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都市小说 > 医路坦途 > 572 他失恋了,官方认证!
    邵华安全到了,张凡悬着的心也就放下来了。情侣之间很是奇怪,未婚的时候经常是男生照顾女生,如同父亲一样。

    而婚后,很多男人尽然蜕化了,然后就开始反过来了,女生成了老妈子,世界就是这么奇妙。

    邵华的到来,对于张凡爸妈来说,也是省心了不少,当时买房子的时候,钱是张凡出的。

    老人的想法也很朴素,住,可以,儿子孝敬老子老娘,天经地义的事情。可要是卖出去的换成钱的话,就不一样了。

    树大分枝,人大分家是一个道理的,而年轻人比如张凡邵华的,想法简单的很,就是在张凡父母的要求下,去帮着卖房子。

    其实老人则不同,想法多的很,最主要的是想让邵华知道,到底卖了多少钱,然后把钱一分不少的交给邵华和张凡。

    老人走的路见过的人多,钱是好东西,但是也是一个坏东西,人心有些时候真的经不住考验。

    这估计也就是先小人后君子的做法,老两口为了儿子也是费尽心思。估计除了父母再无他人能如此周到的维护了。

    地处西北的兰市虽然经济不能和其他城市比较,但是在房价上,却能拿出来一比高低。

    但是,一但离开市区,进入张凡父母所在的地县,房价就提升不大,两年时间,这里的房价每平方就涨了三四百元,空置的还不少。

    好在张凡爸妈家的房子是装修后的房子,这也让一些马上就要准备结婚需要婚房的人眼前一亮。

    邵华、静姝两人天生就是好伙伴,聊天能说到一起,还投脾气,就连和人讲价格都能很默契的成红白脸。

    ……

    茶素,张凡最近算是吃住在了医院,他这一不走,算是把外科的住院医,年轻医生给坑了。

    “张院最近是不是失恋了?”

    “估计是吧。”

    “就是,娘哎!活不成了,出来个女人把他给拉走行不行啊!全天候的在医院,我都快把我对象的样子给忘掉了!”

    “哎,谁说不是呢,我对象已经说了,再不见面,她就要找其他人了!”

    几个外科的转科男医生,耷拉着头凑到一起聊天。

    张凡没要求他们要和自己一样,必须全天候的泡在科室,可进了医院的男医生,大多数都有个外科的梦,虽然是噩梦。

    平时大家都眼睛发亮的在主任面前表现,现在张院来科室了,更要努力了,可没想到张院就是个坑。

    一旦开始努力,就没个头。白天做手术,晚上有急诊他还是上手术,累了找地方猫一会,然后继续,根本没有离开医院回家的架势。

    张凡也没想让他们陪自己,普外的坑马上要填满了,他自己也是兴奋不已,而且邵华又不在,索性他准备在邵华来之前要爬出这个大坑,所以就开始超级肝了。

    科室转科医生埋怨,而医院领导层也是有了很多说法。

    “院长,张院最近快一周没离开外科了,行政楼的工作都是让我们拿去在手术室的休息室让他签字的。

    您是不是劝劝他,这样下去,就算年轻身体也受不了啊,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了。”

    医院医生的大总管,医务处的主任,在欧阳的办公室里和欧阳讨论张凡的事情。

    “嗯?你看他情绪怎么样,最近医院有没有什么传他的小话啊?”欧阳也纳闷了。

    “情绪倒也看不出生什么变化,就是能感觉到张院很亢奋。一台手术接着一台手术,三四套手术班子都让他给弄的精疲力尽!

    至于医院内的小话,倒也不是没有!”说道这里,医务处的主任有点不好意思说了,他一大老爷们传小话,略微的有点尴尬。

    “哦,什么小话?”欧阳抬起头,看着医务处的主任。无穴不来风,往往私下里传的小话,说不定就是最接近事实的。

    “医院里传着张院失恋了,然后化悲痛为力量,开始折腾外科男医生了!”

    “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折腾男医生!”说着说着,欧阳想着张凡天天泡在外科的情形也不经意的笑了出来。

    欧阳在医院上能管天,下能管地,就是没办法管人们的小话。

    “失恋?嗨,多大的事情。失个恋就这样,太没出息了,去叫他过来。”

    就在医务处主任要离开的时候,欧阳又反悔了。

    “等等!”

