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榴绽朱门 > 第九章 寿宴二(你的生活和我的生活)
    李丹若和姚黄转过烟云楼,李丹若慢下步子,抬头望着园子空地上搭起的宽大戏台,皱了皱眉头低声道:“这么搭戏台好是好,三面都能看到,可这样的天,台上三面进风,得多冷。”

    “姑娘真是,跟姑娘常说的那样,替古人担忧,她们就是吃这碗饭的,还怕这个?咱们这算极好的了,老夫人慈悲,再说又是这样大喜的事,赏钱都是翻了倍的,外头都抢着接呢,再说,后面有炭盆,有热汤热饭招待着,要是在外头,哪有这么好?”

    “嗯,”李丹若’嗯’了一声,停住又看了片刻,笑道:“咱们过去看看,今天请的什么?”

    “都是些热闹喜庆的,踢瓶弄碗,药发傀儡,杖头傀儡,杂班,还有舞乐,这舞乐说是桑家瓦子最红的一班,外头还请了小唱。”姚黄边跟着李丹若往戏台后面过去,一一答道。

    戏台后是一排三间硬山房,原是下人们歇息等班的地方,这会儿收拾分隔出来,给众艺人用。

    李丹若和姚黄绕到西侧边,离了十几步,就听到屋角一个极清脆利落的女声:“……你也别光劝我,她再是名角,今儿也用不着。别说咱们这是给一群女眷奉承,就是在前头,这样的人家,又是给老夫人贺寿,能要她个引客出去露皮子露肉?又不是在瓦子里。

    她不就怕少了她那份赏钱果子,哼!她纵不来,你能少了她的?还是我不肯分她这一份?既来了,总得帮一把吧。让她搭把手就不行了?好,就算不搭手也算了,咱们这一间,统共就那么两个炭盆,她独占了一个,这边换衣服准备行头冻的浑身哆嗦,你这么护着她,护得她好歹不知,这真是为她好?”

    李丹若高挑着眉梢,站住,歪头听了好一会儿壁角,一边听一边笑一边叹,一边悄悄往声音处绕过去。

    西边屋角,一个身材高挑玲珑、面容极美、气势十足的红衣女子,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面前的中年妇人,正说得生气。

    那妇人陪着满脸笑容,拉着红衣女子长长的衣袖,又拍又劝,看样子正和着稀泥。

    李丹若目光只凝在红衣女子身上,忍不住低低一声惊叹。

    这女子美丽的耀眼而喜庆,她一个人站在那里,却仿佛是盛夏里满园繁花盛开,那份繁盛之极的美丽,让人心里不由自主的生出浓浓的喜悦与温暖来。

    “好漂亮的小姐。”姚黄低低的惊叹道。

    李丹若连连点着头感叹道:“说话也好听,你听听,象不象大珠小珠落玉盘?”

    “可不是!人家说的珠玉之声……”

    “谁?”红衣女子突然转身,指着李丹若和姚黄藏身处厉声呵问道,话音未落,已经提着裙子,轻盈敏捷的几步奔过来。

    李丹若推着姚黄,从花架后闪出来笑道:“是我,这府里的姑娘。”

    “这是我们四娘子,你别吓着她。”姚黄忙紧一步站在李丹若侧前,满眼警惕里却带着笑。冲红衣女子解释道。

    红衣女子松了口气,拍了拍裙子,上下打量着李丹若,不客气的说道:“既是府里的小娘子,跑这里来做什么?这里可不是你们这些小娘子该来的地方。赶紧回去。”

    李丹若让她说的眨了眨眼睛,一时真有些无言以对。

    红衣女子根本没打算多理会两人,转身就要回去,李丹若突然跟了半步问道:“姐姐叫什么名字?”

    红衣女子顿住,转回身,双手叉腰,似笑非笑的再次上下打量了一遍李丹若,“你这小妮子,问我名字做什么?”

    “姐姐说话好听,人长的更好看,我从来没见象姐姐这么好看的女子,姐姐叫什么名字?”

    红衣女子比李丹若足足高出大半个头,李丹若微微仰头看着红衣女子,带着两三分讨好七八分仰慕追问道。

    红衣女子两根细长的眉毛抬得高高的,半晌才落下来,看着李丹若笑不可支:“这小妮子,真是有意思。光听这话,还以为是个哥儿呢,我姓刘,刘秀,怎么,你准备纳了我?”

    “秀丽的秀么?唉!”李丹若可惜非常的长叹了口气,“可惜我不是男子,我要是男子,就娶姐姐回去,把姐姐捧在手心里,一辈子对姐姐好。”

    刘秀脸上表情呆了一瞬,渐渐透出丝丝温暖的笑意,往前两步,爱怜的捏了捏李丹若的脸颊,“你这小妮子嘴巴真甜。赶紧回去吧,以后别到这种地方来,也别跟我们这样的人搭话,听到没有?你跟我们,天悬地隔呢,赶紧回去吧,要看,就在戏台前头看,赶紧回去。”

    刘秀拍了拍李丹若的肩膀,又轻轻推了她一把。

    李丹若顺势往后退了半步笑道:“谢谢姐姐教导,以后有机会,我让他们再请你来。”

