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都市小说 > 医路坦途 > 486 威力很大!
    女人,神奇的物种。真的是神奇的物种。说实话,这中寄生虫很少见,消化科的主任小半辈子在医院,也没见过。

    恶心,真恶心,可怕倒也有点可怕,放大的寄生虫,早就让王红满身起了鸡皮疙瘩了,怕到谈不上,就是膈应,如癞蛤蟆爬在光脚背上一样。

    “快来,快来了哦。张院在内镜室抓虫子了!大虫子。”她拿着手机在医院年轻人的QQ群里面开始喊人了,估计不是为了让大家长见识,而是让大家一起来感觉膈应的。

    医院里面膈应的事情太多了,一般这种喊叫不会有人答应的,就算她是团党委的书记也没用。

    说实话,这个职位在领导中不知道算不算干部,可在一帮刚毕业的年轻人中,这个位置一般都是被调侃的存在,特别是在技术单位,要不是什么费用从工资里扣,有些人估计都不交。

    可带上张院,这两个字就不一样了,张凡在医院外科和妇科系统,大力推进住院总的考试轮换制度,现在内科也开始有样学样,而且张凡手里握着进修医生的签字大权,好些年轻医生奔着张院这两个字来到了内镜室。

    张凡拿着组织钳,在虫子马上要进入拐角的时候,歘的一下,夹住了虫子最后突起的生殖器。一圈圈有点肿胀的生殖器被张凡用钳子夹住了。

    消化科的主任都闭上了眼睛了,“太糙了,就算要夹,也要夹持虫子的中段啊,你夹个最后的生殖器,有什么用啊,这地方因为成熟充血,还非常的脆,哎!”

    话虽没说出口,但她已经彻底不抱希望了。组织钳上面的利齿是假的吗!她决定了,以后,不再给张凡面子了!反正张凡也管不到内科来。

    技术单位的通病,没技术就没什么权威。

    张凡当然没想着只留下虫子的生殖器做证据,或者去病检,这不是虫子最后加速冲刺了吗,只能在它的尾部拽着它了。

    钢牙,内窥镜的金属牙齿是有讲究的,一般都是钛合金的,为什么不用黄金、不用白银呢,因为特种钛合金可以抑制细菌的生成,而其他金属则不行。

    当虫子甩起它的圆盘生殖器的时候,张凡就在它要进入的那一刹,用组织钳的钢牙轻轻的拽住了它。

    这个力度如何呢,因为组织钳的钢牙很锋利不能有实质性的加持,而是形成一种大小刚刚不能让虫子圆盘的生殖器通过的一个小空间。

    身体可以过,但肿胀的生殖器过不去。就是这么一个空间,就是这么一点,张凡手部的超级感觉在这里表现的淋漓尽致。

    只要是蛋白质构成的物质,都有个特点,就是不能充血,一充血原本的结构会变薄变脆,碳基链条之间的引力会变小,所以不是什么钢枪,要轻,要小心,这时候很容易断的。

    张凡拉着虫子不敢用力,虫子身上的吸盘吸在肠壁上没有一万最少估计也有一千,所以吸附力很强,只要用力过大,绝对只能留下生殖器了。

    这种事情,亏得张凡有系统,在系统中手感的锻炼真的是非常的精准,要是没系统,张凡这种没结婚,还是小处男的性子,绝对把握不了,绝对三两下,只能拿着虫子的生殖器了。

    当然了,单身汪就更不中了,估计上手就直接把这个雌性虫子的生殖器给弄断了。

    当张凡扣住虫子后,消化科的主任终于转头看了显示器,当看到张凡竟然没弄断虫子的时候,她嘴都张开了。

    “张院,千万不要硬拽,千万不要用莽力,要慢,要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用巧劲。”

    这话听着好像非常有道理,其实都是废话,要不然为什么她不上手夹持呢,因为这个力道太难控制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了。

