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都市小说 > 医路坦途 > 403 提了又提
    周一,几大骨科主任都上了手术,剩下的要吗是关节的医生,要不就是创伤的副高,或者就是搞腰椎的主治,而来的人有很有关系,直接通过欧阳给医务处的主任打过招呼的。

    几个医生说法不一,有的说必须手术,有的说推拿,有的说脱水消肿治疗。医务处的主任脸色有点挂不住了,他说了一声就准备去看看张凡在不在。

    结果张凡不在,他独自一个人回去又觉得对方会不乐意,就把王亚男给提溜过去了。

    患者是个三十多岁四十出头的女人,恩!虽然年纪也不小了,但是装着打扮都挺上档次,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这都是用钱堆出来了。

    虽然腰疼,可女人皱眉的时候,竟然让人能产生出一种病美人的感觉。江南水乡出美女,说的一点都没错。

    王亚男现在也就是在一般的创伤手术上,提高比较厉害,对于腰椎和关节,这两个骨科最难的地方,还不行。

    她一瞅患者的检查片子,再一看女人周围的几个家属,姑娘就知道了,这人不一般,所以她只是简单的摇了摇头就站在了人群中。

    “怎么样?有结论吗?”女人的一个应该是下属的,看着众位医生,脸色发寒的问道。

    “做手术,症状已经影响生活治疗了!必须做手术。”骨三科的一位副高说道。

    “先不谈手术的事情,现在怎样才能解决目前的症状。”男人不乐意了,女人趴在诊疗床上也说了一句:“我不在这里做手术。”话音中带着一些南方海边的腔调。

    “额,脱水消肿,说不定会好点。”大家都没什么把握,医疗本来就不是一个非常能准确预知后果的学科,现在再一看病号这么强势,大家都不怎么敢做保证了。

    “现在去给手术打电话,看那个骨科主任下手术了,再问问张凡下手术了没有,如果下手术了,就让他们快来门诊。”医务处主任给门诊护士长说了一声。

    然后大家就尴尬的站在门诊办公室里,其实这里也没什么不能处理的,一针封闭打进去,其实也能暂缓病情,可现在这种架势谁愿意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有些时候,这种关系很硬的患者不一定就是什么机遇,说不定是个炸弹,所以大家都很谨慎。

    男下属看了看办公室的医生,他也没辙,关系或许可以压迫领导,但是对于隔着好几层的普通医生,还真没什么好办法。

    也不用躲避,他拿出电话就开始打电话,一通故里呱啦的南方方言,办公室的医生们愣是没听懂一句。

    边疆要发展,光靠政府也不行,所以只能求爷爷告奶奶的请来了许多超大型的企业。

    虽然都不是什么高科技,但是人家有钱,能做投资。

    这一位就是,据说是溪慈还是姚余那边的家族企业,虽然放在他们当地也不是什么巨头,但是到了边疆茶素市,那就不得了了,直接就是巨鳄。

    而这位就是其中一个,患者蒋意娜,是他们家族西北的负责人,当初是正儿八经的被边疆首脑请来投资的。

    长期的伏案工作,导致了腰部常年的疼痛,在南方的时候有专门的按摩医生,病情也不是怎么严重。来边疆后因为天气的不适应,腰部疾病突发,疼的她直不起腰了。

    她的手下这会正在联系他们南方的专家,看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解决现在的疼痛症状。“腰椎关节绞索了,按摩吧,找个好一点的中医做一做推拿。”南方专家通过电话直接给了建议。

    “蒋总,咱们去中医院把,裘医生说让我们去找个中医推拿一下。”下属用他们的方言把结果告诉了蒋意娜。

    “好吧!给他们说一声,礼貌一点。”虽然疼的腰都直不起来,但是她还是让手下注意礼貌。

    “我们去中医看看,谢谢!”手下算是咬着牙说谢谢的。

    “不用去了,我们处理不了的,中医院一样不行。”欧阳和老高来了,人家直接通过边疆政府打招呼,欧阳她们不得不来。

    “裘医生,是很著名的医生,他……”

    “那是你们南方,这里是边疆,这里哪有世家的中医。等等吧,我们的医生都在手术,他们下来后再看看,说不定就有办法了。”欧阳直接就拒绝了他的提议。

    不是欧阳看不起中医院,这个是地域因素的问题或者历史的问题。华国的传统医学,怎么说呢,说起来比西医还怪异。

    华国西医是先学老毛子,然后又学丸子国,随后再学欧美,虽然师傅很繁杂,但是也算起来了。

    可华医不一样,这玩意估计还没适应现代化的教学,流水线出来的医生真的没什么特色。

    而有些手段相当高明的医生又太保守,收个徒弟左考察、右考验的,反正最后好多好东西,带进棺材的也不少。

    早年间,某军医大斜对面,就有一家超级牛逼的整脊正骨诊所,当初都成了神话级别的故事。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人家按摩一次就是五百,效果也非常的明显。

    不管是政府也罢,还是高校也罢,请了好多次,让老头去当教授,他就是不去,可他自己的孩子又不爱这个玩意,钱多人浪吃不下这个学医的苦,随着老头的去世,这一套也就慢慢消失了。

    北方华医,大多数追根到底都是一些官医,也就是所谓的御医,和现在的医学教育有点异曲同工之妙。

    而真正牛逼的华医还是在南方,好些个世代相传的医术大家,都出在南方或者东南亚。西北?就成笑话了,因为这个东西太考究传承了。

    老高看了看CT和MRI后,皱了皱眉头,他的专项在关节而不在脊柱,对方又要按摩,他也没辙。

    手术室的护士长在手术室的楼道里面走过来走过去的,她已经接到欧阳的电话了,一旦骨二科的主任王德华或者张凡下手术,让他们立马到门诊来。

    “护士长,什么事?”张凡虽然没回头,可是已经知道是手术室的护士长了,香气太浓了,一股熟女的气息从后背涌了过来,她进进出出的弄的张凡心烦意乱。

    “做完了没有,门诊有个病号。院长让你过去看看。”护士长顺便又给张凡提了提洗手服的裤子。

    今天上手术的人太多,张凡没合适的裤子了,只能穿了一条又长有肥的裤子。

    “额!”张凡已经把裤子都快提到胸口了,可脚下还长处一节,护士长再一提,直接勒到了他某个不可言表的地方。

    “明天让后勤的在进一批洗手服,你看看,都提不上去了。”这熟女绝对是故意的,提不上去了还故意使劲的又往上提了几下。

    做完了手术,张凡赶紧去换衣间看了看下面,都红了,张凡咬牙切齿的。这婚后的女人太凶猛了。

    张凡换好衣服,就跑步去了门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