你手术。

    手术室的护士长走过来走过去的,盯着各个手术间,这就是她的地盘,就像母狮子一样巡逻着她的领地。谁的动作要是不符合无菌操作,她上去就能拉着你复习无菌操作规则。

    张凡站在手术台子旁边,双手挂在胸前,看着王亚男操作,消毒、铺巾,一步步的都很标准,找不出问题,病号是个非开创性骨折,沿着骨折端断切开皮肤,张凡拿着纱布,轻轻的牵拉着皮肤,一是可以随时清除出血,二是可以帮助术者更好的切皮。

    锁骨处的皮肤很菲薄,很快进入了骨折端断处,虽然片子里看,断的不是很厉害,可是打开伤口就不一样了,极小的碎片、出血、淤血,王亚男稍稍有点手忙脚乱。

    张凡也没出声,这个时候就得靠她自己调整,看她对手术领悟和对组织解剖结构的理解了。吸血、止血、清理碎骨、接骨,虽然还不是很熟练,可已经非常不错了。

    这就是助手和术者的区别,助手跟着术者的思路走,做好术者视野、协助好术者,等于就是术者的第三、第四支手,不需要你思考,必须紧跟主刀的思路。

    而主刀就得考虑手术的步骤。书本上的都是常规治疗,伤病千千万,只能有大概一个归类,不可能每个都是相同的,这就得看你术者的水平和平时的积累。在一个血呼呼的烂肉堆中,寻找要找的血管,靠的就是对正常组织结构的深刻理解。

    骨折端断到底是先固定远端还是先固定近端,去翻翻外科书,没有一个固定的说法,这就是一个经验的问题,新手就是靠着师傅们慢慢传授经验,厚积薄发,等到一定程度,自己也能开始总结经验,这就是临床医学技术的提升。

    器械护士无聊的发呆,因为慢!毕竟是新手,不能和老医生比,一是小心、二是不自信,有时候还要看看张凡,想让张凡肯定一下,因为没有什么失误,张凡闭口不言。王亚男要是能跨过这个坎,以后的路就好走了,这就是一个心境的提升,第一次手术,她要是能自己做下来,对她以后的提升帮助很大。

    终于开始固定,这里是张凡最担心的,一个不慎就会扎破肺尖,王亚男固定哪个孔,张凡就把剥骨刀垫在锁骨下方,就是防止王亚男控制不住力道,电钻穿下去还有个骨刀垫着。

    固定完成,张凡伸手摸了摸骨折端断,还算对位对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给新手站台子,有时候比自己做手术都累,时刻都在提心吊胆。

    前几天妇产科就出了一个医疗事故,转科医生给剖腹产的妇女缝合切口,结果脂肪层太厚,力道应用的不好,一个不小心,针头从持针器里脱离了,肌肉的收缩带动着脂肪层也在收缩,而且脂肪层全是油脂,就几秒钟的事情,缝针找不到了。

    赶紧联系骨科手术室,推着C形臂照射了半天,才发现,然后带教老师又吃了半个多小时的射线,才把缝针取了出来,转科医生倒是没啥责任,带教老师被妇科主任劈头盖脸的,当着全科医生护士的面,好好的收拾了一顿,带教老师委屈的都没办法说话,这就是带教的责任!

    “张凡,行不行?”张凡不说话,王亚男忐忑至极。她是真心喜欢外科,也真的想让别人对她在外科上认可,她不是只靠关系在外科立足的。

    “不错!相当不错,比我第一台手术做的都好,就是有点信心不足,回去多看书,把解剖关系牢牢的刻画在脑海里,你就不会像今天这样犹豫了。”

    “我记住了!我会努力的。”张凡的表扬认可,让她高兴极了,半年多的努力没有白费。虽然很激动,但是还是要忍者,手术还没有结束。

    “小尹,拿个手机,给这个锁骨拍个照片,这是王亚男的处女作,有纪念意义。”

    幸好是带着口罩帽子,王亚男不知道怎么想的,脸唰的一下红了!“好的,你们师徒两能快点嘛,下面还有一个胫腓骨骨折的手术呢。薛飞都来看了好几次了,本想着是个锁骨,就安排到前面了,没想到,做成股骨骨折了。”

    自从张凡拒绝了小尹后,她对张凡就有点气不顺。总是爱用言语刺激一下张凡,在手术上,一般找不到张凡的毛病,可他带的王亚男是新手啊,这就开始嘟嘟囔囔的抱怨。

    “你快点来照,薛飞着急,让他来找我。”自己徒弟的第一次手术,张凡不愿让她留下遗憾,而且现在张凡有执业证了,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任谁都能捏一把的小转科医生了,该说话的时候,必须说话,不然有些人会上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