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穿越小说 > 灌篮高手之梦想与坚持 > 第九十八章 一个打五个
    “有道理,樱木你推理的太好了,我们的侦探社想不火都不行啊!”高宫等人纷纷表示赞同,又开始幻想他们的未来了。( 起笔屋最快更新)

    “去年陵南没现在这么水好不好?”宫城也觉得刚刚陵南的表现有些水,但是对樱木的指责概不接受。

    场上的比分是二十三比十五,海南领先八分,田冈茂一申请了第一次暂停。同样觉得队员表现的很水的田冈茂一,没等队员完全走下场,就开始冲着他们大发脾气了。

    “内藤~福田,你们两个是不是没有睡醒?要不要让你们回家睡足了,再过来比赛?”田冈茂一的矛头直指陵南的两个先发内线,从开场两个人就注意力不够集中,在场上无论进攻和防守都慢了半拍,出了很多低级的失误。田冈茂一本来希望随着比赛的进行,让两个人慢慢的找感觉,但是进行了十分钟却没有一点儿起色,不得不申请了暂停。

    面对教练的指责,两个人都没敢吭声,低着头面色凝重。田冈茂一知道两个人的自尊心都很强,也不敢没完没了的批评个没完,心情烦躁的他一抬头看见了悠闲自得的仙道。陵南的队员因为教练的发火,都是人人自危~低头不语的在反省,只有仙道一个人面带微笑自顾自的吃着柠檬。

    “还有你仙道,你以为没你的事了么?”田冈茂一知道仙道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强,干脆把火都发在了他的身上。“清田都拿了多少分了?明显他是海南的攻击点,一个掩护你们就被过个干净,我们的内线是海南的后院么?”实际上很多都是指桑骂槐,骂着仙道给其他人听。清田压根也不是仙道在防守。

    “好,非常好!陵南今天慢热,我们要抓住这个机会,上半场就解决他们!信长继续冲击他们的内线,不用怜悯他们。”海南这边气氛大为轻松。高头心情相当的好,无论是球队还是个人,跟陵南都是深仇大恨。高头不停的提醒清田信长,攻击陵南的内线,他也发现内藤和福田不在状态。

    “时间还来得及,前面就忘了吧。我们从现在开始都要打起精神了,不然会让看台上的湘北笑话的。”被教练骂了个狗血淋头的仙道,在暂停即将结束的时候,终于开口说话了。

    仙道的话提醒了田冈茂一,内藤和福田听完仙道的话,都往看台上看了一眼。转回头的两个人都精神了许多,不再是先前的浑浑噩噩。这个时候田冈茂一才发现两人失常的原因,看来湘北刚刚的比赛,是看了还不如不看,湘北的表现给了队员很大的压力,让他们的心还没有回到自己的比赛上。

    开赛到现在,清田信长占据了得分榜的首位。已经替代阿神成为海南的头号得分手。重新回到场上,继续冲击陵南的内线。他才不管对手受什么影响,反正他是唯我独尊~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小官一到前场,直接传球给了清田信长。海南的内线已经在往外走,准备为清田信长设置掩护了。但是清田信长没等队友过来,直接强过越野,在清田看来队友完全是多此一举。一个急起急停,外加一个变向的虚晃,越野就完全失去了对清田的防守位置。清田信长的频率实在太快,越野完全跟不上清田的节奏。

    过了越野的清田信长。面对被自己队友带过来的福田的封堵,没有任何的虚晃,直接利用速度和身高差的优势,从外侧加速绕过。内藤铁也大喝一声,跳起单掌朝着已经跳起的清田拍了过去。

    内藤的补防清田已经了提防。虽然前几次内藤的补防都慢了,但是清田信长依然把内藤计算在内。空中一个收腹,把球拿回来,内藤一掌狠狠的拍在了篮板之上。躲开内藤封盖的清田,再次舒展身体,左手持球伸到篮筐的另一侧,手腕一抖五指一拨,球带着旋转飞向篮板。

    “野生的猴子果然灵活!”眼见清田信长就要高难度打板得分了,樱木情不自禁的赞叹了一声。

    球没出手的时候,观众已经喝彩不断了,不管得分与否,单是清田这个动作~就足以让观众赏心悦目。清田信长得意之余,对进球充满了信心,这样的动作自己不知道练过多少次。在观众的喝彩声中,一个修长的身影飘过来,赶在篮球接触篮板之前,用手指点了一下。

