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都市小说 > 医路坦途 > 604 靠!扯!
    人其实相当聪明的。你不要让他明白原理,要是让他摸透了原理,迟早能找出应对的方法。

    比如疾病,这个官能症、哪个官能症,这都是找不到原理的疾病,只能笼统的处理,左右都是上激素。

    所以,诊断学,是医学生第一门接触到临床的知识,也是一辈子研究不透的学科。

    最简单,也是最难的一门学科。说简单,无非就哪几个症状,怎样都能把它给记住。

    说难,哪就太难了,想融会贯通,几乎要涉及到所有的医学知识,甚至医学以外的知识。

    这也是为什么上了年纪的医生,虽然手底下颤颤巍巍的筷子都夹不住肉丸子了。

    可靠着他的经验,他的眼光,他的人生经历,和几十年的知识储备,有时候一眼就能看出年轻医生死活都看不出的疾病。

    这是张凡欠缺的。有个系统,是,能把他的技术不停的提高,但是有些东西,没有历练,没有经历,永远就如刚出炉的紫砂壶,有一股子的炉火气。

    而且,医学知识浩瀚如烟,他才哪到哪呢。

    不过,人世间能真正看透的能有几人?张凡一手精准稳定的操作,就已经让下面的人坐不住了。

    冰冻器械,被护士带着厚厚的手套,然后用无菌的卵圆钳夹着送了过来。

    零下八十度冷冻过的手术钳子,周边冒着寒气。张凡早就带了两双手套。

    他速度特别快的用厚厚的纱布抓住了钳子,这个时候,不能慢,一定不能慢。

    钳子虽然被冷冻了,但是它的质量太小了,速度慢一点,温度就会升高,就失去了冷冻的意义。

    张凡飞速拿过钳子,冒着寒气的钳子,虽然有纱布垫着,虽然带了两双手套,但是钳子的温度太低了,手已经感受到了它的冰冷。

    不能慢!张凡也不敢犹豫,这个时候,他的稳准发挥到了极致。

    脑干,就在脑干上。只见他狠狠的插了下去。微微张开嘴的钳子,发着寒气的钳子,直接扑向了脑干。

    有时候,真的不能想,一想微微张开嘴,然后直接脑补了一个……

    人体的神经系统,宏观的样子到底是怎么样的。其实就是大蝌蚪。

    大脑袋、然后慢慢的变细,而脑干则是大脑和脊髓的连接处,这里就是个圆棒棒,就如同是夏天买的玉米雪糕一样,非常的相似。

    这里一般情况要慢,但是现在慢不得,一慢钳子的温度升高就没效果了。

    张凡的速度很快,其实真有点灵犀一指的架势,点到为止。

    微微张开嘴的钳子,在张凡手中,轻轻的咬住了脑干表面的病灶。

    都不用再用力,钢铁钳子的温度,直接把病灶给冻住了,就如冰库的冻鸡一样,肉眼可见的冰花慢慢的从底部升到了病灶的顶端。

    一丝血都没有出!

    一点血都没有出!

    一点水肿都没有引起!

    “帅!”魔都的助手直接说了一句。

    这一手是真帅,张凡的钳子咬着病灶,而纱布却垫在脑干上,就这一点纱布,却让冰冻阻止在了脑干以外。

    “呃,这操作!”噎住了,会场上真的有人被噎住了。

    谁不知道用冰冻方式是最好的也是损伤最小的切除病灶方式。

    可,TN的这种操作对医生技术要求太高了,往往是吃不到狐狸反而惹了一身骚,手微微一抖,人挂了,这不是不可能。

    张凡这一手亮出来了,以后他们再遇上这种手术,再用药物去杀灭,真的就会有种被汪汪汪爱了一百遍的感觉。

    手底下功夫稍微次一点的医生,死的心都有了,这不是难为人吗。这么高端的技术,臣妾做不到啊!

    而一些手底下功夫比较厉害的医生,则有点兴奋,“原来这样也可以,哈哈,我可以下去试试,他可以我为什么就不行,哈哈!”