    刘秀笑着往外挥了挥手,转身回去了。

    李丹若惊叹的连呼了几口气,和姚黄转出去,眼看着这么一耽搁,也不能再歇了,干脆带着姚黄径直进了不远处的燕归阁。

    今天的燕归阁专门用来招待各家小娘子,里面地龙烧得热热的,窗户或全开或半开,小娘子们各找要好的小姐妹,三五成群,或挤在炕上嘀嘀咕咕说私房话,或你推我搡说笑热闹,或挤在窗前指指点点赏景,或是喝着茶,吃着瓜子点心,凝神看着侧前方戏台上演的正热闹的傀儡戏。

    李丹若姐妹三人则配合默契的留心照顾着各处,指挥着来来往往送菜品、茶水和点心的丫头婆子们,她们三人这会儿是整个李家,务必要使今天阁内的每一位小娘子宾至如归。

    李丹若忙碌中却时时留意着戏台。

    傀儡戏后,清越欢快的鼓点响起,一团红云踩着鼓点,欢快的如火焰般舞上戏台。

    正挤在大炕一角,嘀嘀咕咕说着私房话的刑部郎中卢万庆嫡三女卢杏林听到鼓点,一下子跳起来,忙推了推还在说话的戴七娘子,一边紧忙往窗口挪,一边笑道:“先别说了,快过来看!快!别错过了,出场最好看,这就是望京班的红云。整个京城,就数她的胡旋儿跳的最好,唉呀,好看的不得了!上回我都看入迷了。说她能用脚尖连着转几百下呢,唉呀!真是好看!阿若!你别忙了,快过来看!快!”

    卢杏林叫完戴七娘子等人,突然想起李丹若,又忙四下转头叫着李丹若。

    李丹若忙掂着脚挤过来笑道:“来了来了!二姐姐、三姐姐,快,先过来看这个。”

    满阁的小娘子们都挤到了窗户前,又说又笑又叫又拍手的看戏台上的红云,也就是那个刘秀跳舞。

    “嗯,是真好看,这么冷的天,就一层纱衣,难为她还能跳的这么好。”戴七娘子一边欣赏一边怜惜道。

    卢杏林一边用力拍着巴掌拼命叫好,一边头也不回的应道:“你见过穿着棉衣斗篷跳胡旋的?”

    李丹若想笑,看着戏台上那团旋如红火的纱衣妙人,又有些笑不出来,只拼命拍手叫好。

    红云一曲舞终,急速旋转着转进台后,刚才的中年妇人急忙用棉斗篷将她裹住抱在怀里,顺手又从旁边拎起暖炉塞到她怀里。

    红云微微喘着气,接过手炉紧紧抱在怀里,另一只手微微颤抖着紧攥住斗篷,冲中年妇人点点头,从她怀里挣出来,飞快的往后面屋子跑回去。

    红云冲帘而进,一股浓烈的热气扑面而来,直冲的红云几乎透不住气。

    坐在长凳上的小福、小柔见红云冲进来,急忙跳起来接过去:“秀姐赶紧坐这里歇歇,这里最暖和。”

    “啊!好,好暖和。”红云嘴唇哆嗦着强笑道。

    小福忙拉着她坐下,帮她紧裹了裹斗篷,蹲下来抱起她一只脚,放在怀里用力揉起来,一边揉一边笑道:“秀姐觉没觉得这屋里暖和多了?刚才这府里的嬷嬷们又抬了五六个炭盆送进来,你看看,这么多,这屋里暖和的快穿不住衣服了。”

    红云这才注意到屋里多了许多炭盆,小柔倒了杯滚水,小心的端过来笑道:“滚热的,秀姐慢慢抿几口暖暖心。”

    红云用帕子垫着手接过,凑到嘴边轻轻吹着。

    “杨班主在不在?”外面婆子话语很是客气。

    红云忙示意小柔:“快出去看看,告诉一声,杨姐看台子呢,问问什么事。”

    小柔忙打起帘子出去,眨眼功夫又掀起帘子,隔着门扬声说道:“秀姐,是嬷嬷们给咱们送姜汤点心的。”

    话音未落,两个健壮婆子已经抬着只大木桶进了屋,四下看了看,将大桶靠墙放好,出去再抬了只木桶进来,进出几趟,提了七八个极大的提盒进来,也都贴墙放好,这才看着红云笑道:“那桶是姜汤,上头吩咐现熬出来的,那桶是羊肉血粉羹,这提盒里都是刚出笼的热点心,上头吩咐了,天儿冷,大家伙儿喝碗热汤,好歹能驱驱寒气。”

    “多谢府上老夫人、夫人,太太,奶奶和小娘子们,谢谢几位嬷嬷,这么体谅我们这些底层人。”红云早就站了起来,笑着曲膝一一道谢。

    两个婆子客气的笑辞了红云,出门推车回去了。

    红云一直送出门,看着婆子走了,才转身掀帘子进来。

    屋里,小福已经掀开了一只提盒,众人都挤过去探头看里面的点心,欢快的惊叫议论不停。

    红云笑骂道:“都是没出息的!看把你们馋的,先别吃那个,吃撑了一会儿可跳不动。一人盛碗姜汤先喝了,那东西虽不好喝,可防病,小福给我盛碗。”

    “哎。”小福脆声答应,从提盒里取了碗,盛了递给红云。

    红云慢慢抿着姜汤,出神的想着刚才闯过来的那个小妮子,脸上慢慢渗出淡淡却温暖的笑容,那小妮子生的一脸福相,心地也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