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都市小说 > 医路坦途 > 409 粗暴
    所谓的古董、奢侈品之类的玄之又玄的东西,估计最最想拥有的就是半吊子的人。王亚男家里条件不错,但是姑娘偏小子的x格,对什么化妆品、包包的不是特别懂,要不是贾苏越,她估计也就知道个耐克、阿迪之类的。

    可蒋妮妮就不一样了,姑娘家的条件和王亚男差不多,但是架不住家里亲戚有本事的多啊,从小耳濡目染的懂很多东西。

    所以她的世界观稍微有点过于偏现实,懂保养、知道许多名牌。当进入特需病房后,张凡和王亚男感触不深,因为都是小城市的土包子他们不懂。

    而蒋妮妮就不一样了,看着桌子上摆放的包包、再看看同姓的蒋nv士身上穿的戴的,姑娘都快沉醉了,“这才是生活啊”

    其实她懂的也就是个ao。但她就是喜欢,真要是给她一个正品和某州货,她一样分不出来。或许就是人与人的ai好差别吧,无可厚非。

    病房里比昨天多了一个中年男人,很儒雅的一个男人,四十出头,虽然没说话,但是就是能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

    上次治疗,张凡把蒋nv士给气的不轻。蒋nv士这种人天生ai斗,如果是其他人就算不感谢也不会因为医生的语气而生气,她不行,她就要让对方懂一下世界的奇妙。

    “蒋nv士,今天还治疗吗”张凡不傻,他一进门看到蒋nv士得意的表情,虽然不知道有什么事情,但是绝对不是来治疗的态势。

    “哦,张医生啊,这是裘医生,裘承义,中医大家”蒋nv士翘起的嘴角,无懈的礼仪,却让张凡犯病。

    多少手术等着他做呢,要不是欧y千叮咛万嘱咐,他早转身走了。“吃饱撑的,没事找人来比试,难道这是比武大会吗”

    “哦”张凡没她那么有礼貌,就是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话。要是对方话不中听,他绝对走,没工夫陪她玩。

    “张医生你好,我也是一个医生,不过是个华医,早些年蒋nv士的诊疗工作都是我父亲做的,这j年我接受以后,效果十分的不理想。

    虽然蒋nv士未曾怪过我,但是我也能感觉出来。这次听蒋nv士说有个西医大夫,做的一手好推拿,我就赶来看看。

    冒昧之处请多担待,如果没有忌讳的话,我想看看,不知可否方便”裘医生说完,蒋nv士嘴都张开了,红红嘴唇惊讶的合不起来了。

    这就是懂行之人,裘医生善于诊脉而短于推拿,也就是动手能力差的一种,他懂怎么去治,但是就是效果不好,所以当听说张凡给蒋nv士的治疗经过后,他就知道,这个医生不简单。

    裘医生父亲推拿大成的时候,都已经五十多岁了。可对方才多大,估计还没有自己的儿子大。而且好华医,首先就得非常精通华夏古文化,所以他给张凡他们的是一g很内敛、很温润的感觉,如玉一般。

    多大多数人都顺ao驴,张凡也逃脱不掉,要是今天这个裘医生话茬稍微y一点,他绝对转头就走。

    什么比试、什么打脸、什么尊严,其实不存在的,张凡不靠他们吃饭,技术好不好的,他们也不是官方机构

    ,没事斗气纯粹吃饱了撑的。

    有这功夫,张凡还不如多刷j台手术去呢。估计这就是普通人和所谓上等人的差别吧。他们可能已经脱离了低级趣味了吧

    蒋nv士没把张凡看的多重,因为她见过太多太多好医生了,但是裘医生直接把对方抬的抬高了,蒋nv士觉得有点纠结了,可她也没办法责怪裘医生。

    她们家族多少年了,一直算是让裘医生他们当家庭医生的,可以请,但不能使。

    “共同学习,共同学习。呵呵,听口音,裘医生不是本地的把”张凡笑呵呵的说到,ao捋顺了怎么都好说,ao炸起来怎么都不行,这就是年轻人。

    “江浙人,张医生请”说着话,裘医生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好蒋nv士这个治疗还做吗”张凡没给她好言语,ao病多的很,政府请你来的,又不是我请你来的。

