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身体交换游戏 > 73. 赛前宴会-上
    夏煜是和二中的冯马一起来的,一路上冯马眼观鼻鼻观心,还在为上次的事情感觉到尴尬。

    同行的,还有夏煜的校长和二中的校长。

    校长这次没有带上语文老师,因为举办方只给了他一个位置。

    下了高铁,一行人先去了酒店。举办方安排的,是一间两个卧室的房间,夏煜和校长各自一间。

    在夏煜要回房间的时候,校长叫住了他。

    “晚上记得换上这个。”校长取出了两套西装,“明天和后天也要一直穿着,在开阳的比赛不能像在紫琅那么随便了。”

    在紫琅的时候,夏煜临上台才换了一套西装。

    接过西装,夏煜回到房间换上,西装十分合身,因为是特地订做的,走经费。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夏煜满意的点了点头,将领带扎好。

    晚上五点半,他和校长一起,来到了酒店的第十层,晚宴就在这里举行。

    已经有着不少参赛者到来,他们大多能够熟练的端着一杯果汁,互相聊天,但也有小部分有些不知所措。

    晚宴六点开始,夏煜在大厅里扫视了一圈,安思瑶还没有过来。

    以少女的性格,除非她的带队老师,或是其他什么负责人告诉她可以不过来,不然一定会来。

    又在大厅里扫视了一圈,夏煜见到了钟云泽,同时,钟云泽也见到了他。

    钟云泽大吃一惊,来到了夏煜面前。

    “你古筝弹得那么烂,怎么晋级的?”他诧异的问,“这场比赛可是要在电视台上播的,这你都能暗箱操作?”

    钟云泽对夏煜古筝水平的判断,还停留在他第一次见到夏煜的时候。

    “……我古筝弹得不行,就不能弹弹别的乐器吗?”夏煜没有解释他的古筝水平。

    “你弹的什么,我来看看。”掏出手机,钟云泽在官方论坛里,找到了紫琅市的比赛连接,拖动进度条,他找到了夏煜。

    “你钢琴这么厉害学个什么古筝!”他看向夏煜。

    “因为我要靠着古筝杀进决赛啊。”夏煜说着实话。

    “哈哈哈哈,别骗人了。”钟云泽只当夏煜是在开玩笑,“我们连三赛都不一定能进去,还决赛!”

    “这次比赛是个什么情况?”夏煜趁机询问。

    “我打听过了,这次大概能晋级四五个人,其中摇光有两个和咱们不是一个档次的,占去两个名额,开阳还有两个和咱们不是一个档次的,又占去两个,我们只能期待一下最后剩下来的那个名额。”钟云泽说。

    “那个名额还不一定有。”

    “对,那个名额还不一定有!指不定就只有这四个人晋级。”钟云泽叹了口气,“强者太多了。”

    “毕竟是省级的比赛,而且还有摇光的人。”随口安慰着钟云泽,夏煜思考着事情。

    那四个人和钟云泽不是一个档次,去掉规格外的安思瑶,剩下的应该是lv3上流的样子。

    依靠有着一些特质的法兰老狼,自己可以从一众lv3中流里脱颖而出,要是有着第五个名额,自己一定可以拿到。

    但要是没有呢?

    现在还不能暴露古筝,古筝现在只到了lv3上流的地步,而且相应的曲子还不怎么熟练,到了三赛突然变成lv4的话,会十分惹人注目。

    揉了揉额头,夏煜叹了口气。

    好在他早有准备。

    又和钟云泽说了几句话,夏煜在大厅里扫视了一圈,找到了安思瑶。

    安思瑶穿着一件白色的晚礼服,立在角落里,紧身的礼服勾勒出她身体的曲线。

    她拿着一杯石榴汁在喝,目光不时扫过周围,像一只警惕的仓鼠。

    夏煜现在理解,她为什么不去参加修学旅行了。

    在酒店的大厅里,都会感觉到害怕,在外面要更加严重。

    “那就是摇光的两个人之一,她和另外三个人也不是一个档次的,好多成名钢琴师,都比不过她!”钟云泽也看向了安思瑶。

    夏煜的嘴角露出笑容,那可是教了他一个多月钢琴的安思瑶,怎么可能不厉害?

    “北方的那个丫头也比不上她,她已经算是内定了冠军!”钟云泽的话语里,带着柠檬的气息。

    北方还有一个高手?夏煜把握住了信息。

    算了,反正自己也只想捞个决赛的名额而已,决赛有十个名额呢!

    他又看向安思瑶,想着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

    两秒后,他放弃了这个打算,陌生人突然靠近,只会增加少女的压力,留下坏的印象。

    然而,他不动,却有别人走了上去。

    三个的男生,围上了安思瑶。

    说了几句话,男生们就感觉到了安思瑶的抗拒,但少女并没有直接或间接的驱赶他们,所以他们也没有离开。

    这次参赛的一共有三十人,里面有十人是女性,安思瑶是最漂亮的,也是技艺最高超的。

    “那三个都是开阳的人,除了那个没带眼镜的,另外两个就是保证能晋级的两个。”钟云泽说。

    夏煜没有接话,他径直朝着安思瑶的方向走了过去。

    不断试图和安思瑶搭话的三人,注意到了过来的夏煜,他们停下话语,看着过来的夏煜。

    要是心里素质差一些的人,面对这沉默的注视,就要自己走开,但夏煜不是一个懦弱的人。

    “介意我加入到你们的交谈吗?”晃了晃手里的果汁,夏煜说。

    “我们在聊一些私事。”三人中,带着金丝眼镜的那一个人说。他看起来,就是三人的头。

    “那就不好打扰了。”夏煜又转身看向安思瑶。

    他原本准备顺着金丝眼镜的话,借用对方弹私事的缘由,拉安思瑶离开。

    但他不确定安思瑶会不会和自己走,在少女看来,自己和这三个家伙,不过是雄狮和豺狼的区别而已。

    他对安思瑶说:“那么,这位小姐介意和我聊上两句吗?”

    安思瑶摇了摇头,表示不介意。

    夏煜知道她实际上十分介意。这样的性格,要不是生在富贵人家,不用别人动手,夏煜早就把她骗走了。

    见到安思瑶答应下来,三个男生面色不愉,金丝眼镜对夏煜说:“我看过你的钢琴,法兰老狼的确不错,可惜法兰还是逃不过在一战初就亡国的命运。”

    他是在说夏煜只能在初赛显摆一下,二赛就要回老家。

    夏煜跟着说:“我也听过你的钢琴,罗莎莉亚的床前弹得很好。”

    “我没有弹这个曲子。”金丝眼镜疑惑着。

    “是吗?那可能不是上周弹的,而是这周弹的?比如今天?那精湛的第一部分,真是让我叹为观止。”夏煜笑着说。

    不只是金丝眼镜,三人都红了脸。

    罗莎莉亚的床前第一部分,又被好事者称为孟浪,不知廉耻的游荡在罗莎莉亚卧房的旋律。这是讽刺他们纠缠安思瑶的事。

    安思瑶听不明白复杂的语言交锋,她面带疑惑,她的疑惑,被心虚的金丝眼镜误认为是玩弄。

    他一口将杯子里的果汁喝完,立即转身离开,另外两人也随即跟上。

    原地只剩下夏煜和安思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