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身体交换游戏 > 22. 被坑啦
    在音乐技能终于达到lv3后,夏煜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过去街角的咖啡店应聘,然而今天是周四,他还需要上课。

    好不容易等到今天的课程全部完成,班长又将大家留了下来。

    “下周就是文化节的了,我们今天一定要将我们班的节目定下来,现在我手上一共有六个计划,我来宣读一下计划书,然后进行投票。”拿起计划书,班长开始读了起来。

    六个计划分别是:女仆咖啡店、男侍咖啡店、课后补习班、分手体验、壁咚体验、翻花绳大赛。

    女仆咖啡店和男侍者咖啡店是唯二的热门,剩下的都是凑数的存在,其中课后补习班是夏煜为了应付让他签女仆咖啡店和男侍咖啡店的同学,瞎写的计划。

    知道同学们其实只看的计划标题,对计划内容没有什么兴趣,班长的语速很快,三分钟后就进入了投票环节。

    为了防止受到外在因素的影响,投票使用的是不记名的字条,两分钟后,班长收起字条,和文艺委员一起进行着统计。

    花了十几秒的时间统计完毕,夏煜见到班长的面色古怪起来。

    班长咳嗽了一声,然后又咳嗽了一声,开始宣读得票数。

    “女仆咖啡店,十二票。”

    夏煜想着:班里一共有四十个人,十二票有点少,所以胜出的是男侍咖啡店吗?

    “男侍咖啡店,十二票。”

    居然也是十二票?平局可就难办了。话说剩下的四个划水计划,居然也能占了十六票吗?

    班长继续念着:

    “分手体验,一票。”

    “壁咚体验,一票。”

    “翻花绳大赛,一票。”

    念到这里,夏煜和同学们一起慌了,剩下的四个划水计划占了十六票,但其中三个只有一票,就是说最后一个有十三票?

    而最后一个计划,好像是……

    “课后补习班,十三票。”

    “那么,我们班的节目决定了就是课后补习班了。”

    同学们开始哀嚎起来:

    “不是吧,我就是不想投女仆和男侍,所以随便找了一个投而已!”

    “我也是啊,谁会去投课后补习班啊,我就是投个玩玩而已!”

    “我就是支持一下夏煜!”

    “完了完了。”

    全班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夏煜。

    “要不我们重新投一下?”夏煜试图修正世界线。

    “不用了,反正女仆男侍也挺无聊的,还不如补习班有趣。”

    “到时候吓那群家伙一跳!”

    “……”

    看着莫名兴奋起来的同学们,夏煜揉了揉额头。

    你们开心就好。

    事情已经结束,他站起身,离开了教室,向着街角的咖啡店走去。

    便利店那边已经找到了代替夏煜的人,店长让夏煜周日去结工资,所以他现在已经是自由身。

    坐地铁来到下一站,再走五分钟,就是目的地,咖啡店在一条街的中央。

    看了看招牌上写的“街角的咖啡店”六个字,夏煜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请问几位?”一个穿着侍者服的女生,来到了夏煜的面前。

    “我是过来应聘的。”夏煜说。

    “哎?”女生惊讶着,“可我们这里只缺钢琴师。”

    她看出夏煜是个高中生,还以为他是想要过来应聘侍者。

    “那么我就没有弄错了。”对女生的怀疑,夏煜没有丝毫意外,要是不被怀疑,才不正常。

    “不好意思,店长在后面,我带你去。”女生带着夏煜,来到了咖啡店里面的休息间。

    一个青年男人,正坐在椅子上玩着手机。

    女生和青年进行了简单的说明,就走了出去,只剩夏煜和对方一个屋子。

    青年掏出一支烟点燃,怀疑的打量了一下夏煜:“我事先说明一下,我这里不看证书这种东西,我本人也是一个弹钢琴的,看的是真才实学,ok?”

