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榴绽朱门 > 第十四章 正与庶(立场决定看法)
    一入冬,日子就滑的飞快,转眼就是李雨菊出嫁的日子。

    发嫁妆前一天,大太太刘夫人看着众婆子,将李雨菊的嫁妆整整齐齐在二门内晓翠堂前摆好,满意的舒了口气,这一大片看上去真是体面非常,这一场喜事,她要的,就是’体面’两个字。

    大姑娘李水华一早就回到了娘家,帮母亲刘夫人张罗二姑娘李雨菊出嫁的事。

    这是京城的风俗,家里有姑娘出嫁,那些已经出嫁的姐姐们,只要能来的,都会回来住上两三天送嫁,若是兄弟成亲倒不必了,就是婚礼当天来的早些、走的晚些而已。

    李水华站在母亲刘夫人身边,神情有些怔忡的看着面前铺阵的琳琅满目、煞是好看的一抬抬嫁妆。

    管事婆子上前和大太太刘夫人细细禀报了,带着几个婆子又捧着嫁妆单子,将刚摆好的嫁妆再细细对了一遍,刘夫人见一切无误,满意的点了点头,吩咐将三份嫁妆单子先压在头一抬嫁妆里,明天一早发嫁妆前,还要再点一遍的。

    大太太刘夫人看着婆子压好嫁妆单子,缓步上了晓翠堂台阶,居高临下的来回又扫了几遍,露出满意非常的笑容,吩咐婆子好生守着,招手叫过女儿李水华,母女两人一起缓步往正院宁老夫人处过去。

    “二妹妹这份嫁妆齐整的很,真是没半分说处。”李水华挽着母亲,温婉的笑道。

    大姑娘李水华长相性格都与其母刘夫人相似,只是精明厉害上,比刘夫人可差了不少,性子也比刘夫人温和柔顺。

    刘夫人嘴角往下牵了牵,笑道:“要的就是个齐整体面,只要把她光光鲜鲜的嫁出去,我这嫡母就算尽到本份了。”

    “嗯,母亲肯定又搭银子进去了。”李水华低声道。

    刘夫人轻轻拍了拍女儿的手,象是教导,又象是闲话道:“看着光鲜,其实不值几个银子,跟你那时候可不一样,花这点银子买个体面光鲜,这是极划算的事。

    再说了,二姐儿嫁的,毕竟是咱们京府推官,这往后的余地得留足,不过几两银子的事,咱们不缺银子。”

    “嗯,虽说是银子不缺,那也要母亲大度贤惠才行呢,母亲比太婆气度好。”李水华声音不自觉的往低落下。

    刘夫人转过头,狐疑的打量了她几眼,郑重道:“这话你就说错了,若论大度,你太婆的度量那是少有,我就说你,看事想事不仔细,这可不是你母亲比你太婆大度,你怎么不细想想,二姐儿不过一个姑娘家,那一个,”

    大太太刘夫人往后园深处抬了抬下巴,“那可是爷们。这差着天地呢。

    姑娘家,在后院养着,就在你手心里,你让她本份,她也只好本份着,回头大了,说个婆家打发嫁了,这事,到此,就算是一了百了了。

    那爷们能这样?成亲前刺心,成了亲,哪,看到了吧,那就是正正经经的二房,这府里一房子孙,有妻有妾,有子有女。

    这就跟扎到肉里的刺一样,姑娘家到时候伸手就拔了,那庶子,却要在你肉里生根发芽,开枝散叶。这怎么能一样?”

    李水华听的机灵灵打了个寒颤,看着刘夫人强笑道:“母亲说的,怪吓人的,真是这样?母亲说的这个……一想,真是骨肉里生根吸髓一般,母亲,水姨娘有身子了。”李水华凌乱的几句话语后,突然极轻的冒了一句。

    这声音轻的几不可闻,刘夫人却如同头顶被炸了惊雷,顿时厉声尖叫起来,“什么?几个月了?你是死人哪?怎么能让她怀上了?”

    “不到两个月,母亲别急,刚知道,是我疏忽了,我……”

    李水华被刘夫人的反应惊的语无伦次,说了几句,倒镇静下来,脸色微微有发白,话语却条理流利。

    “母亲别急,她月信过了半个月,不是我没当心,她月信一向不准,常长个十天八天的,我看都长了半个月了,昨晚上天黑后,悄悄叫了个大夫进来给她诊了。”

    刘夫人深吸了口气,又长长的呼了口气问道:“裘家什么意思?”

    “今儿一大早我就过来了,还没来得及说,我只跟二郎说过了,问过他,他说,听我的意思。”李水华忙答道。

    刘夫人又轻轻呼了口气,左右转头看了看,拉着女儿,径直进了旁边的暖阁,站在阁子里四下看了一遍,拉着女儿低声问道:“二郎这是真心话?”