    消化科的主任这个时候眼睛死死的钉在组织钳和虫子身体的地方,双手捏的死死的,紧张,她的心都在嗓子口了。

    她太清楚这个东西的脆性了,不要说医生的操作了,如果这个时候,患者要是有个剧烈的咳嗽,说不定都前功尽弃了。

    “对,就这样,对就这样,邹科长千万不要动啊!”消化科的主任挥舞着拳头,像是她在操作一样,一边说,一边还安抚着邹科长。

    邹科长,这个时候,就算再疼,他都能忍了,因为找到罪魁祸首了,因为有希望了,所以,邹科长,牙齿咬的紧紧的,焦脸发白,一声不吭。

    王红一句张院,号召了好多年轻医生,虽然是大晚上的,但年轻人毕竟是年轻人,有的竟然是从家里跑来医院的。

    人多了,你小声说一句,她小声说一句,声音怎么都小不了。“拽就行了,张院还犹豫什么呢啊,你看虫子的尾部都肿了。”一听这话就知道是外科的单身狗。

    “张院,好厉害啊。好稳啊,好强啊!”这个估计是想要进修的女医生。

    张凡手里稳稳的捏着扳机,把力度控制的死死的,然后轻轻的拽了一下,虫子的吸附力太强了。

    轻轻一拽,肉眼可以见的,虫子的身体被拉长了一点变细了一点,但是,虫子却没有回退一步。这个时候,不敢再拉了,再拉就断了。

    现在就要有耐心,要耗。

    看谁耗的过谁,如同遛鱼一样,一定不能用莽力,虫子蠕动的时候张凡就用点力量把虫子拉出来一点,然后保持一个向后的力道,既不大也不小,就是一个原则,让它耗费体力。

    拉啊,拉啊,一点点的拉,这个时候,做一个表格,张凡和虫子的能量表格。

    虫子吃的是小肠中不多的营养液,因为邹科长三天没吃饭了,而且还灌肠无数次了,营养液可以忽略不计了。

    而张凡吃的是邵华做的美味抓饭,有肉有菜,按能量的量来说,张凡胜一局。

    但是按照能量转换的话,张凡败一局,人家从显微镜才能看到的小卵,一两个月就吃成长约一米多的庞然大物,这个能量转换,就算张凡有系统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所以,目前张凡和虫子的优势持平,可以说是势均力敌。

    僵持,张凡和虫子僵持着,张凡的汗水开始滴答,头上,鼻尖到处开始了慢慢渗出了汗液,这个体力的耗费比搬砖少不了多少。

    张凡累,虫子绝对也不轻松,因为现在张凡可以感觉到虫子向前的力道小很多了。

    邹科长都快坚持不住了,两三天没吃饭了,就算躺着,撇开双腿,也坚持不住了,肛门中的异物,太TM难受了,邹科长都有一种想使劲呕吐,把这个肛门处的玩意从嘴里给吐出来的想法。

    你来我往的拉扯,冒着汗水的张凡这个时候,更难了,倒不是体力不支,而是因为手部出汗了,有点感觉手有点滑了,捏持的扳机,有点感觉抓不住了。

    “娘哎!这玩意怎么这么凶啊。”张凡心里都开始骂娘了。

    吕淑颜值夜班,科室正好没什么事情,她也来凑热闹了,妇科见过太多太多恶心的事情了,对于这个,对于这种虫子最多也就是有点膈应而已。

    她看到张凡一头的汗,轻轻的拿出纸巾给张凡慢慢的擦拭。两人一起配合过好多次手术,一定的默契还是有的,张凡微微转头,她就明白要擦那边。

    看到吕淑颜给张凡擦汗,好几个想进修的医生后悔的砸胸膛,“我怎么就没这个眼力劲呢,哎!”

    “张院,要不来瓶葡萄糖,我看虫子也快到了强弩之末了。咱们喝一口,就搞定它了。”这时候有人问了一句。聪明人还是不少的。

    “行,来一口。”张凡也觉得口干舌燥了。一点一点,张凡坚持着拉,坚持着拽。

    就在张凡喝葡萄糖的时候,差点让虫子逃脱了。因为虫子也再用力,血液慢慢的从生殖器上回收。

    要不是张凡时时刻刻盯着虫子的身体,估计就要让虫子给跑了。

    虫子在调节,张凡也不得不相应的做出调节,反正就是你不动,我也不动,只要你一动,我就拽你屁股,猥琐的操作。

    估计这个虫子也是未婚的,着急了,随着时间的僵持,虫子开始胡来了,原本如同水波一样的蠕动,这个时候竟然变成了全身都想跳跃的架势。

    张凡知道,虫子不中了。

    就在虫子要做出最后一博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张凡忽然猛的一下,翻转了镜头,而且抓扳机的手也轻轻的多用了一点力道。

    显示器中剧烈的晃动,消化科的主任都有点头晕了,不过眼睛却没离开一下。张凡猛的一转,虫子竟然被张凡给弄翻了身体。

    然后被内窥镜放大的虫子腹部,彻底的彰显在了显示器中。两排长长的吸盘从头长到了尾部,如同是母猪的乳(a)房一样,或者如同是衣服的肉色纽扣一样,挂在虫子的腹部。

    多也就算了,而且这玩意因为是像吸盘一样,不停的在舒张收缩,就如同无牙老太的嘴唇一样,不停的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想去吮吸一样。

