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都市小说 > 医路坦途 > 第123 牛!
    第二天,张凡的病号排在第一个。泌尿有一个专门的内窥镜手术室,手术室的护士轮班来做手术护士,电切要大量冲洗液,一台手术做完地面全湿了,而且医生还得穿一层专用的塑料手术服防水。

    张凡第一个手术,泌尿的主治、王宗愧都来了,王宗愧是担心张凡做不下来,泌尿的几个主治纯粹是来看笑话的。要是张凡连镜子都不会安装,也不用做手术了!直接就能被他们几个笑死。

    手术开始,老头被护士搀扶着进了手术室,他一看好多医生,就说到:“没见过老头尿尿的玩意嘛?”

    “额!老爷子,这都是我的上级医生,这是做手术的规矩。”张凡没办法说清楚,就糊弄了一句老头。

    “嗯!你也太不努力了,怎么都是你的上级!”老头回话道,表情语气活脱脱的一副老警察的样子,把狱警的气质体现的淋漓尽致。不知道的还以为张凡是他以前监狱的犯人!

    麻醉师在一边开始麻醉,张凡开始洗手、消毒、装置内窥镜和电刀。其他几个人睁大眼睛注视张凡的动作。这个镜子虽然在现实工作中张凡还没有接触过,可在系统中,张凡做的次数不比一般的主治少。在内科转科的时候,看书看累了,就进入系统做手术清醒清醒头脑。

    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吕淑颜虽然是研究生,可人家是妇科的研究生,不是泌尿的研究生,对泌尿科的一些器械不是很熟悉。张凡也不着急,就一件一件的给解释,虽说是再给吕淑颜解释,其实也是说给其他几个人听得。

    手术开始,手持内窥镜开始进入尿道,调整视野、清晰度。冲洗、开始电切,前列腺在镜头下就像一块豆腐,稍稍带点韧性的豆腐,切割,轻轻的切割,冲洗!

    张凡做的很精致,一层一层的,轻轻的剥去,看着特别简单,切就行了,可是这个力道没有几年的时间是掌握不下来的。

    几个主治都是经历了好几年才开始上手前列腺电切的,现在一看张凡的手法,乖乖!这是住院医生吗!说个不好听的话,他们几个都没这么熟练。

    张凡的手法太熟练了,没有任何可挑剔的地方。每一次切割几乎都是一样的厚度,这个就是技术的体现,王宗愧看着张凡的手术说到:“这才是手术!”不说话还好,一说这话,其他几个主治都不好意思了。

    一个两个的慢慢都出了手术室。“真是扯,这么厉害,你发现了没。切割几乎都是一样的力度,老李都没这么厉害吧。”泌尿的主治陈新元说到,他是高年资主治,看了张凡的手术,有点不可思议。

    “哎!他是什么时间蹦出来的,这要是以后来科里,他就直接带组了,哎!我们熬了多少年才能带组,他转科就能带组,真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泌尿科最年轻的主治海木都拉,他刚结婚正是用钱的时候,所以有点担心!

    “就人家这水平,来了也没辙,你没看主任的嘴脸吗,对张凡笑呵呵的,多客气,你什么时间见过主任对下属这么和气的。所以,年轻人!再不要想着找事了,人家不怕!”

    “哎!希望他去其他外科吧!我们科本来就没多少肉,再来个狼,哎!胡大啊,日子没法过了!”海木都拉郁闷的说到。

    两人也没聊天的心思了,直接回科室准备手术,张凡切得精细不说动作还快,估计没多久就要下手术了。

    王宗愧看张凡快结束了,前列腺电切越到后期越危险,一个不小心就切透了,他走近了一步,要是张凡还继续切,他就得出声阻止了。他白担心了,张凡切完最后一刀就说到:“好了,准备撤镜子。”

    王宗愧抱着双手说到:“张医生,不错!很老道啊,是不是以后准备搞泌尿呢。等着你转科结束,进科就能独立了。”

    “还早呢,好多科室还没转呢。王主任这个医嘱我就常规下吗?”一般主任不在,下级医生也会称呼副高为主任!

    “常规下吧,止血药物记得按时停用,术后三天内多关注一点。”

    “好的。”

    手术结束,吕淑颜帮着张凡脱手术衣,“你真的牛,你没看到科里的那几个主治,脸都青了,你真的把人家吓着了。不过也很解气,我就是稍微收拾了一下化了点淡妆,尽然没人带我!都是什么人啊!”吕淑颜对于几个主治把她甩给张凡有点不忿。

    “你夸张了!这不是开了新组吗!我们两又没什么从属关系,这个组的事情我们商量着来。我去下医嘱,你去写病历,还是你去下医嘱我去写病历。”

    “哎!你也是个滑头,你都下命令了,我还有选择吗?我去写病历把,什么时候才能出科啊,真的不想转科了,在你面前,我三年的研究生白读了,一点优越感都没有!”

    “呵呵,等去了妇科,你就尽情的显摆给我看!我绝对见你就喊老师!”

    “去你的!再笑话我,不给你写病历了!”吕淑颜笑着推了一把张凡。下了手术,主治们对张凡才有点好脸色了,不像刚进科室的那一天。现在虽然没多少热情,但是见面点头还是有的,张凡刚进科室,就带组,如果没实力,估计病号都会被抢完!

    病号回病房,家属的大儿子就来找张凡了,昨天他的同学,放射科的主任已经就给他说过了。

    他不放心,他家老头子一般人真的接受不了,见谁都是一副审贼的架势。他真的担心他家老爷子把张凡给惹生气了。

    “受累了!受累了!张医生,你看今天方便不,一起吃顿便饭,以后要麻烦你的日子还很多,没点心意,我们真的过意不去。”

    “没事,真的没事,放射科的主任都交代好了,真的不用这么客气,能做到的我一定尽力做到。吃饭就算了。有什么事情,你直接来找我。”张凡说的也很客气。

    中午下班,医院门口,家属孩子拎着一个黑袋子装了两条烟,在医院口等着张凡。一见面二话不说,把烟塞给张凡就走了。

    医院门口的人太多,张凡也没再说什么,烟他准备收下了,等会直接把钱冲进他的住院费里,不然看他儿女的架势,不收点东西他们真的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