    “嗯,二郎对她很一般,我跟二郎说这事的时候,他先是懊恼,又怪我必是药上没当心,再才说随我的意思,母亲也知道,二郎不是那种心思深沉的。”李水华低低的解释道。

    刘夫人长长舒了口气,手指飞快的敲着手腕上宽宽的翡翠镯子,片刻,手指停住,刘夫人转头看着李水华,低声道:“这事,宜急不宜缓,你今天早上就该先灌她碗药再过来。”

    李水华懊恼的看着母亲。

    刘夫人轻轻拍了拍她,“你虽说性子柔顺,可心里有数,我也没大担心过你,这一趟事,你错就错在不该想着贤惠这一条上。

    我跟你说,这该贤惠的时候贤惠,该妒的时候就得妒!

    你都生了两个儿子了,这妾生子一样上,根本不用贤惠。

    往后你记着,他要纳要收,都随他,只一样,一个孽种也不能有!

    你这房里的孩子,都得是你肚子里出来的,记住没有?”

    李水华被母亲训的满脸通红,连连点着头。

    刘夫人深吸深吐了口气,声音冷厉阴狠,“这事现在就得了了它。不用你回去,我这就让人熬药,陈嬷嬷跟你过来没有?”

    “没过来。”李水华忙答道。

    刘夫人’嗯’了一声,接着道:“绣桔和杏红跟你来的?嗯,那就让桔绣跑一趟,让她把药现在就送过去,陈嬷嬷既在,就让陈嬷嬷看着灌下去,让桔绣也看着,见了红再回来。

    还有,二郎那头,这几天你好好安抚安抚。”最后一句,刘夫人看着女儿温和道。

    李水华点了点头,“嗯,那就让杏红走这一趟,二郎夸过杏红好几回了,这丫头眉眼也不安份,平白无故的,我就没吐口,等我这趟回去,就让他收了杏红。”

    刘夫人满意的看着女儿,笑道:“你想的周到,既打算让二郎收了杏红,这碗药让杏红灌下去,就最合适不过。我就说,这事上头,是你让那’贤惠’两个字迷了眼,好了,母亲这就让金嬷嬷熬药去。”

    刘夫人说着,扬声叫了金嬷嬷进来,低低细细的吩咐了,金嬷嬷答应了,赶紧忙去了。

    大太太刘夫人也不着急去正院,吩咐大丫头金珠等人取了厚垫子过来,和李水华在暖阁里坐了,慢慢说着闲话。

    等金嬷嬷熬了药过来,李水华叫了杏红进来,面容安然的吩咐了,又叫了两个心腹婆子跟着。

    看着李水华打发走了杏红,刘夫人才姗姗站起,和女儿说笑着往正院去见宁老夫人了。

    ……………………

    李丹若带着脂红、豆绿,从正院出来,迎面正遇上大太太刘夫人和大姑娘李水华,李丹若忙上前曲膝见礼,李水华爱怜的伸手理了理李丹若的斗篷带子,笑道:“这么冷的天,又要往哪儿玩去?看冻着。”

    “大伯娘好,大姐姐好,我去看二姐姐的嫁妆,太婆说了,要学治家处事,只看着大伯娘就行了。还说,这打点嫁妆上头最讲究不过,让我去学一学。”

    大太太刘夫人听的笑起来,虚点着李丹若道:“那可得用心看,光看热闹可不行,一件件看仔细了,回头看好了,过来跟我细细说说,我听你一说,就知道你是真看了,还是就打了个花呼哨儿。”

    李丹若笑应了,侧身让过刘夫人和李水华,带着脂红、豆绿,往晓翠堂去了。

    脂红在前,远望着晓翠堂笑道:“咱们从晓翠堂穿过来,能省不少路呢。”

    李丹若点头应了,一只手抱着手炉,一只手稍稍提着裙子,轻盈的踏上台阶,穿过空旷的晓翠堂。

    绕过紫檀木屏风,前面脂红一脚踏出门,紧忙又被烫着一般缩回来,急退几步到李丹若身边,指着外面,低声道:“三娘子和寒碧、寒香在外头看嫁妆呢。”

    李丹若歪着头想了想,摆了摆手,示意两人噤声,将手炉递给豆绿拿着,提着裙子,轻手蹑脚的走到门口,往外看了两眼,忙又缩回来,冲脂红、豆绿指了指后面。

    三人又从晓翠堂另一边出来。

    李丹若笑道:“咱们到那边看看那几枝梅花去,看好梅花再来看嫁妆。”

    脂红和豆绿应了,三人绕着圈子,往旁边梅林去了。

    晓翠堂前,三姑娘李金蕊穿着件亮丽的翠色小毛斗篷,抱着手炉,从嫁妆中间,脚步极慢的走着,转着头,细细的一样样看着一抬抬嫁妆,不时停下来,伸手摸一摸,捻一捻,或打开匣子,用手指拨着细细看。

