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都市小说 > 医路坦途 > 446 百态
    早晨出发,傍晚时分就到茶素了。虽然路上也休息了,但是毕竟是一个人,吃饭什么的都非常随便,在高速路上的服务区就能解决,不像来的时候,某个姑娘这个不吃,那个不吃的。

    这几天虽然饭局不停,说实话张凡还真没吃饱过。“还是家里的饭好吃!”张凡抱着人头一样大的碗,满满一碗的拉条子。

    冬日里晒过的边疆辣皮子,洗干净后红彤彤的,和牛肉切丁一起爆炒,然后拌在筷子粗的面条里面,倒点醋。

    一口下去微微带着点酸辣味,再来口蒜,嗯!太香了,拉条子带给胃部的充实感,真不是大饭店大鱼大肉能有的。

    吃完饭,老头下去找人下棋,老太太换了衣服就去跳广场舞,据说她们还准备要去鸟市比赛!

    现在她们服装都统一了,粉色的运动服,一人一把大扇子!在郎啊郎的音乐声中,一帮老太太在小区广场上欢快的跳着,也别有一番滋味。

    “这是去鸟市做手术的劳务费。”张凡吃完饭后,如葛大爷一样靠着沙发上,邵华收拾了厨房后,张凡赶紧就把口袋里的钱上缴了。做人要自觉,藏私房钱,是不可能的!

    “怎么这么多?我们走了以后你又做了好几台手术吗?”县乡走穴的价格,邵华是清楚的,所以有些好奇。

    “就做了一台手术,老赵是按照首都和魔都专家的价格给开的口。”吃饱喝足了,别说脑袋了,张凡整个人都不愿意动。

    “没问题吧。别为了一点钱,到时候又找你麻烦。”邵华她们金融系统的单位,组织过一次监狱参观,所以对这个事情邵华非常的敏感。

    “没事,这个不是红包,这是合理的劳务所得。”

    “还有个事情,在鸟市的时候,不方便说,我也没告诉你。医院助理上级批下来了。”说张凡不高兴,哪也有点太装逼,但是也没想象的那么高兴。

    原本想看邵华发呆或者惊讶表情,结果邵华一脸的平静。张凡都纳闷了,前几天说出有希望当院长助理的时候,邵华都傻了,难道去了一趟鸟市,姑娘长见识了?

    邵华没惊讶,张凡倒是惊讶的不行了!“哈哈,傻样。王亚男早就告诉我了,你们医院估计都知道了吧。”

    “哦,呵呵,让你逗我!”张凡原本不想动,结果看着邵华,他又想玩猫抓老鼠的游戏了,结果……

    “别闹了!头发都让你弄乱了。我给你买了一个礼物。你当领导了,咱平民老百姓要赶紧巴结巴结你,所以给你买了一个礼物。”邵华故意装着可怜。

    张凡又要扑过来,他有点那个什么了。邵华赶紧的举手投降,“好了,不逗你了。你猜猜,我给你买的什么礼物。”

    “领带?”

    “你上班用过领带吗!再猜。”邵华眨着眼睛。

    “是什么呢?衣服?”张凡挠着脑袋猜不到。

    “不是,笨蛋!”

    张凡作势又要扑过来,邵华赶紧安抚了恼羞成怒的张凡,张凡发怒她不怕,就怕……

    “当!当!当!”邵华从沙发旁边的小桌子上掀开上面盖的一张纸,拿出来了一个盒子。

    “手机!”张凡看了一眼。

    “挺贵的,我买的时候都有点舍不得,趁着你们医院还没宣布,赶紧先把静姝淘汰给你的手机换掉吧。等宣布了再换手机,容易落话柄。”

    “谢谢老婆!”张凡留着口水看着邵华,张凡看都没看手机,对于这种东西,他不是很上心,一个系统都玩不过来,对于其他的这种科技产品,还真的不上心。

    而且对于他们这种算是服务行业的单位,手机就是一条隐形的铁链子,随时都能拉着他们回单位。

    “傻子,谁是你老婆!看看手机吧。”

    “棒子的i9000,这手机我见过,薛飞前几天还拿给我显摆呢,说是三四千。这个手机你用算了,我用你的,诺基亚皮实!”