    已经拉开门的医务处主任又把门轻轻关上了。

    “听到他失恋了,我才觉得他还是个孩子,但是,他已经不仅仅是个孩子了,这样不行。”

    欧阳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对医务处主任说话,就在医务处主任丈二摸不到头的时候。

    欧阳又说话了,“下午有个院务会,是关于外科肝胆中心购买设备的会议,你去通知,让他来主持,也好让他抽空休息休息。

    他要是不愿意来,你就说是我让他来主持的,你就找个理由说我不在医院。

    还有,既然是小话,虽然是私人的生活状态。我们不好干涉。

    但是我们作为同志,就有责任帮助年轻的同志早日走出这个事件。

    这样,你可以不经意间的把这个小话给落实一下,毕竟你代表……”

    说到这里,欧阳狡猾的一面就显露出来了,她想想这种情况,也是强行忍着要笑出来的表情。

    “呃!好的院长。”虽然医务处的主任挺尴尬,但是对于院长的命令,他绝对不会打折扣。

    不过想想,哪位年轻的领导,他也有点平衡了,“嗨,还是个娃娃,我就帮帮他吧。哈哈!”

    “哎!可惜我家姑娘还太小啊!”欧阳和医务处主任都有点遗憾的想法。

    华国人,就是这样,对于适婚的年轻人,总是有种恨不得给他或她立马拉个入洞房之人。

    “通知一下张院,让张院下午主持院务会议,院长今天政府有个会议。还有,张院最近心情不好,你们要注意点!”

    医务处的主任,就这么一句话,就这么一句话给干事。然后,干事就开始脑补。

    “主任,张院真的哪个了?”

    “嗯,哪个?”医务处主任装着不懂的样子。

    “分……手?”小干事期期艾艾的说道,眼睛看着主任,深怕……。

    “哎,张院虽然是领导,但是毕竟还年轻,在生活上谁还没个磕绊呢。这话不要外传!”医务处的百年老狐狸,肚子里都笑开锅了。

    “我懂,我一定不会告诉别人。”小干事,是个女生,小眼睛都瞪大如牛眼一样的保证。

    欧阳在办公室里开始收拾东西,她准备翘班。最近电视剧里放着棒子国的黄手帕,这电视把欧阳迷的五迷三道的,眼睛都哭成桃子了,可她还就是爱看。

    说实话,棒子的电视剧真的水,一顿饭就是一集!可就是能让人看到流口水,哎,把咸菜梆子吃出大餐的本事,也没谁了。

    张凡不知道,他为了爬出普外大坑的事情,竟然成了另外一个版本。

    “听说了吗?”

    “什么?”

    “张院分手了。”

    “早就知道,你没看张院现在都住进外科办公室了。可怜哟!”

    虽然说可怜,但是一帮子年轻医生,无不是幸灾乐祸,你优秀到让人无法直视了,现在终于可以笑话笑话你了。

    张凡因为职位的关系,好似已经脱离年轻医生的圈子了,但是现在终于能让这帮子人笑话了。

    骨科的王亚男对许仙说道:“少胡扯,张院就没分手,你带点脑子好不,别,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

    “呃!”许仙都快气死了,好心给她说个自己听来的消息,还被鄙视。他决定了再也不会告诉王亚男什么事情了。

    虽然王亚男不相信,但是无风不起浪,她也有点担心自己的闺蜜。

    不是她不相信张凡,而是张凡太耀眼了。由不得她不担心,给邵华打电话?她想了想后,放弃了。然后,直接给贾苏越打了电话!

    妇科、吕淑颜刚下了手术,一帮妇科的小护士叽叽喳喳的,看到吕淑颜过来后,赶忙的对着吕淑颜开始八卦起来。

    “好了,别拿领导开玩笑了!赶紧干活吧。”吕淑颜驱散了小护士们,然后拿着电话在手里。咬牙、犹豫、徘徊。

    她的脑子里面始终驱散不掉小护士们的聊天,“张院失恋了!张院失恋了!”