    “好,那就劳烦张医生了。”蒋nv士一看,就明白了,她才不拿自己身t当儿戏,裘医生都很客气,她立马就变了态度。厚黑也算有一定的功力了。

    张凡开始做治疗前的准备,手心相对开始搓热双手。蒋nv士也进入了套间。

    治疗开始,张凡顺着肌r纹理再次开始按摩。因为有了第一次的治疗,这一次就不是那么费劲了。

    纤维织炎,虽然不知道如何被引起的,但是总的来说就是一种无菌x炎症,各种粘连各种内反应,算是身t的内的各种战斗因子在一个局限的空间内自相残杀。

    西医的治疗就三种,一种是止痛抗炎,通俗的说就是假装看不到,然后用止痛y控制。让他们打,打出结果来,或许就不打了。

    第二种,就是上激素,直接破坏他们的战争。第三种就是手术,连战场带士兵全切掉。很粗暴,效果也不错,算是一种对症不对因的治疗。

    而张凡的这个推拿其实也是一种对症不对因的治疗,直接顺着肌r的纹理和其中的各种通道强行驱散聚集在一起的各种因子。

    这种手法为什么会的人不多呢,就是因为太考究对解剖的了解,有这个功夫的人都去做手术了。也就张凡有系统才能无数遍的练习,一般人没这个无限练习的条件啊。

    蒋nv士被落了面子,原本舒f应该叫出呻y的她,y是咬着牙不坑声。张凡以为没效果,就加大了j分力道,一下上去,一下又下来,蒋nv士终是没忍住,长长地一身呻y也算解开了她的心结。

    “这种技术狗,何必和他见识呢我也真是。”蒋nv士想通了,想不通也不行了,张凡把她弄疼了。“张医生,轻一点,有点疼慢一点,比做一天疼多了”

    “哦”张凡应了一声,也就收回了一点劲道,他也累。

    王亚男、裘医生盯着张凡做治疗,蒋妮妮东瞅瞅西望望,漂亮的包包太有吸引力了。

    看着张凡的手法,裘医生皱了皱眉头。王亚男有点跃跃yu试。她觉得她也应该会了,因为上次看完这个手法后,回家抓着她老娘老爹一通猛按,她老娘和老爹就如现在的蒋nv士一般,疼的直

    叫唤。

    “张医生对于人t解剖的了解,真的算是登堂入室了。”裘医生看着张凡的手法,皱着眉头说到,这是真心话,可让他昧着良心夸手法,他做不到。

    其实他心里也觉得别扭,对方就是凭借着超高的解剖技术,强行的打通粘连,让症状缓解。粗暴非常的粗暴、粗俗,这就不是推拿按摩,虽然效果好。

    裘医生虽然做不到他老父亲的那种精湛手法,但眼光还是有的。

    “哦”张凡眉头挑了挑,“裘医生,这种按摩是不是有弊端”张凡听出了话外音。

    “弊端倒是谈不上,这种按摩手法的确能很快的解决患者疼痛,但是张医生想过没有,你这种强行打通肌r之间的间隙后,是不是容易复发”

    “这病就是不打通,它也会复发而且如果配合麝香吸收治疗,复发的次数会减少,要是能加上自我的肌r锻炼,估计复发的次数更会减少。”正常j流,张凡还是乐意的。

    “麝香吸收倒是一个好办法。”裘医生点了点头后,接着问道“这个肌r锻炼是怎样的。”

    张凡一边强推,一边说,蒋nv士听着他们两人的谈话,心里忽上忽下的。

    “让肌r纤维变粗变强壮,让间隙变小。做力量运动。”

    “哦”裘医生点了点头。“哪你为何不为蒋nv士做治病必求其本、循经取x,调理脏腑呢。”这不是找事,而是裘医生对张凡真正的欣赏,能做到如此精通解剖的医生,如果再能精通一点调理脏腑,绝对是如虎添翼。

    “额”张凡没听懂,真的一点都没听懂。华国的西医本科生,其实在学校也是学习华医的,但是一个学期就学完了整个华医t系,也就是糊弄学生,糊弄上级。何况这种课程,张凡上学的时候,绝对是逃课的。

    “哎就是对因治疗,寻找疾病的源头治疗。”

    “额这病原因太多了,没办法对因治疗啊”

    这就没办法聊了,“来,你看看我的这个手法。”说着话,技痒的裘医生净手后,接过了张凡的位置,张凡的治疗也结束了,索给了裘医生。

    “你的手法太单一了,你看这里应该用点法、而这里应该用抖法”

    “你这还不是要打通她的粘连吗直接推开不就完了吗”张凡实话实说。

    裘医生的手情不自禁的抖了一抖,在浙东一带,想做他弟子的人不知凡j,今天竟然让人给鄙视了。

    “是,你的手法短时间内效果非常显著,但是我觉得应该要辩证一下。”裘医生也不按摩了,带着张凡他们出了套间。

    “精通解剖到你这个层次的医生不多,如果你能再学习一点华医,然后沉浸十来年,将来绝对能成为一代国手,而我们裘家其他的不夸口,在这个推拿上,还算有点名气的。”

    裘医生坐直了身t,面se严肃的看着张凡说,他再等张凡主动求他。然后说一说医者,说一说要如何遵守,然后就是伯乐与千里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