    “看你说的,听话,把电话卡换过来。”两人闹了一会,就出门散步去了。

    “张凡,你是不是因为我才留在茶素的。”春天滨河路上,全是恋爱的年轻人,张凡眼睛斜视着一对在树下碰嘴的情侣,邵华直接把张凡的脑袋给扳了过来。

    “你别有心理负担。留在茶素除了因为你的关系,我觉得我还需要多多在医院磨炼磨炼。”

    邵华都快感动死了,张凡的手术水平具体有多高,她不清楚,也不了解,但是有对比啊,王亚男、李亮都是活生生的例子,她以为……

    幸亏邵华脑补了,不然张凡估计胳膊又要青一块紫一块了。

    “嘿嘿!”邵华都偷着笑出声音了,张凡直接迷了!“哪你是不是要去青鸟上研究生?”邵华笑完了以后,面色一正。

    “嗯,我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想去看看大型医院。”

    “好吧!”邵华不笑了也不说话了。她有点迷茫,张凡越来越抢显眼了,自己就算考上注册会计后,估计还是追不上他的脚步!

    担心,虽然嘴上不说,可怎么会没有呢,不担心的估计是脑袋进水的。

    “呵呵,没事,别有什么可担心的。我都想好了。以后的事情我都想好了。”

    “怎么想的?”邵华眼睛瞪的圆又圆!

    “保密!”

    “啊呀呀!”两人你追我逐的在夕阳西下的滨河路上,年轻就是好,有女朋友就是好。孤身走在滨河路上的某个单身狗,嫉妒的朝远去的张凡:呸!

    清晨,张凡停好车,走向外科楼。路上关系一般或者从没说过话的小护士,看到张凡也会笑着向张凡打招呼了。关系好一点医生,直接就是:张院,亲自来上班啊!

    “嗨!我倒是不想亲自来。”张凡没辙,人家就是一个调侃,他也不至于急急忙忙的去解释。

    刚进科室,护士长缪娟就出现了。估计她在楼上看到张凡的汽车了。

    “唉哟,我的张医生啊,可得请客啊。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科室的护士们已经订好了KTV。大家要给你庆祝庆祝,提前巴结巴结我们的院长助理。”

    缪娟精致的面孔,微微成熟的熟女气质彰显的淋漓尽致,靠着张凡说话,张凡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护士长,咱低调点,这还没任命呢,这不是让人笑话吗!”

    “不用低调了,医院办公室已经通知了,等会交完班,开全院大会。绝对是要宣读你的任命书。”

    “是吗,要开大会?”

    “嗯,还是全院大会。咱们赶紧先交班吧。”说着就连推带搡的把张凡推进了他的办公室。

    晨会,骨一科的副主任还有一帮副高尴尬的要死。张凡才进科室多久,先是骨科主任助理,位子都没坐热呢,直接又成了院长助理。

    平时关系好一点的还好说,往常抢手术,抢红眼的几个副高就难做了,现在去靠近乎吧,好像有点太哪个,可不去套近乎吧,人家已经成医院领导了,弄不好说不定就是下一任院长了。

    主治医生倒是也没什么不好意思,毕竟也大不了几岁,虽然没什么尴尬,但是嫉妒还是有的。不过没一个是傻子,脸上根本看不出一点点什么不一样。

    “张,张主任,你说两句?”副主任尴尬的都快要癌变了。以前倚老卖老把持着器械、药品,谁成想,张凡直接成领导了。

    “呵呵,人还是哪个人,大家看看,我也没胖啊。就是在鸟市雾霾太凶了,太阳晒的少,好像白了一点!所以以后的工作以前怎么样,以后还是怎么样。”还没宣读任命书呢,张凡能说个蛋。

    “哈哈,张主任是好像白了点啊!哈哈。”这是原本关系还说的过去的副高。

    “张院,得请客!”这是主治

    “呵呵!就是,就是。是白了!”这是平时抢病号关系一般的副高。

    “真不要脸!”这是王亚男,虽然没说出来,但是看着众人和张凡脸上的假笑,她鄙视的翻了翻白眼。

    大家就算心里再酸涩,这个时候也不会表现出来,谁不想当官,就连上小学的娃娃介绍同学的时候,都不会说主动说,这是我们班长。何论这帮红尘中翻了几翻的老茬子。

    医院,大会议室。各个科室留了一些值班处理病号的医生和护士以外,全部到了会议。

    “听说了吗?”