    一边看,一边和寒碧低低的晒笑道:“我就知道,都在面子上呢,你看看,光顾着好看,哪有一点真心?听说当年大姐姐出嫁,嫁妆重的抬不起,衣箱子里满的手都插不进去,那珠玉匣子不能打开,一打开,就合不上了,看看这个,全是空的。”

    李金蕊轻轻弹了弹刚刚合上的珠玉匣子。

    “到底不是亲生的,也算不错了,公中一半,大太太自己至少贴了一半出来。”寒碧委婉道。

    李金蕊往下扯着嘴角,冷笑道:“什么叫她帖了一半?那是大房的东西,大房的东西,二姐姐就没份了?再是妾生的,她是这府里正正经经的二娘子,大房就得算上她一份。欺负人罢了。”

    寒碧看着李金蕊,沉默半晌,低低道:“姑娘这两个月,脾气一天比一天大,昨儿连太太都顶了。”

    李金蕊扭过头一声不吭。

    寒碧看着她,犹豫了片刻,低声劝道:“太太那话也没说错,姑娘往后嫁了人,也照姑娘说的那般待那些妾侍通房和庶子庶女?”

    “我至少比她们强。”李金蕊强硬的答道。

    寒碧看了她片刻,低下头没再说话。

    李金蕊深吸了口寒气,心里莫名涌起股烦躁,突然没有了看嫁妆的心情,烦躁的用力拉了拉斗篷,穿出嫁妆群,直奔自己院子,急步回去了。

    李丹若看了一圈梅花回来,李金蕊早就走了。

    李丹若先站到晓翠堂台阶上看了看,下来先从头抬嫁妆上取了嫁妆单子,慢慢翻了一遍,才从头一抬嫁妆看起,照着顺序一抬抬往后看过去。

    脂红看的快,一路惊叹着看完一遍,见李丹若才走到一半,又拣喜欢的跳着再看回来,看着李丹若,刚想评价几句,眼见她若有所思看的专心,不敢打扰,转到豆绿身边,低低笑道:“你看看这嫁妆,真让人挑不出半分不好。安姨娘真是福气,大太太这样待二娘子,二娘子又嫁的这样好。”

    “好什么呀,一个老头子。”豆绿撇了撇嘴,低声道。

    脂红白了她一眼,“老头子怎么啦?再老头子,那也是正经的京府推官。再说,也不算老,才四十多岁,还不到五十呢。”

    “那还不老?都大一轮还多了,他儿子都比二娘子大。真是的,一嫁过去,就有个比自己还大、二十多岁成了年又成了家的男人管自己叫母亲,想想都难受。”

    “那有什么难受的,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就是了,这样的人家,没有公婆,二娘子嫁过去就掌家,过一年两年再生个儿子,有什么不好?她毕竟是庶出,还能怎么好?

    唉哟,还有一条大好处呢,二娘子可是一嫁过去就有诰封的。这一条,连大姑奶奶也比不了呢。”脂红掰着手指头算着好处。

    豆绿一边笑一边’呸’了她一口,“看你说的这样好,回头求一求姑娘,也给你找个当官的老头子。”

    “好啊,你敢取笑我,看我不好好收拾你。”脂红哈了哈手指,又笑又叫着扑过去,豆绿’唉哟’一声,提着裙子逃的飞快。

    李丹若抬头看了眼在嫁妆堆里笑闹成一团的两个丫头,微笑着摇了摇头,继续一抬抬细细看嫁妆。

    看好嫁妆,又招手叫过看嫁妆的婆子问了几句,这才扬声叫过已经打闹着跑远了的脂红和豆绿,往正院回去。

    “姑娘看出什么门道没有?”脂红和豆绿一通玩闹,脸上还泛着红晕。“反正我看着件件都好,这里头还能有什么学问不成?”

    “这里头的学问可大着呢。”李丹若笑道:“不过你既然看着件件都好,就是跟你说你也听不懂,那我还是别费口舌了。”

    豆绿在后面听的笑弯了腰,“唉哟,这话我可听明白了,姑娘这意思就是说啊,跟你说,那就是对牛弹琴,不过你这头牛生得俊俏就是了。”

    “死妮子,反了你了。我今天非把你这嘴拧肿了不可。”脂红一边笑一边跳脚,一手提着裙子,一手点着豆绿追过去。

    两个人围着李丹若,一路追着笑着闹个不停。

    李丹若捧着手炉,一边不紧不慢的往前走,一边笑盈盈看热闹看的开心。

    直到近了正院,脂红和豆绿才忙停了笑闹,相互看着整理好衣饰头发,规规矩矩的跟在李丹若后面,进了正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