    消化科的王红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个事情后,立马给自己表妹打电话,“我可告诉你啊,这是个比你姐夫都优秀的年轻人。”

    “哪你去吧,正好能再上一个台阶,我的事情,你少管。”一个黄毛丫头,在电话那一头抽着烟回话。

    蒋妮妮,在茶素医院已经让年轻医生们给捧为院花了。但是,目前还没有人成功把花摘走的,全是在比着谁能更舔。

    “张院失恋了?”

    蒋妮妮一听眼睛都瞪大了,“真的吗?”

    “嗯,我的消息来自官方渠道。”这是外科的一个小年轻,他也想追蒋妮妮,但是想追的比较含蓄而已!

    蒋妮妮立马拿出舍我其谁的架势挂了电话,即刻间给张凡打了过去,连点应付告密男的心情都没有。

    贾苏越,“什么,分手了,他敢!他要是敢当陈世美,我就是包龙图!等着我。”说完,直接杀去医院。

    而打电话的王亚男觉得好像惹祸了!

    手术室里,张凡做完了一台手术后,有点累了,他的系统估计是个残次品,手术要求量太大了。

    手术室的值班室里,张凡趟在值班床上准备休息一会。

    结果,一会进来一个小护士,“张院,我熬的小米粥,平时看你挺爱喝的!我就熬了一点,也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哦,谢谢,太谢谢了。”张凡真的高兴了,这种小恩小惠的,张凡一般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大家都不容易,做到清水无鱼就有点……

    而且,医院食堂的稀饭能叫稀饭?妹子的,哪是剩米饭加开水好不好。

    “你要是喜欢吃,我天天给你熬!”小护士害羞的跑了。张凡差点把刚吃进嘴里的小米粥给吐出来。

    “这是怎么了?”

    刚把小米粥吃完,又来一个,这次是个年轻的女麻醉师。“张院,别这样,地球少了谁都可以转下去的,何况你……”

    她略带羞意的转折的又说道:“你这一天太累了,你快吃点水果,我都洗干净了。”

    说完,递给了张凡一个小塑料饭盒切好的水果。

    “呃!我刚吃……”

    都容不得张凡拒绝,放下饭盒,麻醉师害羞的就说道:“放心,你好好休息,你是我心目中最优秀的男人!”

    然后,走了!空气中略带着五号的味道!

    张凡头发都炸起来了!说实话,这不是惊讶而是惊悚。

    张凡还没耀眼之前就和邵华在一起了,大家都知道他有对象,所以也几乎没人来撩拨张凡。

    而现在,张凡都怕了。这是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了。他原本疲劳的身体,竟然睡不着了!

    院务会议,张凡原本不想去,结果小干事说,欧阳已经走了,还指定让他做主持会议的领导。

    张凡也无奈了,“这老太太,也太拼了,估计又去政府磨钱去了。”

    谁能想的到,这时候的欧阳在家卧在沙发上,吃着苹果抹着泪的在看棒子电视剧呢!

    院务会议上,一股子诡异的气氛,每当张凡不说话的时候,大家都会偷偷看他一眼。

    偷偷的偷偷的,张凡就觉得不对了,然后,他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脸,“难道手套上的滑石粉粘在脸上了?可下了手术我是洗了澡的啊!”

    院务会议,估计是欧阳让张凡来休息的,大家拿着讨论好久的方案又开始讨论。但是,没钱!

    会议结束后,张凡刚要走,就被第一副院长,曾经的骨科主任老高给拉住了。

    两人虽然没有师徒名义,但是张凡确实是在老高羽翼下成长起来的。

    没有他的庇护,当初张凡想肝手术都没多少机会。所以,张凡对老高也是以师待之。

    老高表情严肃,“你还年轻,怎么能这样不知道轻重呢。我知道,有些事情是能让人刻骨铭心的。

    但是生活不仅仅是这种事情啊,还有其他有意义的事情啊。我也不多说了,有时间来家里,你好久都没来家里吃饭了。”

    张凡望着老高,他纳闷了,“咦!今天的人,怎么说话都掐头去尾呢?怎么这么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