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身体交换游戏 > 126. 令人疑惑的人气
    经过两天的探查,虞凝梦已经基本掌握了别墅里的情况。

    别墅里的女仆,当初也是层层挑选出来的,性格上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也没有刺头,这给虞凝梦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方便。

    同时,她也明白了安思瑶为什么要开除女仆长。

    导火索是女仆长擅自调动安思瑶的女仆,根本原因是女仆长不听话了。

    除此之外,虞凝梦还查出了一些回扣事情,把持着别墅采购物资职权的女仆长,这些年可没有少捞钱。

    只要听话捞一点儿也没有什么,可恨的是那个女仆长一边捞着虞家的钱,一边投靠了安家,吃里扒外。

    她也听说了安思瑶之前敲打的女仆长的经过,这让她有些惊讶。

    先给一个下马威,然后威逼安抚,这个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而且,从没有朋友的安思瑶,现在除了一个养在外面的女人之外,居然还有两个十分要好的朋友?

    更加让她惊讶的是,当她提出,因为女仆长离职,需要一个女仆接替工作,用来二十四小时负责的安思瑶的时候,一群女仆都自告奋勇。

    只是接替工作而已,女仆长的位置不可能给她们,这个位置完全是一个吃力但不怎么讨好的工作,除非她们想要上进,争一争安思瑶的赏识。

    但上进的女仆,不可能这么多,大部分女仆应该是得过且过才是!

    “想要做这个工作的,将名字留下来,我拿给小姐选。”虞凝梦定下程序。

    一群女仆于是过来登记。

    “等等,慈慈你做什么,你去照顾小姐画室谁来看着?”虞凝梦拦住了董慈。

    “嘁。”董慈放弃。

    虞凝梦更加肯定了其中的不对劲,在登记完之后,她将董慈叫出。

    “你们都是什么情况?这个活怎么争着来?我甚至都做好准备自己来了。”虞凝梦的心中满是疑惑。

    “因为干了这个就可以借故接近小姐了啊。”董慈说。

    “???”

    虽然我家瑶瑶的确很可爱,但也没有到你们想法设法接近的地步吧?

    还是说,这个别墅里的女仆,都是不正常的?

    联想安思瑶养了个女人在外面的事情,虞凝梦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她有点儿害怕。

    这个别墅,现在居然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了吗?

    “你该不会是想歪了吧?”董慈解释起来,“只是小姐讨人喜欢而已。”

    虞凝梦放心下来:“小姐的人气这么高?”

    “等你和小姐待一段日子就明白了。”董慈说。

    “小姐是我看着长大的,我还能不知道?”

    告别了董慈,虞凝梦来到了安思瑶的房间,让安思瑶决定是哪个女仆来负责她。

    此时掌控安思瑶身体的是夏煜,夏煜随手选了一个顺眼的女仆。

    “还有前女仆的事情和你说一下,她在采购上动了很多手脚,已经被送到法院了。”虞凝梦说。

    那个女仆长居然还在采购上动了手脚?夏煜惊讶着,他还没有注意到这种事。

    不过,这也不是稀罕的事情,两家质量差不多的供应商,和给回扣的哪一家合作是常规操作。

    别墅里的用的东西都是高档货,所以虽然数量不多,数额也不小,足够资格弄点回扣了。

    还是小看了富人的快乐,完全没有意识到里面还能滋生贪污。

    “就是这样,我还有事,就不陪你啦。”挥了挥手,虞凝梦走出了卧室,她还有工作要做。

    夏煜乐得自在。

    他看向窗外。

    楼下的院子里,安飞熊正在玩着玩具步枪。

    女仆给他放好玩偶,然后他一枪枪摧毁。

    董慈被重新调回了画室,这个女仆,是罗雅丽从自己家里叫来的。

    这是个身体壮硕的女仆,既能当女仆用,又能当保镖用。

    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夏煜走下楼。

    他和冯家两姐妹说好,今天过去她们家里找她们。

    下了楼,走过前庭的时候,他不可避免的被安飞熊发觉。

    安飞熊从地上站起身,拿着自己的玩具步枪来到了夏煜的面前:“不许动!”

    停下脚步,夏煜思考自己应该如何反应。

    是给安飞熊一个面子,还是表演一下空手夺枪,肉身躲子弹的本事。

    “少爷!不能用枪指着人!”女仆去拉安飞熊的手,但被安飞熊躲开。

    “你再动我就开枪了!”安飞熊又威胁起女仆。

    女仆只能停下了动作。

    将目光重新放在夏煜的身上,回想上次的仇恨,安飞熊学着警匪剧一样,露出冷笑。

    他看了看手里的枪,又看了看旁边作为保镖的女仆,感觉自己稳了。

    “你还记得三天前大树下被你打倒的安飞熊吗?”安飞熊问。

    这是从警匪剧跳到了言情剧?

    没有心思和安飞熊扯,夏煜继续向着门口走去。

    “这是你逼我的!”又念出一句台词,安飞熊扣下了扳机。

    子弹落在远处的草地上,夏煜在他开枪之前,就躲闪了开来。

    “你的身手,没有退步嘛。”重新上膛,安飞熊调整了枪口,再次射击。

    又被夏煜躲开后,他的面色凝重起来:“是我小看你了。”

    他不断说出的的台词,让夏煜感觉自己好像是在陪他过家家一般。快步走上前,夏煜抢过了玩具枪,抓住了安飞熊。

    “可恶,你居然掌握了这一招!”安飞熊挣扎着,“大黑,救我!”

    大黑叫的是他的女仆,女仆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什么也没有见到的样子。

    小姐和少爷的矛盾,她作为女仆怎么好插手。

    确定了旁边的女仆没有帮安飞熊的意思,夏煜一手将安飞熊按在了地上,一手抓住玩具步枪的枪膛,挥舞着步枪敲在他的屁股上。

    啪——

    “根据《月外地公约》,我要求得到善待!”

    啪——

    “没有想到,你居然如此卑鄙!”

    啪——

    “我知道错了。”

    又打了两下,在安飞熊快要哭出来的时候,夏煜放开了他。

    安飞熊立即爬起身,躲在了女仆的身后。

    “去给我教训她,大黑!”他命令着女仆,但女仆正在研究天空的云朵。

    又举起枪吓了一下安飞熊,夏煜将玩具步枪砸碎,走出了别墅。

    看着断成两截的爱枪,安飞熊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他将枪埋在了前庭的角落,然后去找罗雅丽,让她给自己弄一把新的枪。

    问了他事情的经过,罗雅丽一拍桌子:“什么,安思瑶那个丫头打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