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身体交换游戏 > 53. 月の泣
    继续打着游戏,时间还剩十五分钟的时候,他和徐幼香聊着天。

    “你那一柜子的衣服,就已经很多钱了吧?”夏煜疑惑着徐幼香怎么会十万块就把自己卖了。

    “不值钱,都是便宜的布料自己做的。”徐幼香说。

    居然还有这种才能?

    想到徐幼香加成里的穿搭和化妆,夏煜的惊疑消失。

    要不是腿没用了,徐幼香一定可以成为最漂亮的女程序员。

    听过那些程序员就喜欢萝莉体型,徐幼香一定会十分受欢迎。

    可惜了。

    伸出手,夏煜遗憾的捏了捏大腿,大腿传来的感觉微弱。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拿到新的身体检索机会,到时候选取医术,看看能不能帮徐幼香将腿治好,然后让她给自己打工。

    有着编程天赋的徐幼香,就是比不上安思瑶的天赋逆天,也一定是顶尖的存在。

    他又捏了捏腿。

    “把你的手拿开!变态!”徐幼香骂着。

    “不,这是你的手。”夏煜回答。

    被他的回答弄得愣了两秒,徐幼香又开始骂起萝莉控,蕾丝边之类的字眼。

    不过,徐幼香很有分寸,骂的都不是人身攻击的词语,结合她的萝莉音,要是一个死宅在这里,说不定还能感觉到愉悦。

    夏煜舒服的躺在床上,享受着调戏对方的快感。

    八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他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此时是下午四点,正是工作的时间。

    将教宗的舞娘弹完,夏煜一时兴起,想来一曲赞美太阳,但弹下之前就反应过来,将曲子变成了变若之子的画廊。

    他现在装作的,是一个普普通通的lv3,赞美太阳不是他应该弹出来的。

    这样,就算安思瑶感觉他的弹奏有点熟悉,也会因为水平的不同而有些疑惑。

    毕竟钢琴不是古筝,个人风格像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等他表现出远远超过钢琴水平的古筝,就会打消对方的疑惑。

    弹完钢琴,他又拉起小提琴。

    到了五点半,下班时间,夏煜找上了青年店长。

    “什么,你还会古筝?”青年店长按住了额头。

    “嗯,比钢琴的水平还要强上一些。”实际上,夏煜现在的古筝的曲目还没有钢琴厉害,但不久之后就有了。

    他之所以提古筝,是为了可以在工作的时间里,练习古筝。

    虽然不能弹不熟练的曲子,但弹熟练的曲子也是一种练习。

    到现在,夏煜的手指,还有些不熟悉的古筝的弹奏,加快适应十分重要。

    “这样一天演奏三个乐器不行啊。”青年店长挠了挠头,有了主意,“这样吧,以后一三五钢琴,二六古筝,四小提琴。看哪个乐器的反响大,然后调整日子。”

    “那么古筝……”

    “我去准备,你正常用什么牌子的古筝?”

    牌子不同,古筝的音色也有着较大的差别。

    “花派古筝,可能会比较难找。”夏煜说。

    “居然是花派?”惊讶了一下,青年店长拍了拍胸口,“放心,这些不成问题。”

    达成了目的,夏煜离开咖啡馆,乘坐地铁来到了孔晗月的家里。

    今天已经是周一,钟云泽回学校去了。

    按下门铃后,孔晗月给他开了门。

    今天的孔晗月没有亲密的抱上来,而是面露沮丧。

    “怎么了?”关上门,夏煜问。

    被他一问,孔晗月心中升起酸楚,她抱住了夏煜的身子,倾诉说:“馨馨在学校惹了事,要被退学了!”

    好像有点耳熟?

    拍了拍孔晗月的后背,夏煜将她扶到沙发上坐下,询问是出了什么事情。

    “馨馨在厕所打了同学,还扒同学衣服,老师去找她还逃跑,然后学校警告说观察一阵子,不行就要退学了!”

    厕所打架?扒人衣服?要被退学?

    回想了一下,夏煜的面色古怪起来。昨天他上安思瑶的身,听冯家两姐妹说的,好像就是这件事?

    “钟云馨在东之乡上学?”

    “你怎么知道的,这件事已经传到了学校外面了吗!”孔晗月慌张起来。

    没有给孔晗月解释,夏煜先问出了心中的疑惑:“钟云馨对你好?”

    根据夏煜的了解,钟云馨是个不良少女,应该没有少让孔晗月头疼。

    自己亲生女儿惹事多了,孔晗月都能厌恶,何况不是亲生的女儿?她为什么对钟云馨这么关心?

    “他立下的遗嘱里说,要是馨馨变成不良少女,泽泽不能进入东宫大学的话,给我养老的那一份股份就没有了!”

    “……”

    真实。

    孔晗月委屈的快要哭起来:“我给馨馨打电话,她还凶我!”

    抱住夏煜的胳膊,她哽咽的说:“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在和夏东阳结婚之前,孔晗月对金钱并没有什么概念,在这场失败的婚姻里,孔晗月唯一吸取到的教训,就是一定要有钱。

    而现在,她即将面临没钱的危机。

    那些股份虽然要到五十岁才给她,但她现在每个月得到的钱,都是股份的红利,要是股份不给她了,她的金钱来源也会消失。

    “我会给你的想办法的,不用担心。”夏煜想到了安思瑶。

    既然钟云馨是在东之乡学园,他就可以使用安思瑶进行干涉。

    不过安思瑶的干涉需要一个好的理由,不然容易暴露。

    实在不行,就上钟云馨的身,对少女进行管教。

    上钟云馨的身体的话,需要他过去东之乡学园,见到钟云馨,使用自由选取。学园里可不好进,钟云馨也不会安安稳稳的答应见他,而且破绽很大。

    还是想办法使用安思瑶的身体来解决这件事。

    “真的?你真的能解决吗?”孔晗月抱住了夏煜的脖子,期待的看着他。

    “只要钟云馨在这五天的时间里别直接被退学,就能解决。”捏住孔晗月的脸,夏煜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想到之前夏煜的事迹,孔晗月放心下来,虽然她也想不到夏煜可以怎么解决,不过从小到大,夏煜保证的事情从没有出过差错。

    “我帮你解决的这件事,不要让别人知道。”夏煜又说。

    对孔晗月的口风,夏煜还是放心的。

    小时候,他找到了夏东阳藏钱的地方,告诉了孔晗月,两人仗着夏东阳花钱从来不算,经常拿钱改善生活。后来有一次夏煜不在家,孔晗月自己拿钱被夏东阳发觉,哭到最后也没有供出夏煜。

    “只要不退学就行了。”孔晗月怕夏煜束手束脚,放不开行动。

    “我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