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都市小说 > 特种狂龙混都市 > 第0821章 辉煌事迹
    虽然跟两位公子爷坐在大排档很有趣,,但能让苏婉玥耐着性子坐在这个杂噪的环境里,完全是因为她身边坐着一个男人,一个让她无法离开的男人。

    至于是因为什么原因让她无法离开,恐怕她自己心里也不是很明确,真的是因为陈能保护她的安全吗恐怕不仅如此了吧

    “他只要他不嫌弃我窝囊,他一辈子都是我老大”邹阅锦指着陈,很坦然的说道,眼神里满是真诚与坚定。

    苏婉玥更加好奇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公子爷,把陈尊称为老大并且还一副死心塌地的模样,这如何能让她不感到意外

    苏婉玥深深看了眼陈,说道“我现在真的非常好奇,你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你何德何能,能让李泽彦喊你一声大哥,能让邹阅锦称你一声老大”

    陈耸耸肩,说道“可能是这两个家伙的脑袋被门挤了吧”

    李泽彦对陈竖起了一个国际手势,对苏婉玥道“苏总,你真的想知道我倒是不介意跟你说说我们三个人的光辉事迹”

    苏婉玥那张冷冰冰的脸蛋上,露出了一抹荡人心魄的神情,道“我更想知道的是,这个家伙身上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他”李泽彦指了指陈,道“那恐怕就是说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了”

    陈抬了抬眼皮,对苏婉玥说道“你现在这种心态非常危险好奇心害死猫这句话你应该很清楚吧”

    苏婉玥理所应当道“身边成天跟着一个浑身都是秘密的人,你觉得合适吗适当的了解一下你,我觉得很有必要”

    陈无奈的耸耸肩,哑然失笑了一声。

    苏婉玥嘴角挑起了一个略显得意弧度,弧度很浅,让人微不可闻,她看向李泽彦和邹阅锦道“如果不介意的话,先说说你们三人的光辉事迹”

    李泽彦喝了口啤酒润嗓子,才说道“其实我们三个人的事情比较简单,大概是在六七年前吧,那时候我在国外跟别人谈生意,阅锦在国外进修我们两被一个恐怖组织同时绑走,是六子救了我们”

    闻言,苏婉玥蹙了蹙眉头,道“这件事情我知道,当时还有过报道是一桩惊天动地的惊天绑架案是陈救了你们”

    李泽彦和邹阅锦都点了点头,苏婉玥骇然的看了陈一眼,又对两人道“就这么简单”

    “说起来很简单,其实当时的惊险只有我们才知道老大带着人直接打到了那个组织的基地里带着我和泽彦,跑了三个国家才脱险”邹阅锦说道。

    李泽彦灌了口啤酒,笑道“然后我和阅锦两个人,跟着六子顺道执行了几次任务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们才逐渐了解了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邹阅锦道“然后越了解越震撼,越震撼越崇拜当时我跟泽彦两个人,都差点因为一时的热血和冲动,跟着老大走上了一条恐怕活不回来的不归路”

    李泽彦笑着“好在这个家伙还有点良知,不带我们玩,直接一脚把我们踹回了国内,不然我跟阅锦两个人,现在坟头的草估计都得有三尺高了”

    邹阅锦一本正经道“那不是良知,而是我们在他眼中,连蚂蚁都顶不上,充其量是两个看着碍眼带着嫌累的累赘”

    看着两人一唱一和,陈失笑的骂了一声“还算有点自知之明”

    “回到国内后,我们开始收集六子的资料,不查不知道,一查更不得了,感情他除了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变态外,还拥有着熏天的背景和臭大街的恶名”李泽彦打趣的说道。

    追忆起那一段深藏在他们心底不为人知的秘密,他们的眼中都有着无限感慨和亢奋这段回忆,无疑是他们一生中都无法磨灭的深刻印记

    听到这些话,凭借苏婉玥的头脑,自然能轻易联想到很多,她内心波澜壮阔,这则信息,让她心房一颤,因为这关系到陈消失岁月里的秘密

    六七年前那不正是陈消失的阶段之一吗原来他出现在了国外

    “任务不归路”苏婉玥再次抓住了话语之中的关键词,看着李泽彦和邹阅锦两个人。

    邹阅锦摊摊手道“再多的我们可就不能透露了,当初可是发誓保密的,不然我毫不怀疑老大能把我们的骨头拆成两百零六根”

    “嘿嘿,这件事情藏在心里太久了,总是感觉有一团火在窜动,连我家老头子我都不敢透露出去就怕这变态的家伙报复啊今天说出来,舒服”李泽彦满脸笑容的说道。

    苏婉玥歪头看向陈“我真的很好奇,你在国外到底做了些什么这就是你突然消失的原因”

    陈轻描淡写的撇了撇嘴,没有丝毫解释的意思,苏婉玥盯了他几秒钟,也没有得到一点回应,只好泄气的收回了眼神。

    但这件事情,却是已经被她记在了心里,当一个女人产生强烈好奇心的时候,无疑是很可怕的,重要的是,还是像她这么有能力的女人

    “不说这些了,我们有多久没见了”陈端起酒杯扬了扬,对李泽彦和邹阅锦两人问道

    对这两个人,他还是有着比较特殊的感情,毕竟在那个最为艰苦艰险的岁月里,在他的生命中留下过足迹

    “四年”两人不约而同的说道,旋即相视一笑。

    陈点点头“一晃眼就四年了”

    “是啊,我记得四年前那次见面,还是你回国路过香江的时候,也是我们三个,也是在这条街上,还是在这个摊子,只不过这个摊子的老板已经换了。”李泽彦淡淡说道。

    “物是人非”陈意味深长的说了句,喝光了杯中酒。

    闻言,李泽彦和邹阅锦两人的神色不一,李泽彦则是淡然一笑的把酒喝光,同时抬起手掌,在邹阅锦的肩膀上重重拍了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