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的佛系田园 > 第79回
    丁寒娜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吃喝玩乐齐全,成绩依旧名列前茅那种。

    最可怕的是,她不仅爱玩,还要怂恿别人一起玩。

    “青青,你这样不行喔。”她趴在桌边,盯着异常勤奋但效果甚微的同桌,“要劳逸结合。”

    “怎样劳逸结合?”罗青羽随口丢出一句。

    她在背政治,在这方面,勉强可以一心二用。

    虽然重生了,记忆力并未有所提高,丹炉山里也没有增加智力的丹药。大概那两位道长从未有过这种困扰,苦了她这“天才与白痴”中的白痴。

    身边围着一群天才,她羡慕妒忌,不恨,还能和他们保持纯洁的友谊。

    这种气量,连她自己都佩服得五体投地。

    “参加学校社团活动呀!”说到这个,丁寒娜兴致勃勃地抬头,如数家珍,“街舞社,动漫社,广播社也不错,你的声线适合广播,保证引来很多声控。武术就别去了,毫无新鲜感。”

    “唔,”罗青羽的注意力仍在课本上,只伸出一指摆了摆,“浪费时间,不玩。”

    “怎么是浪费时间?街舞不是文化?动漫不是文化?还有英文社呢。”丁寒娜不服,“青春是用来挥霍的,要多才多艺,全面发展,不然干嘛有选修课?”

    罗青羽一时无话可说。

    其实英文主要是背诵单词,家里那两位大哥常和她对口语,难度一般。她对动漫的兴趣仅限于看动画片,街舞倒感兴趣,怕自己跳得不好,不敢献丑。

    武术肯定不去的,她一去完全可以当导师;广播更不想去,她读不出那种声情并茂的调调。

    虽然娜娜说的对,要劳逸结合,可她做不到。前世不努力,这辈子必须抓紧时间。

    “哎,你别想了,要不这样,我想去街舞社,你跟我一起参加?”

    “会占用很多课余时间吗?”罗青羽有些心动。

    “不会啦!你呀,平时练武练得全身僵硬,走路像个男孩子。多学学跳舞,尽量让自己恢复女人味,不然以后嫁不出去哦。”见她答应,丁寒娜格外高兴。

    有些话她不敢说,自己这位同桌的姻缘线极淡,并且,她与文曲星的缘分更加淡薄。

    她的读书运只到高中,大学的可能性极其微小。

    就是说,不管她多么努力,最终有可能空欢喜一场。就算被她考上大学,也肯定是一所三流学校,前途不大。

    这些话,同桌不问,她也不敢主动言明,更不忍心看着好友虚度光阴。人生不止读书这一条路可走,多学习其它知识,说不定能发现属于她的一片天空。

    于是,罗青羽今个周末决定在丁寒娜家玩。经过双方家长批准,一个不必学习,一个不必训练,彻底放飞自我。

    丁寒娜的家在市区中心一栋高档住宅小区,由爷爷照顾她的日常。

    到了丁家,罗青羽惊讶地参观眼前装修精致的中式客厅,清一色的实木家具散发淡淡香味,质感厚重,简单古朴。

    但屋内空荡荡的,她随口一问:“你爷爷呢?出去买菜了?”

    丁寒娜扔下自己的背包,语气随意道:“他回山里了,我们逢周末回老家,他不爱住城里。”逢周末必定回老家住两天才舒坦,等周日下午再出来。

    “你爷爷待你真好。”罗青羽感慨。

    现在的老人都这样,愿意为小辈付出一切。

    “是呀。”丁寒娜笑笑说,“所以我要多赚些外快,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

    诶?罗青羽微怔,“赚外快?什么外快?”

    “嘻嘻,今晚带你去见识见识。”丁寒娜神秘一笑,不肯透露半分。

    到了晚上十一点多,当罗青羽坐在电台广播厅时,她明白了。

    “哈喽,欢迎大家准时收听《午夜‘灵’点》节目,我是主持人娜娜……”

    罗青羽:“……”

    丁寒娜的声音有点沙哑,与甜美稚嫩的外表不大相符,听起来很成熟。通过电波传到听众的耳朵里,更有一股安抚人心的独特功效。

    这是罗青羽旁听出来的结果,听了一会,她终于明白同桌真正的用意。

    既然是灵异节止,当然和灵异有关系。

    娜娜的工作是回复一些听众关于身边出现灵异问题,之后推销一些水晶饰品来趋吉避凶,可见这才是她的目的。

    真有才,小小年纪,赚钱的主意蛮高大上的。

    一个小时后,两人从电台出来,公路到处静悄悄的,若只有一个人走,心里肯定瘆得慌。

    “你未成年,能在里边工作?就算能,肯定没有合同保障吧?”罗青羽略忧,“万一电台翻脸不认,你岂不是吃哑巴亏?”

    “我不是在里边打工,是借这个平台推销自己的能力和商品。”丁寒娜解释。

    她自己入货一批水晶石,在家串连,逢周五晚在电台帮人解决灵异问题。如果成功,事后那些人就会找她订购水晶链子。

    这么一来,她就能赚钱了。

    “这个节目是一名师姐介绍给我的,我是兼职又是学生,不用交费。另外一名主持人也做水晶推销,周六、日由她主持,可她说的那些辟邪方法全是假的……”

    都是按书照读,作用不大,没有危害而已。自己才是真正的灵异行家,可惜不能戳穿对方。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况且对方的水晶是真货,对人体有一定的益处,听众破财图个心安未必不是好事。

    自己靠本事吃鸡,也要腾些位置给那些半桶水的人过来蹭口汤喝,如此才能共赢。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一味赶尽杀绝最终会害人累己。

    看娜娜年纪小小有如此觉悟,罗青羽蛮意外的。

    “要不你给我推荐一款?”

    女生都爱美,包括她,前世的她最喜欢亮晶晶的饰品,可惜舍不得买。

    “你不用,”丁寒娜瞅她一眼,“我爷爷的法宝甩我一条银河系的距离……”

    “裂了。”罗青羽把玉佩拿出来让她看。

    虽然没碎,到底有了瑕疵。哪怕用金丝镶好,管不管用根本不知道。

    “才裂开一点点,没关系。就算碎开,只要一点不漏全部镶好照样能用!我爷爷的出品千金难求,绝对有保障的我跟你讲!”丁寒娜最听不得别人小看她爷爷。

    瞧,她都看不到她身上的火了。

    “再说,就算没有我爷爷的玉佩,你身上还有火,鬼见了也会绕道走。”丁寒娜很阿沙力地拍拍同桌的肩,“放心啦,没事。”

    罗青羽:“……”

    嘿,这小妞还记得这事?要不给她一锤来个脑震荡失忆什么的?不然不放心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