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一百二十章 神仙
    徐忠明刚刚表现得犹犹豫豫,不直接一口回绝,不说明密文根本早就不在自己手中,更不让看出他也不知道密文的具体下落,这本身就很能起到迷惑作用。

    这一点迷惑也就足够了。

    “我看刚才那人视人命如粪土,若能达到目的,绝不会怕杀人,我们书院那些小萝卜头们可莫要真出点什么事。”

    徐忠明原地转了几圈,招呼皇城司那些人,“你们的人就没个消息传来?”

    皇城司这些人也着急。

    赵锦呆呆坐在石阶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半晌忽然崩溃,泪流满满。

    “我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你们都是大英雄,你们了不起,我们呢?我们就命如草芥?”

    徐山长神色间也流露出些许愧疚。

    老曲心下也暴躁,很是不耐烦地瞪赵锦一眼:“你们走之前千叮咛万嘱咐,都回家安生待着,今年不设开学时间,不接到书院通知不许回书院,我没有说吗?瞎折腾什么!”

    一句话出口,老曲抹了把脸,也知自己说的过分。

    学生们什么都不知道,是徐山长没有,也不能讲得太明白,怎能怨他们!

    “哎!”

    他收了声,忍了忍,“这等意外谁也不想,抱怨也无用。”

    方硕轻声道:“我来登州,入长平,就是不想将来只做一腐儒,不想当一个百无一用的读书人,为我大顺生,为我大顺死……都是理所当然。”

    他说的极认真。

    王先生瞪大眼:“什么腐儒,读书人得罪你了?”

    方硕吓得低下头,讷讷不语。

    宁心阁内外寂静得落针可闻,杨玉英却还淡定,眉心不动,神色恬淡。

    唯有赵锦,哭泣声由小到大,伤痛欲绝。

    “早知道你们这般狠心,我宁愿和他们同生死,也好过,好过如今……”

    她哭得其他学生都有些不是滋味,纷纷道:“先生,我们这就去看看。”

    徐山长尚未开口,曲先生就怒目而视。

    说话间,外面隐约出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还有人低声说笑,众人转头,就见好些长平书院的学生出现在宁心阁月亮门前。

    人人灰头土脸,不过也算好,至少看起来全胳膊全腿,精神也还不错,而且表情有点亢奋。

    唯有小郡主赵芍药昏迷不醒,被抬着来的,但看起来也只是脱力,没有大碍。

    为首的夏明宇不知怎么涂了一张大黑脸,向来不离手的折扇比烧火棍还难看,气喘吁吁。

    进门看到徐山长,他们齐齐愣住。

    半晌,夏明宇才茫然道:“难到我……刚才在做梦?我们已经被炸死了?”

    要不然怎能再见山长?

    徐忠明:“……”

    一众先生们都松了口气。

    徐梦猛地扑过去抱住夏明宇一通爆锤:“醒了没有?啊,醒了没有!”

    好些学生簇拥在一起哈哈大笑。

    半晌,夏明宇才回过神,郑重道:“当时不知怎么回事,明明绑架我们的黑衣人都倒下了,火药居然还是被点燃,即将爆炸,皇城司的人都没来得及阻止,我们只当已是必死无疑了。”

    “幸亏雪山派的一位高人路过,救了我们一次。”

    夏明宇一边说,一边四处张望,“高人送我们回来的。”

    一众学生连忙起身寻找,就见宁心阁外不远处,一块青石之上坐着一人。

    湛蓝的道袍,灯光下身影单薄,皮肤略显透明,却是生得十足俊美。

    只是一双手被雪白的绷带包裹,到似有伤在身。

    这人一抬头,站起身忽然一笑,缓缓穿过人群,走到杨玉英面前,拱手抱拳行礼:“杨师妹,幸不辱命。”

    欧阳雪忽然向前走了一步,把杨玉英和那人隔得远些。

    杨玉英:“……”

    这真不是她在控制。

    虽然确实是她在使用角色,但一个角色一个特性,使用角色时稍稍提高同调率,也便算是对方的意识在主导一切了。

    如果不是自己换成别人,用这些角色多了,说不得哪一天就要精分。

    这人也不介意,眉目舒展,轻笑道:“雪山派日前已加入时盟,大家都算是同门。”

    “杨师妹,日前我随师兄去时盟拜访,贵门前辈们对你都颇担心,特意叮嘱,请师妹勿忘天冷加衣,勿忘按时用膳,既离了家门,孤身一人,生病切不可讳疾忌医。”

    这人徐徐道来,神色和缓温柔。

    杨玉英没什么反应,只觉得此人戏多!

    回过神到是因为脑子里忽然出现的有关叶梦然赴时盟的种种记忆而略感惊奇。

    那些时盟长辈,竟真敢用时盟大佬的人像!

    其中一个她在星网上可是见过的。

    她有那么一瞬间都觉得,自己若在星际,可能会因为种种不可描述的原因而被告上法庭了。

    “师妹,在下雪山派叶梦然,得令兄相助,大恩至今难报,此次下山历练,希望能随扈师妹左右,听从调遣。”

    学生们都愣了下。

    徐梦默默想,得师兄相助,要随扈师妹?这位高人真有性格。

    一干九死一生,刚被救下的学生瞠目结舌,心下都惊得差点站不住脚。

    夏明宇轻声道:“你们知道叶公子是怎么救的我们?”

    他顿了顿,“他自己站在爆炸的火药前,将我们护在身后……以一人之力抵挡了火药爆炸……一人之力!”

    夏明宇面上的表情,简直像是见到了神仙。

    回过头又看了看叶梦然,表情又如见了鬼。

    什么神仙会如此和气又亲切地跟自家一同学说,想随扈在她的身边?

    “见鬼,真是见鬼。”

    赵锦半晌才回过神,看着平安返回的一干同学,热泪盈眶:“总算……平安。”

    这些学生们看她的目光到很平淡,反正不怎么热情。

    赵锦也不介意,只是喃喃自语:“万幸,万幸!”

    此时月光穿过浓云,风有些冷。

    杨玉英笑道:“大家都洗漱休息去?”

    林官哼了声:“年夜宴啊,我的年夜宴,期待好几天了好不好。”

    夏明宇等人也笑:“我们去洗一洗,年夜宴照办。”

    也就片刻工夫,彩灯挂满了树和墙。

    一开始准备年夜宴,虽然郑重,可因着徐山长‘死了’,到底还是简陋,也不够喜庆。

    如今庆祝徐山长又活了,可不是要加倍热闹起来?

    很短的时间,桌上摆满了美酒佳肴,学生们个个多才多艺,此时也是载歌载舞。

    轰一声,烟花爆开,一时间火树银花,美不胜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