    张凡没时间去听别人的夸奖。这个时候钳子已经粘在了病灶上。左手,五指伸开,都不用说话。

    啪!护士把另一把常规的眼科钳子放在了张凡的左手。

    只见张凡左手五指,就如变魔术一样,钳子转了一个筋斗就被张凡如乒乓球运动员,横持兵兵球拍一样,拿在了手里。

    外科,几乎所有的医生都是这样拿钳子的,并不是手指头塞进耳圈中的,也只有妇产科的医生,指头塞进去。

    所以,当一个年轻男医生这样拿钳子的时候,在外科绝对会被笑话,女持法!

    这也是妇科医生,死活不承认自己是外科医生的缘故,妹子的,太没归属感了,我还不如自成一体呢。

    好的外科医生,绝对是一个能左右互搏的医生,双手不能有左右利手之说。先天的吗?

    不,是后天自己磨练的,这种磨练是变态的,必须要练到下意识的伸手,不分左右手。左右螺旋磁管的时候,一定不能有轻重快慢感觉上的差异,这就本事。

    左手的钳子轻轻的一碰,就如亲吻熟睡的恋人一样,钳子的嘴巴亲亲的碰到了病灶的腰部。

    这种温度的冰冻,千万不能碰头,要是碰成个半截子,就丢人了。手术,漂亮的手术,讲究个完整性。

    是,你是把坏死的组织切除下来,可是,探头一看,乖乖,你都弄成月饼馅了!

    谁不追求个完美!

    ……

    当病灶被完整的敲下来的时候,张凡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和脑干相比,其他地方,对张凡稳健的双手来说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可张凡并没有骄傲!

    年少不知凡几,天大、地大都没我大,时间不留痕迹,遗憾却是满篇,其他不说,一个懵懂的初恋,就能让多少人,让多少人喝点酒就能泪流满面。

    张凡没这种情怀,因为在应该年少轻狂,贪恋情滋味的时候,张凡满世界寻找饭辙。不公平也公平,早年的磨难,早早让他的心态进入了成熟期。

    心稳了,手才能稳!

    “催醒!”张凡直了直腰后,对麻醉师说道。

    “好!”

    当看到张凡完整的切除了病灶,两位老人也不由自主的伸了伸自己的腰,张凡做了多久的手术,他们就坐了多长时间。

    年纪大了,多少年了。多少年没这样了。张凡何幸啊!

    继发病灶切除了,最难的难点解除了。剩下的原发的病灶就简单多了。

    但是,在大脑里面,虽然是没有脑干那么危险,不至于说一下弄死人,可弄个半身不遂还是问题不大的。

    而且,因为原发病灶就在患者的语言中枢区域,张凡就得小心,真要把人家弄成个哑巴,哪就事大了。

    人家国家等着老人起来说话呢,结果你把人弄成个哑巴……

    这个时候,就要看麻醉医生的手段了。麻药要让患者感觉不到疼,还要让患者清醒。

    让患者清醒不说,还要让患者不能烦躁,清醒了还不能烦躁,太难了。

    这种烦躁,只要是个人就无法避免。不要说气管里插管子,就算别人把指头塞进你鼻子里,你都能把对方头打破。

    这种情况,就必须用安定药物,多了,患者睡了,少了,患者跳起来把气管拔了!

    所以,这个水平,要相当的高。

    要是局麻,不用说麻醉师了,是个能看懂说明书的人都能用,但是,全麻还要做到这个水平。难!超级难。

    不过,对于青鸟麻醉界的老大来说,小意思!也就是卢老的面子大。不然,人家能急急匆匆跑来给你站台子,想的太美了。

    随着,患者开始慢慢清醒后,张凡也开始了手术。“动眼睛!”没什么寒暄,不管台子上躺着谁,张凡也不会寒暄的。

    因为时间不容许。

    老头还迷糊呢,可看到一个壮汉带着口罩帽子,他还是配合的动起了眼睛。

    “伸舌头,出声音!快!”这种时刻讲究不得客气礼貌,你一礼貌,一客气,说不定患者就要和你讨价还价了。

    刀子都插到脑门上了,总不能:“我是谁,我在哪吧!”