    球被点过之后,在篮圈上滚向了外侧。落地之后的清田,如弹簧般跳起~想拿下这个前场的篮板,却撞上了对手的后背。仙道封盖的时候,没有选择用力只是轻轻一点,目的就是顺便收下篮板。

    落地之后和清田同时起跳争抢这个篮板球,仙道先把身体背向清田,利用身体的掩护轻松拿下篮板,显得格外的谨慎~一点儿没有因为自己的身高而低估清田信长。

    “你真以为自己能一个打五个?”拿下篮板的仙道,小心的举着球,不给清田信长可乘之机,然后在观众的惋惜声中,冲着清田信长问道。

    “呲,走着瞧。”清田咬着牙,挤出句话,向着自己的篮下跑回去了。

    “清田信长太过专注于个人进攻,把阿神和其他队友排除在外了,如果他能多一些与队友的连系,海南的实力会强大很多。”安西教练难得发表看法,湘北的队员都是仔细的听,细细的品味。

    安西教练的话,对流川枫触动最大,在流川枫听来,安西教练的话就是说给他听的,这是在点拨他。

    福田和内藤两个人在进攻端也开始复苏,再也没有出现,仙道传出妙传,他们却慢了半拍没有接到的情况了。清田信长继续展示着他强大的攻击欲望和攻击能力,上半场剩下的时间,说是他一个人在与陵南五个人比拼也不为过。比分上陵南逐渐迫近,海南却依然保持微弱的领先。

    “老爹,你说陵南是不是很菜啊,海南其他人都没怎么出力,陵南居然还落后。”樱木还没有忘先前那个茬,继续贬低陵南来气宫城。

    “陵南好菜啊,陵南好菜啊,连我都看的出来,清田信长状态太好了,应该包夹他嘛。”樱木军团又开始在一旁,跟着樱木起哄了。

    “陵南的策略也不无不可,毕竟想以一个人的力量,打败一只球队,几乎是不可能的。与其选择全力的压制清田信长,倒不如这样放任他,这样他杀伤对手的同时,其实也在伤害他自己的球队。”安西教练回答了樱木的问题,大多数湘北队员听得半懂不懂的。

    高头何尝不懂得这个道理,只是球队如今大不如前。他不止一次提醒清田信长要在保持进攻的同时,多注意增加与队友的联系,使他成为球队的一部分。但是事实证明,每当清田信长带着这种想法去打球的时候,非但没有很好的融入全队,反而让他在场上不知所措,连个人的进攻也发挥不出来,打的不伦不类的。所以之后高头也干脆放任清田信长了,先利用清田信长的高攻击力杀伤对手,一旦对手承受不住,对清田信长进行包夹防守,事情就变得简单多了。

    主动传球和被动传球差别很大,清田信长不是一个能进攻同时兼顾队友的人。但是一旦被对手包夹逼入绝境,不得不把球传出来的时候,就另当别论了,因为对手对他包夹必然会有防守上照顾不到的地方。只是陵南好像始终不为所动,除了轮换着去防守清田信长之外,并不刻意的去限制清田信长。

    是药三分毒,如今海南的整体实力,已经不能与以前同日而语。清田信长是一副药,高头也只能下猛药,治不了对手自己慢慢也会中毒太深,到时候让阿神试着去解一下,这也是一个无奈的选择。

    “不要去在意清田信长一个人的发挥,让他去得分,我们打我们的。我们不跟他斗气,我们要的是最后的胜利。”田冈茂一在更衣室里,不断地提醒着队员,不要意气用事。球场之上,想做到冷静并不容易,若不是教练一再提醒,陵南的队员早就有所行动,不会让清田信长再那么嚣张下去了。

    “清田信长只是个幌子,最后还是要在阿神身上分胜负,最后十分钟我来防守阿神。”仙道是真的很淡定,不管清田信长如何发挥,他都当作没看见。他比任何人体会都深,以前他也是经常四五十分的拿,但是却换不来胜利。人的体能毕竟有限,得分爆发力强的球队,怕的就是韧性强的对手,不能一棒子打死对手,最后自己就先吐血而亡了。

    下半场的陵南,在仙道的掌控下,依然打着自己的节奏。海南一边,清田信长丝毫不敢放松,一旦放松马上就要有崩盘的危险。比赛进行到下半场十分钟,陵南再次换上相田彦一去轮换防守清田信长,陵南用的是车轮战。(未完待续。qibiwu)

    PS:今天天气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