    “早就知道了,十几天前我就知道,我叔叔是卫生局的领导,这事情好像前段时间就已经通过了。”两个小年轻悄悄的说着。

    “你叔叔怎么没把你也弄成院长助理啊,你比张凡还早一年进医院呢。”

    “额!”聊不下去了。

    “快看,快看,张凡来了。”一群手术室的小护士,叽叽喳喳虽然人多,但是声音倒是不大。

    “哎!人比人得死,他刚来的时候,对我还有点意思,我当时就是太矜持了!不然现在我就是院长太太了。”

    “行了吧,你孩子都四岁了!不过倒是小陈和张凡当初不是走的挺近的吗。”说着话,众人望向了当初对张凡有意思的姑娘。

    以前谁要说,她对张凡有过意思,姑娘绝对翻脸生气,可今天奇了怪了,不仅不生气,还面带微笑,“人家哪能看的上我啊,虽然没成恋人,但是我们关系还是挺好的。前几天还一起吃饭来着。”

    “是吗,是吗?他现在还没结婚呢,你还是有机会的。以后……”这是刚进手术的小护士,不知道是真傻呢,还是装傻。

    一如职场,深似海。有些时候,这种事情太难太难了,不经意间或许就惹到人了,步步难心,所以也没什么可鄙视的。

    张凡也明显感觉到了不一样。以前开会,谁会站起来和他打招呼啊!

    “张主任来了。坐我这里!”

    “呵呵,不了,不了,你坐,你坐,我和科室的一起。”入院到现在没说过几句话的医生,站起来和张凡打招呼。

    随着医院院长欧阳的入场,会议室安静了下来。

    “嗯,嗯!”欧阳试了试话筒,然后对着医院下面的医生护士们,笑着说道:“同志们,茶素医院走过了五十多个春秋了,从早年间的几间走风漏雨的土胚房,发展到如今有一栋综合门诊大楼、一栋外科大楼,一栋内科大楼,一栋拥有停机平台的急诊中心,儿科中心。

    还成立了肝胆研究点,皮肤异体移植国家级实验室,各种大型检查仪器成套成系列的装备,可以说,在边疆,地市一级的医院中,我们是最好的医院了!

    这些都是先辈们,还有在座的同志们辛苦拼搏而来的,这些成就上级都是看在眼里的,现在请政府主管医疗的领导讲话。大家欢迎!”

    热烈的掌声中,主管卫生的领导又一次肯定了市医院的奋斗,然后又宣布了茶素市医院成为边疆医学院的定点实习医院。

    虽然这些都是好事。但是,大家都不怎么关心。大家关注的还是接下来的人事任命。

    “经茶素市主管领导的集体研究决定,现任命以下几位同志……

    任丽,出任茶素市市医院纪委领导。

    张凡,出任茶素市市医院院长助理。茶素市政府X号文件!请同志们再接再厉,再创佳绩。”

    鞠躬,接受同志们同事们的祝福!

    领导离场,散会,张凡和心内科的任丽主任被医务处主任带领下,来到了医院领导的小会议室。

    这个会议室,张凡还是第一次进。医务处主任,一边走一边说:“张院,办公室我给你放在院长对门了,办公用品还再购置,有没特别需要的,比如电脑的型号之类的。”

    医务处主任已经摆正心态了,往日的小张是怎么都喊不出来了。

    “主任怎么能喊我张院呢!”张凡也就随便客气了一句,这可能也是最后一次客气了,如果他继续客气,办公室主任也不好做。

    “办公用品什么的我随便,倒是办公室能不能放远一点!”张凡一听他的办公室在欧阳对面,顿时心情不好了。

    “呵呵,这个不行啊,老大亲自说的!”办公室主任偷偷的指了指欧阳的方向。

    “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