    老头,插着气管,赫赫的、赫赫的翻着白眼硬是发出了声音,就在老头赫赫的时候。

    张凡已经开始动刀子了。这个地方就没脑干那样危险了。

    只要保证比较大功能安全,至于小功能,没办法考虑了,只能舍去了,因为病灶就在这里啊。

    至于以后你是不是说话就流口水,还是见美女就流口水,这个事情,医生真的没办法保证了。

    一点点的挖,就如用掏耳勺给孩子掏耳朵一样,轻轻的把耵聍给挖出来。

    或者就如小孩子小心翼翼的挖奶油蛋糕一样,用小勺轻轻的挖着。

    这里说一句不是废话的废话,耵聍,也就是俗言耳屎的玩意,成人你挖不挖随你。

    可是小孩子千万别给挖,手别贱。一挖,耳道粘膜受损,孩子以后感冒说不定就来个中耳炎,疼的撕心裂肺。

    张凡一点点的把病灶给切除了,患者各项功能都未见明显异常。这个时候的病灶切除,非常的有意思。

    就如同是用小刀子在划拉沸水翻滚中的脑花一样。当人在思考,说话的时候,大脑也是在动的。

    就如有个大大的蛆在发软的馒头里面蠕动一样,一上一下。

    手术刀,轻轻的把病灶切除后,大脑还是在蠕动,它没有觉得少了一块,就难受,这表示,张凡并没有毁掉患者的功能区域。

    张凡切除了病灶后,仔细的观察了一遍患者的状态和大脑的状态后。对着麻醉师轻轻的点了点头后,说道:“好了!”

    也不用多话,大家都是干老医生的人了。张凡说完,麻醉师直接又把人麻翻了,十秒都没有,这就是技术。

    随着病灶的切除,手术也开始进入了尾部。

    手术开始的时候,大家静静的看着,或许有人心里在等待着张凡下不来台,然后他们绝对会无视张凡,而看卢老、吴老的笑话。

    可随着张凡手术的开展,大家从静静的稳坐,变成了交头接耳。

    当张凡亮出那双超级稳健,左右互搏都是小意思的双手,大家从交头接耳变成了手机嗡嗡嗡的震动!

    在干什么?他们在打听张凡呢,这家伙到底是从哪个石头里面蹦出来的,他们心里得有个底。

    老梁没有动,静静的看着显示器里的张凡,没有说话,没有发信息,他知道张凡,他清楚张凡。

    但是,他没想到,这才多久,当年哪个冒失的小伙子,现在已经成了一颗有跟脚的窜天白杨了。

    他会嫉恨张凡?绝对不会,原本也不算陌生人了,为什么要交恶呢?

    都是医疗行业的,而且又是首都的医生,打听一个医生太简单了。

    一会的功夫,张凡的信息就如简历一样的反馈给了他们。

    张凡,男,茶素市人民医院医生,兼市人民医院院长助理,骨科住院医,师从青鸟吴老。

    茶素市十大杰出青年,因参与抢险救灾,荣获集体三等功一次。

    参与肝脏巨大肿瘤切除术的改良,肝脏学会的年会上,主刀观摩手术,且成功切除巨大肿瘤,发表论文在欧美顶级医疗刊物上,第二作者。

    参与皮肤异体移植科研,且论文已发表在欧美顶级医学刊物,第二作者。

    在他的主导下,茶素市医院,已经落成了肝病研究中心,皮肤移植实验室。

    “靠!”当看到这份回馈的资料,很多人心里就是这么一句话。

    骨科医生,干肝脏,干皮肤,今天还做脑外手术。扯犊子吗?

    再一次的落实后,大家回归了,表情回归到了起初,至于心情,不好说。

    但,原本嘈杂的会场,变回了原来,大家静静的看着显示器中的张凡。

    你牛逼,是,你很牛逼。我们不和你玩了,怎么样?你牛逼不是吗,我们不讨论你,我们忽视你!

    这种事情,一般人都无法想象,可是,它真正的存在。

    某小国一个领奖台上,让多少普通人流泪的人,不比张凡现在牛,可是能怎么样呢。

    就一句话,我不和你玩。

    你普外大佬再牛逼,可以带着人抢手术,但总不能带着人来抢我们的话语权吧,哪就有人会站出来了说话了。

    张凡开始收尾,颅骨张凡没准备固定,虽然手术操作非常精细,但是谁都不敢保证患者会不会出现颅脑水肿。

    只有等二期手术的时候,上个钢网了,

    所以,张凡没有闭合颅骨,而是把那层如发了沁的披萨拉了过来,直接缝合在了一起。

    然后,就看到,老头的脑袋上如同小儿颅囟未闭合一样,肉眼直接可以看到大脑的蠕动。

    手术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