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都市小说 > 纪少,你老婆超甜的 > 第338章 难以置信的一幕
    大型货船在停靠的时候,肖清清便是已经迫不及待的准备上船找寻着有关于纪泽扬的身影,恍若是可以肯定纪泽扬应该就是在这个船上了。

    可是,她却被阻拦了,“抱歉,女士,你现在不能进去,等会卸货人员要从这里经过,货物才能被卸下来,你要是在等人吧,等会儿再进来吧。”

    船员阻挠着肖清清。

    肖清清却是很急切,“我,我就进去看一眼,看有没有我要找的人,如果没有的话,我就立马出来。”

    肖清清的态度良好,异常的诚恳。

    此时,纪允年和厉珂两个人也是紧随在肖清清之后,“对,大哥,你通融一下,我们进去瞅瞅就会马上出来的,如果没有我们的人,我们会马上离开。”

    但是,船员顿了顿,“这不符合规矩呢……”

    甚至,这一刻船员见到有卸货人员出来,“不行,不行,你看,他们已经出来了。”

    “不过,如果你们要找的人是这些卸货人员当中的一个,那么,你们很快就可以看得到他们了,你看吧,一个个都搬货干活了。”

    船员指着卸货人员的方向。

    肖清清和纪允年,厉珂三个人的视线也是齐齐的落向所指的方向。

    而这一刻的纪允年已经是不相信肖清清的相关情报了,“我们这是怎么了,你说小泽扬怎么可能会干这种苦力活,不可能的,走吧,别白费力气了。”

    在纪允年的心里,就算如今的纪泽扬落魄了,如今的纪泽扬被迫入绝境了,但他也一定能绝处逢生,一定能振作起来,可绝对不会是在这里干苦力。

    肖清清也不愿意相信,但是现在,对于她而言,只要有一丝丝的希望就好,哪怕只是一线希望,肖清清都不愿意放过。

    “我们先等一等吧,反正都来了,不能放过任何的线索,我们一定要找到纪泽扬,否则的话,我真担心他出事了。”

    肖清清一边说着,一边是目光十分勤快的在卸货人员当中搜寻着。

    厉珂和纪泽扬是这么多年的朋友,纪泽扬一旦出现,他便是能准确无误的找到纪泽扬。

    果然,在一群卸货人员当中,虽然纪泽扬也和他们一样穿着劳工的制服,纵然也是和其他劳工一样晒得很黑,面容上充满了疲惫感,但是,厉珂却是第一眼就找寻出了纪泽扬。

    他瘦瘦高高的身材,即便看起来也同样是劳累疲乏,可是,他挺拔的身姿里,依然还是如此的出类拔萃,让人一眼就能辨认出来。

    “若是以前的话,纪泽扬的确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凭着他的才华能力,什么活儿会找不到,可前提是,他现在被堵死了全部的路,他已经无路可走的时候,纪泽扬骨子里那股韧劲儿,绝对不会让他妥协的。”

    厉珂说着。

    他分明和纪泽扬这么多年兄弟,是很清楚纪泽扬个性的。

    说这话的时候,厉珂的声音是抖瑟的,心下伴随而来的是滔天的疼意和疼惜,但更多是愤怒生气。

    毕竟,纪凡涛当真是太过分,太过火了点,竟是没良心,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完全不念及一点点情分的。

    此时此刻的肖清清和纪允年也是见到了纪泽扬,他就在那里,埋头苦干着,肩膀处扛着一大包,整个人看起来就是黝黑了,纤瘦了。

    肖清清顿时间眼泪是疯狂的滑落,她伫立在那,原本刚才要去找纪泽扬的急切和冲动在这一刻俨然就是被遏制了,肖清清竟然是不能动弹的,就是如此傻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但是泪水却是肆意的流淌,无法控制。

    纪允年是满心的愤慨和怒气,“该死的,我伯父真是……够了。”

    纪允年身侧的拳头已经是牢牢地握紧了,心跳失速的乱蹦。

    甚至,纪允年已经是冲动的要上前阻挠纪泽扬这样的行为举止,“小泽扬也是,把我们当成什么了,难道他现在有困难,我们就应该像现在这样袖手旁观吗?这些年难道兄弟间的情意是混假的吗?”

    他既是心疼,又是生气。

    只是,纪允年的冲动却被厉珂给阻挠了。

    “不要去,还是给他留点面子吧,小泽扬那样的人,应该是不会希望我们见到他此时的模样。”

    厉珂了解纪泽扬,或许正因为了解,他是最能体会到纪泽扬现在痛苦和难受的人。

    他或许是不想这样做,但是无计可施,他没办法,纪泽扬这一刻脑海中一定想到的人还是路雅吧,定然还是在想着要如何让路雅和孩子们的生活品质不下降,定然还在想着让他们过好日子。

    所以,只要能赚钱养着他们,在纪泽扬看来,他大概是什么活儿都能做,哪怕这些事情,是他之前从来没有想过的,至少从来没想过会发生在他身上的,但却就是这样讽刺的发生了……

    肖清清泪水恣意的落下,眼泪模糊着她的视线,心下发颤的疼痛,甚至,肖清清的心思里,她才不管纪泽扬在见到他们的时候会有多么的没面子,这一刻的她只想要上前极力的抱紧他。

    “纪泽扬……”

    肖清清已经是嚷了他的名字。

    来自于肖清清嘴里的称呼,是颤颤巍巍的,也带着柔柔弱弱的意味,她直接的奔向了纪泽扬。

    纪泽扬的耳畔在听到这个声音时,他也是震惊的顿住了,在侧头看向肖清清的方向,他不乏是惊讶的,随即更是确切的见到了肖清清身后的纪允年和厉珂……

    纪泽扬的眉心已经是情不自禁的拢紧了,“你们,怎么来了。”

    他是很惊讶的。

    但是,肖清清却是来不及解释,也顾不上其他,她就是那样上前牢牢地将他抱紧。

    肖清清情绪失控,犹如孩子一般的嚎啕大哭了起来,“为什么,纪泽扬,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明明可以有更好的选择,你可以有的。”

    “我不想看到你这么辛苦,你就不能接受我吗?我就这么的让你为难,让你躲避吗?”

    肖清清是全然的不解,哭得歇斯底里,哭得背过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