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穿越小说 > 唐枭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太平的沧桑!!
    岳峰发飙了,他破口大骂,李元芳并不气恼,而是端坐在岳峰亲手制作的交椅上,好整以暇,品起了岳峰的美酒来。

    “李元芳,你要不要脸啊!我跟你说话呢,你是什么态度啊?”岳峰有些恼羞成怒。

    李元芳轻轻一笑,道:“岳四郎,狄大人让你必胜,那自然是希望你能尽最大的努力做到!如果你输了,可能是无数人头落地,这些全是宰相的人头!”

    岳峰愣了愣,道:“他吓唬谁呢?宰相人头关我什么事儿?我……我一个小小的蹴鞠总管,还能管得了那么多事儿么?”

    李元芳道:“坐下吧,听我说其中的厉害,听完了你再骂吧!”

    李元芳指了指另外一把椅子,岳峰一屁股坐下去,李元芳好整以暇的喝了一大口酒,才慢慢把赌局的事情给岳峰娓娓道出。

    岳峰整个人都惊呆了,他没有料到在一场蹴鞠赛的背后,竟然牵扯到了武则天和朝廷中枢文昌阁,鸾台和凤阁之间的角逐和角力,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武则天用这种方式向李唐老臣摊牌,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着实太厉害,这样的手段高明之极,真让人由衷的折服啊。

    岳峰微微皱眉,沉吟良久道:“既然是赌局,倘若我让内卫蹴鞠军输了,那岂不是还能助力李相他们赌赢?那一来,武氏还如何摊牌?”

    李元芳摇摇头,道:“如果是这样,以天后的性子,她会断然下定决心,将敢于挑战她的所有人果断处决!这其中的微妙,你年轻看不懂,可是狄国老却很清楚!

    天下大势,怏怏如大河奔腾,一场蹴鞠不过就是游戏尔,岳四郎,你真以为一场蹴鞠能起到扭转乾坤的作用?如果你那样想,只会害人害己……”

    岳峰哑口无言,他浑身的汗毛却瞬间树立了起来,他感觉武则天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把蹴鞠当成摊牌的手段乍一看是赌,而且是她胜率很低的赌博,其实真是如此么?

    所谓的蹴鞠就是她的一个幌子而已,如果内卫蹴鞠军能赢,宰相们认赌服输,她以德服人。

    如果蹴鞠不能赢,宰相们想扭转乾坤,她便用杀戮告诉天下,敢三番五次忤逆她的人,将会是什么样的下场。这才是武则天的杀伐决断……

    “我明白了,乍看蹴鞠胜负决定一切,其实,蹴鞠胜负什么都决定不了!对不对?”岳峰道。

    李元芳点头道:“对,也不对!蹴鞠胜了,天后还能有最后的耐心。蹴鞠败了,太后最后的耐心都会失去,这将是天大的灾祸,所以,狄大人才说一定要胜!这是大人对您的期望,也是大人对您的请求!”

    岳峰微微的闭上双目,内心忽然泛起莫名的痛苦来,他又情不自禁的想到了太平公主,他感觉自己刚才真的太荒谬了,竟然觉得自己能通过一场蹴鞠比赛的胜负来帮到这个女人。

    武则天既然是立于了不败之地,她怎么会因为一场蹴鞠赛来让自己陷入被动?任由太平公主去自己主宰婚姻?

    所以,蹴鞠赛的胜败和太平未来没有关系,毫无关系,认为这两者有关系的人唯有像岳峰这种幼稚的人,还有像太平这样简单单纯的人。狄仁杰这样的老狐狸早就透过现象看清了本质,所以,他给岳峰的要求是一定要胜!

    ……

    马车在青石板上慢慢的前行,太平端坐在车中,她掀起了一点点车帘,眼睛看着外面,看着远方,脑子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整个人都像是痴了一般。

    “殿下,岳四郎这个人非一般人,他的出身太低,心气又太高,公主殿下,以后您还是得少来洛水畔啊!”姚钧忽然开口道。

    “啊……”太平如梦初醒,脸色不由得一红,现出尴尬之色,道:“岳四郎么?他……他其实不错!”

    太平公主嘴里说着不错,脑海中又浮现出这小子大胆的一幕,两人那一次亲密的触碰现在她想来还火辣辣的发烫。

    她还犹记得第一次见到岳四郎的情形,这家伙从暗道中出来被抓住,是个胆大妄为却又绝对与众不同的家伙。就是那一次之后,太平公主似乎找到了能说话的人,渐渐的,她一步步从抑郁的阴影中走出来。

    有时候,太平一个人待在公主府,心中便想着那些事儿,尤其是想着岳峰提的那些问题以及两人在一起经历的那些点滴,她自然的便会笑起来,心情会因此变好。

    无疑,岳四郎是个与众不同的人,和太平以前认识的任何人都不同,他的样子有些像薛绍,不对,似乎他比薛绍长得更要有菱角一些。

    而其行为做事,言谈举止则和薛绍又不同,他比薛绍更跳脱,更大胆,更聪明,更有趣,更能让太平感到快乐舒心……

    太平脑子里天马行空的想着,姚钧又道:“岳四郎出身卑微,就算他再好,也绝对成不了太平公主府的驸马!”

    “啊……”太平惊呼一声,扭头看向姚钧道:“姚叔,您说什么呢?谁是驸马啊?岳四郎么?哈哈,你真是要让本宫笑死么?”

    太平哈哈笑起来,姚钧的神色却丝毫不变,更没有笑,他顿了顿,继续道:“岳四郎的性子看似戏谑,可是绝对的刚烈,他永远不会成为薛怀义之流,因而公主您也别想和其有私!所以,我的建议是此人公主以后最好别见了,老奴这般说是替公主着想……”

    太平公主的笑容戛然而止,直愣愣的盯着姚钧,她嘴唇掀动好几次想要开口说话,却终究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渐渐的,她的情绪开始变化,变得低落,变得沉默,脸色越发的阴沉,神情开始抑郁……

    一声长叹,姚钧轻轻摇头,他抱紧沧桑的脸上写满了无奈。

    “令月多情,少年郎绝好,倘若两人皆是民间男女,堪称珠帘合璧,奈何令月乃皇家公主,岂能委身于寻常人家?”姚钧心中念头转动,而后他抬手将车帘全部放了下来。

    放下了车帘之后,外面的世界完全被隔绝开去,太平公主能看到的只有眼前的,巴掌大的一片小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