    “可以。”夏煜点了点头。

    “所以你证书几级?”青年问。

    “没有。”夏煜说。

    “啊?”青年瞪大了眼睛。

    “你不是不看证书吗?”夏煜哪里有时间去考级,好在青年事先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不是,我不看归我不看,你也不能没……”青年叹了口气,“算了,外面有钢琴,你过去弹弹看。”

    来到外面的大厅,夏煜坐在了钢琴前。

    大厅里的客人们,也都看向了这个新来的钢琴师。

    此时,青年店长已经有些后悔,现在学钢琴的,哪有没有证书的?证书已经是那些家伙学钢琴的目的。

    面前这个高中生,该不会是在音乐课上学了一点儿钢琴,就以为可以用来找工作了吧?

    店里可有不少是自己的熟人,要是他弹个两只老虎,自己的脸可就丢光了!

    但此刻已经来不及阻止,那个少年已经按下了第一个音。

    优雅的旋律,在大厅里回响起来。

    青年站起来的身体,又坐了下去,这一串旋律,已经证明了夏煜的实力。

    话说这是哪一首曲子?

    冷冽谷的风?苇名之秋?湖中宝鲤?

    又细细听了一会儿,青年惊愕的张开了嘴,叼着的烟也掉了下来。

    他一拍大腿:

    妈耶,是教宗的舞娘!

    大厅的客人里,懂行的几个人也有些惊愕,但更多的客人,只是感觉有些好听而已,夏煜所以也没有发现不对劲。

    等到一曲弹完,他放下手,有些不满意。这还是他第一次使用自己的身体弹钢琴,部分动作有些僵硬,而且这架钢琴,也没有安思瑶家里的音色好。

    扭过头,夏煜想要问问可不可以重来一遍,却见到青年的脸,已经凑到了他的身前。

    立即和青年拉开了距离,夏煜刚想问怎么了,就被青年拉住了手。

    “请务必留在我的咖啡店。”青年的目光真诚。

    得到肯定的夏煜十分愉悦,但这种宛若求婚的场景,让他别扭。

    抽出手,夏煜和青年来到休息室,商量着雇佣问题。

    他先和青年说了自己还在上学的事情,青年思考了一下,说:

    “周一到周五每天下午三点到五点半在,周六则从下午一点到六点,休息一小时,周日放假。”

    “可以,那薪水呢?”夏煜问出核心问题。

    “这个,你也知道,我这只是一个小咖啡馆,所以薪水方面肯定比不上大的咖啡厅。”青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夏煜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并将自己心中四千一个月的价位,降到了三千。

    青年说出了价格:“所以大概一个月只能有八千的样子。”

    “多少?”夏煜惊愕着。

    “八千是有些低,但只是暂时的,有了你,我可以把咖啡店的格调上升,那些小资的钱好骗得很,这样赚的钱多了,就可以加你的工资。”青年和夏煜大谈着未来的愿景。

    夏煜沉默下来,他感觉到了不对劲:“我不是嫌低,你外面招聘信息上不是说了‘工资面议大约三千到五千’吗?怎么上涨了这么多?”

    听了夏煜的话,青年跟着愣住。

    他抓了抓脑袋,问夏煜:“我姑且问一下,你以为你的水平现在是什么档次?”

    “我会的最难的曲子就是教宗的舞娘,这在咖啡店不是常备的曲子吗?”

    夏煜已经隐隐明白过来,他之所以会这么以为,是因为之前问了安思瑶,而安思瑶会去的咖啡店……

    果然,青年回答:“……教宗的舞娘的确是常备的曲子,不过是大咖啡厅的常备曲子,而且正常就弹第一第二部分。”

    “所以你们这些咖啡馆的常备曲目是什么?”夏煜问。

    “古达练习曲,还有一些现代曲目,比如苇名之秋什么的。”

    “……”

    敲了,被安思瑶坑了。

    想想自己每天八小时,高强度的练琴的日子,夏煜泛起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