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北颂 > 第0132章 苏醒
    他一个仆人,被一个二世祖踹了,哪有资格委屈?

    寇季眼看着寇忠弓着腰离开了卧房所在的院子,微微叹了一口气。

    王远确实有些过分了。

    寇忠可是陪伴了寇准多年的老仆,两个人的感情不敢说亲如兄弟,但早就脱离了主仆的范畴。

    平日里寇忠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寇准骂都不骂一句,只是随口叮嘱一句,下次小心。

    如今居然被王远踹了。

    他心里怎么可能舒服?

    王远第一次踹寇忠的时候,还能理解一下。

    也许是因为着急见寇准,所以没忍住自己的情绪,才踹了寇忠。

    可王远第二次踹寇忠,这种借口就解释不过去了。

    不论是寇忠自己,还是寇季,都能感受到,在王远心里,寇忠就是一个仆从。

    寇府的仆从,下人。

    寇忠心里有多难受,只有他自己知道。

    寇季能够感受到寇忠心里不痛快,所以才开口安慰了一句。

    寇季重新回到床边的时候,伺候在一侧看戏的御医,第一次认认真真的看向寇季,感慨道:“寇大人占理却不欺人,有君子风范……”

    寇季瞥向他,淡然道:“让你见笑了……”

    御医摆手道:“能理解,能理解,谁家还没有个家长里短的。”

    御医有意跟寇季攀谈,寇季却不太愿意搭理他。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御医一直在说话,寇季只是偶尔开口应付一句。

    寇准一刻不醒,寇季和御医就得守在床前,等着。

    一晃,一夜过去了。

    守在寇府内的官员,没有离去,一直在府上等消息。

    有几次要强闯进来看寇准,被寇季给拦下了。

    翌日。

    清晨。

    天光大亮的时候。

    李迪蛮横的闯进了卧房。

    进了门,就哀声道:“寇兄,您再不醒,朝堂上可就要乱了套了。”

    寇季蹲坐在寇准床前,听到这话,微微挑了挑眉头。

    听李迪话里的意思,在这短短一天一夜里,朝堂上似乎发生了不少事。

    “寇兄,您醒醒!”

    李迪扑到床前,大声呼喊。

    寇季出声劝阻,被他蛮横的推到了一边。

    李迪趴在床边,拽着寇准的衣袖,哀声道:“寇兄,丁谓那厮又跳出来了,短短一天,王曾就被罢了三司使。三司又被丁谓那个小人给抢走了。

    您要是再不醒,朝堂就要被丁谓那个小人把持了。”

    “他敢!”

    寇准醒了。

    眼睛没睁,先霸气的喊出了两个字,显然李迪的话他听到了。

    寇季、李迪双双欢喜的凑到床前。

    “祖父!”

    “寇兄!”

    “……”

    寇准睁开眼,双目有些浑浊,短短的失神了片刻以后,才缓缓回神。

    寇季赶忙招来御医,“快帮我祖父瞧瞧。”

    御医赶忙上前帮寇准搭脉。

    寇准抬手想推开他,却没有推开。

    他发现自己手上虚弱无力。

    他躺在床榻上,喃喃道:“老夫……这是……怎么了?”

    寇季赶忙把寇准晕厥过去以后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

    寇准听完了寇季的话,愣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老夫居然……晕过去了?”

    寇准挣扎着要爬起身,可怎么也爬不起来。

    寇季眼疾手快的上前,要扶起他。

    寇准推开了寇季,想凭借自己的力气站起来,可怎么努力也站不起来。

    最后气的他,用无力的双手,捶打着床榻。

    御医在一旁小声劝解,“寇相,您操劳过度,导致身体虚弱,需要长期卧床静养……”

    寇准攥紧了拳头,又松开了拳头,紧接着又攥紧了拳头。

    如此往复了十几次。

    寇季从他这个动作里,看出了不甘。

    可最后,寇准还是松开了拳头。

    似乎像是妥协了。

    寇准长叹了一口气,幽幽的道:“扶老夫起来……”

    寇季上前,扶起了寇准。

    寇准借着寇季的力量,坐起身,叹息道:“老夫早就猜到自己会倒下,只是没料到会倒下的这么早。”

    李迪张了张嘴,想跟寇准说政务上的事情。

    可他见寇准如今连坐都坐不起来,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然而,他不说,不代表寇准不会问。

    寇准虚弱的瞥向了李迪,低声问道:“老夫晕过去以后,皇后和丁谓有动作了?”

    李迪犹豫了一下,没有开口。

    寇准皱起眉头,“你刚才不是说,他们罢了王曾的三司使吗?”

    李迪犹豫再三,张口道:“是!皇后和丁谓联手,罢了王曾的三司使。”

    寇准沉声道:“什么由头?”

    李迪咬牙道:“江宁府盐课欠收,比去岁少了一倍,据查是三司监管不力,牵连到了王曾头上。”

    寇准微微眯起眼,低声道:“看来皇后和丁谓,早有准备,就等老夫倒下了。”

    李迪愤愤不平的道:“谁说不是呢。从江宁府到汴京城,快马加鞭也得六日。您刚晕倒,江宁府就出事了,短短一天,消息怎么可能传到汴京城?这里面要是没有猫腻,那就奇怪了。”

    寇准脸上闪过一道怒容,沉声道:“老夫只是晕厥,又没死,他们如此胆大妄为,也太不把老夫放在眼里了。

    老夫要进宫,跟他们说道说道。”

    寇季闻言,赶忙开口劝解道:“祖父,您现在需要静养……”

    寇准恼怒道:“老夫再静养几日,他们还不翻了天了?”

    “扶老夫起来,老夫要进宫!”

    寇季拗不过寇准,扶着寇准站起身。

    寇准踉跄的走了几步,突然瞪大了眼睛,脑袋一歪,又晕了过去。

    寇季、李迪吓了一跳,赶忙扶着寇准回到床上躺下。

    御医赶忙上前诊治。

    仔细把过脉以后,对着焦急的寇季、李迪二人道:“两位放心,寇相只是一天一夜,粒米未进,加上身体虚弱,才晕了过去。”

    寇季听到这话,长出了一口气。

    他立马出了卧房,让寇忠去准备一些吃食送过来。

    寇准这一次晕的时间不长,一炷香以后,就幽幽转醒。

    醒了以后,寇季立马喂他吃了点米粥。

    李迪瞧着寇准吃东西都有些费力,就一脸悲苦的道:“寇兄,看来这皇宫,您是没办法进去了。”

    寇准闻言,有些失神,良久之后,长叹了一声。

    “老夫这身体……”

    李迪跟着叹了一口气,问道:“现在该怎么办啊?”

    寇准皱起眉头,一言不发。

    他也想不出好的对策。

    寇季犹豫了一下,试探的道:“要不……写一道乞骸骨的奏折,送进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