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身体交换游戏 > 67. 想不出来
    比赛名次放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当天傍晚,一群记者不能在晚上采访,只能等到第二天早上,拿到了夏煜的联系方式后,赶到了他家。

    他们知道这天是周一,夏煜一定不在家,所以只是想要采访一下夏煜的父母,但孔晗月离家多年,夏东阳跑路多日,家里哪有人。

    再问邻居,邻居也不清楚什么。

    没有什么关系的记者,只能干着急,而有关系的记者,托了教导主任的关系,直接进入了学校。

    在上课的夏煜,就被一道广播叫到了教导主任的办公室。

    “夏煜同学,这是紫琅日报的记者,她想要采访一下你获得乐器比赛第一名的事情,你看你现在方不方便?”

    夏煜自然没有什么不方便的,教导主任这样说话是给他面子,他答应下来。

    “那你们在这采访,我先出去了。”将门关上,教导主任去忙自己的事。

    坐在沙发上,夏煜看着面前的记者。

    那是一个大概刚刚大学毕业的女记者,容貌精神,还带着对社会美好的憧憬。

    夏煜前世看过一些心理学方面的书籍,加上本来对旁人的情绪就比较敏感,所以可以清晰的感觉到。

    女记者首先做自我介绍,夏煜没有仔细听,这种程度的报纸,以后基本不会有采访他的机会了。

    “你这次获得了紫琅市的第一名,有什么想说的吗?”女记者问。

    “没有。”

    “……”

    “开个玩笑。”夏煜露出笑容,“但的确没有什么好说的,我本来都没打算参加比赛,是校长给我做了思想工作。”

    “那请问校长是怎么和你沟通的?”女记者兴奋起来,她的脑海中闪过了梦想、激情之类的字眼。

    “他说成绩好的话,说不定能直接得到大学的推荐信,这样就不用高考了。”

    女记者再次噎住。

    你怎么这么现实啊!

    她决定换一个话题:“在比赛上,你说你的钢琴是你母亲教的,能说说你向母亲学钢琴的经历吗?”

    “就是有空的时候,坐地铁去母亲那里学学琴。”

    “等等,坐地铁去母亲那里?”女记者抓住了重点。

    “哦,他们离异了。”夏煜回答。这些事例一定会被扒出来,不如现在大大方方的承认。

    听到离异两个字,女记者心中一沉。

    话题,好像突然沉重下来了。

    她又转移了话题:“对你获得了这次比赛的冠军,你的父亲是怎么表现的?”

    她企图利用这个喜庆的话题,来冲散话题的沉重。

    “他十几天前欠债跑路了。”

    话题更加沉重了啊!

    女记者一时没有了办法,她有些慌张起来。

    “不过我妹妹很开心。”夏煜帮她解了围。

    松了口气,女记者开始问起妹妹的事情。

    采访持续了五分钟,两人握了握手,各自离开。

    等夏煜回到教室,正好一节课下。

    一群同学围在他的身边,庆贺着他第一名的成绩。

    颜薇也送来了一袋花糕,夏煜以最近肠胃不好的理由,拒绝了花糕。

    虽然他很想吃,但对方送花糕是别有所图的。

    想吃糕点,就去安思瑶那里,让糕点师做好了,省心省力,就是没吃到自己肚子里。

    还可以让安思瑶带到徐幼香那里,这样自己就可以一边打游戏,一边吃。

    颜薇清楚肠胃不好是一个托词,她神色黯然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这些天,又雪也不那么殷勤的拉着她过去,这让她有些忐忑,怀疑是自己搞砸了什么事情。

    实际上,只是又雪知道了夏煜每晚去的是孔晗月那里,所以不急着给自己找嫂子了而已。

    除了自己本班的同学,夏煜还遭遇了邻班学生的围观,甚至别的楼层的学生,都特地跑来三楼上个厕所,就是为了能够看夏煜一眼。

    结束了在学校里被围观的生活,夏煜来到咖啡店,再一次被店里的客人们围观。

    客人们除了古典音乐爱好者之外,就是那些凑热闹的文艺女青年们。在夏煜弹了一首法兰老狼之后,那群女青年的激动显露在脸上。

    真是一群难以理解的人。

    又在孔晗月那里,接受了孔晗月的一番小孩子气的祝贺后,夏煜晚上回到家里,一进家门就被又雪抱住。

    “怎么了?”夏煜疑惑着,又雪已经在早上祝贺过自己,怎么现在又撒娇起来了?

    “哥哥真好。”又雪没有回答夏煜,而是说着夏煜听不懂的话。

    我当然好啊,但是这次你说是哪里好?

    两分钟后,夏煜知道了答案。

    那个紫琅日报的女记者,已经将报道发在了邮箱的推送上。

    虽然这个世界的互联网产业还不怎么成熟,但纸媒已经衰弱,邮箱的新闻推送正流行。

    报道上,关于又雪的部分占了一半的篇幅。

    本来这是说父母和老师的部分,但全部被又雪担任。

    女孩见自己占了这么大的篇幅,自然高兴的要紧。

    拿起报道,夏煜扫视了两遍,没有发现说夏东阳和孔晗月的部分。

    沉思了一下,夏煜发现自己是低估了这个世界的新闻记者的操守。

    在前世,这种母亲改嫁、父亲跑路的剧情,一定会被无良记者拿出来炒作,但这个世界的记者,不只不使用这些卑劣的炒作手段,而且还帮着隐瞒。

    夏煜反思,白天对那个女记者太过冷淡了。

    反正在二赛后,还会有着采访,到时候和蔼一点好了。

    退出邮箱,夏煜在网上搜起摇光市那边的比赛情况。

    不出他的所料,第一名上,写着安思瑶三个字。

    除了安思瑶,第五名还有一个熟人,那是钟云泽。

    钟云泽的水平也差不多是lv3的中流,不愧是摇光市,这样只能排在第五名。

    他又点击了早上刚刚放出的比赛视频,见到了在舞台上弹奏钢琴的安思瑶,少女弹的是冰冷又温和的绘画世界,曲子没有瑕疵,水平比夏煜高了许多。

    这也是夏煜第一次见到安思瑶弹琴。

    下一场,就是整个苏省的比赛,摇光市也被算在苏省的赛区里,就是说,下一场他就能真正的见到安思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