    可以想象一下,成排的无牙老太的嘴,只有嘴,无数个不停的做吮吸动作的无牙嘴唇,排成排的挂在粉嫩到发白的腹部。而且又是在肠道中,发红的肠道中。真TN的是恐怖片。

    就算不是恐怖片,这种密集程度,这种吮吸动作,也就是医生们没什么密集恐惧症,不然,放大的显示器下,这种粉嫩的吮吸绝对能弄晕几个人。

    这个时候,张凡眼神变得犀利,手底下动作也变的快了起来,趁你病要你命,绝对不含糊,要是等这玩意翻过身来,再吸附到肠壁上,张凡不知道自己中不中了,邹科长估计绝对坚持不住了。

    双手配合,“忍住了,马上就要出来了。”张凡大喝了一声,然后双手飞速而稳健的开始回抽。如同一个咬到猎物的眼镜蛇,飞速的后退。

    虫子没把医生们弄吐了,结果就是因为快速后退的显示器让一群医生开始头晕恶心。

    “主任,帮忙撑开肛门。”张凡刚把话说出口,消化科的主任已经开始做撑开了,到底是干老了医生的主任,这点意识都不用张凡去嘱咐。

    顺着肠镜的纤管,哩哩啦啦的伴随着黏糊的液体,肠镜开始退了出来,“准备好卵圆钳,千万别用有齿钳。”张凡一边后退,一边说。

    “卵圆钳准备好了,它跑不掉了。”消化科的主任在一边回答了一句。

    “出来了,出来了!”王红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嘴巴,深怕虫子进入她的嘴里一样,可说话的声音却是能冒出来。姑娘是真激动了,太刺激了。

    随着肠镜的拔出,伴随着邹科长长的一声舒气,满身黏糊糊的虫子被拉了出来。

    没有电镜的放大效果下,看不出什么来,也就是长一点的米线罢了,还是能活动的米线。

    粉红,略白的粉红,滴答着黏糊液体的虫子被拉了出来,这玩意也知道末日到了,不停的扭曲着身体,如同筷子夹持的米线在抖动一样。

    “乖乖,这么长。”消化科的主任带着手套大概丈量了一下虫子的长度,一个好的医生,手就是他的测量工具,有多长,心里非常的清楚。

    张凡其实也到了强弩之末了,特别是捏扳机的右手,都快不是自己的了,发酸发涩。内镜室的小护士一看张凡略微有点发抖的手,赶紧的接过了肠镜。

    “张院,出来了。今天要不你,估计这条虫子就得从患者嘴里取出来了。你看这玩意身上的粘膜,太滑了!”

    “呃!”有人坚持不住了,从肛门出来,还能接受,想一想这玩意,大便丛中穿来穿去,最后要是从嘴里拔出来,太恶心了。

    一个发出“呃!”连锁的,好几个女医生都有点不好了。

    “呵呵!”张凡强忍着恶心,揉着自己的双手。说不恶心是假的。

    “你们恶心什么,这算什么啊,要是虫子断了,虫子身体里面的脏器再流到食道,流到舌头的味蕾上,那才叫酸爽呢。估计你们以后都不敢吃米线了。”

    消化科的主任也是奇葩,怎么恶心怎么说,捏着双手的张凡都忍不住了,赶紧点着头,闭着嘴,眼睛再也没往粉嫩的米线上瞅一眼,快步出了内镜室。

    趴在窗口上,大口的吸了几口空气,夜晚的冷空气算是压制住了张凡的恶心。

    “张院,加班吗。医院食堂做了一点面条,吃吗?”今天是后勤的院长当总值班,看到张凡后,他非常热情的招呼着。

    压了半天的恶心,张凡终于吐了,面条,米粉,抖动的虫子,成排的嘴唇,黏糊的液体。张凡吐了,这是上班以来,第一次被弄吐!

    红的是红萝卜,白的是抓饭,还有一些发红的羊肉!

    “呃!”紧跟而来的王红,一看张凡吐在地面上的一滩,她也吐了,晚上为了美容,她吃了一点方便面,然后赶紧睡觉了。

    结果压制了半天的恶心,非常猛烈的开始汹涌的喷了出来,未嚼碎的方便面面条都从姑娘的鼻子里面喷了出来。

    “呃!”原本打着饱嗝的后勤院长,胃疼了,做出逆蠕动的肌肉,胃扯疼了他的喷门括约肌!

    “娘的,疼死我了,一个面条威力这么大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