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榴绽朱门 > 第十五章 出嫁(男人四十一枝花)
    隔天一早发了嫁妆,府里就开始搭喜棚,从府门外直搭进府内,不过到午饭功夫,内内外外俱已妥当。

    午后,李丹若陪母亲杨氏往正院请安时,兜了个圈子,四下看了一遍,才转往正院。

    四太太杨氏看着女儿笑道:“当年你太婆挑头一个媳妇时,你阿翁刚升了枢密副使,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你大伯娘父亲不过一个少府监监事,你太婆看中了你大伯娘,就定下了。”

    四太太杨氏轻轻笑着叹着气,“我那时候还小,不过也记的清楚,满京城都议论这门亲事。后来,到你大伯娘出嫁,那嫁妆头尾相连,长的足足能绕京城一整圈,母亲也去看热闹了,从头看到尾,那份气势……”

    杨氏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形容。

    “母亲不会说,你要是看到就知道了,真是没法说,过后,京城就有人议论,说你太婆原来是贪了人家的嫁妆。”

    四太太杨氏一边笑一边摇头,“哪是这样,净瞎说。你看看,你大伯娘这份精明能干,有几个人能及的了?反正母亲是比不了,你也不行,太懒,吃不得那苦。”

    “我不吃苦,是怕母亲看我劳累心疼。”李丹若认真道。

    杨氏笑的止不住,“原来还是你的孝心了?”

    “那是自然。”李丹若挽着母亲的胳膊,边摇边笑道。

    母女两个说笑着进了正院。

    第二天,天还没亮,狄家就送来了催妆冠帔花粉。

    二姑娘李雨菊的秋明居灯火通明。

    李丹若和三姑娘李金蕊坐在正屋外间一处不碍事的角落里喝着茶,李丹若语笑颜颜,时不时和李金蕊搭几句话,三姑娘李金蕊抿着茶,专心的看着满屋忙碌的丫头婆子,一句也不搭理李丹若。

    过了好大一会儿,李雨菊沐浴出来。

    三姑娘李金蕊急忙站起来,几步过去。

    李丹若也放下杯子,凑过去看热闹。看着婆子给李雨菊开脸、上妆,一层一层的穿衣服。

    李丹若见穿了两三层,旁边一叠叠还有不少,挪了挪,靠近大姑娘李水华,低声问道:“大姐姐,这礼服,分不分冬天夏天?这么多,冬天还好,要是夏天,热都要热死了。”

    大姑娘李水华笑起来,“那当然,夏天虽说也是这些,不过都是绡纱细纱,倒还好。到那时候,就是热,也统顾不上了。”

    “四妹妹也想出嫁了?”三姑娘李金蕊冷不丁的冒了一句。

    大姑娘李水华顿时沉了脸,看着李金蕊冷声道:“这是什么话?姐妹间就算玩笑,这话也过于粗鄙了些,咱们这样的人家,时时处处都要留心,不能失了身份体面。”

    三姑娘李金蕊脸上泛起层青色,咬着嘴唇,扭过头一声没吭。

    李丹若看着她,想了想,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算了,让她碰碰钉子也没什么坏处。

    二姑娘李雨菊举着双手,端正站了足有小半个时辰,喜娘和婆子们才一层层给她穿好衣服,扶着她端正的坐到炕上,将黑底上刺绣红艳喜庆到刺目的裙子理好铺开,又开始给她上满头的珠翠。

    大姑娘李水华站在炕前两三步处,仔细看着婆子上珠翠,不时指点一二,甚或上前两步,亲手替她整理头上的珠花,又让人连换了两三对耳坠子,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众喜娘、婆子装扮好李雨菊,退下去忙别的事。

    大姑娘李水华侧身坐到李雨菊对面,低低道:“昨夜里跟你说的,都记下了?”

    二姑娘李雨菊脸上的红意,越过浓粉透出来,羞的几乎抬不起头,勉强点了下头。

    李水华一边笑,一边伸手替她理了理衣服,又低声交待道:“柔顺是好事,不过,凡事不可太过,你一嫁过去,就是当家主妇,该立的威要立起来,记住,满府上下,除了狄推官,就是你了,你是主子,旁的,不管他是谁,都得敬着你,这一条,你要记牢。”

    李雨菊点了点头,抬头看着大姐李水华,眼圈微红,张了张嘴,留恋的叫了声:“大姐姐……”后面却又说不出话了。

    李水华被她引的眼圈微红,忙拍了拍她笑道:“大喜的日子……往后,就靠你自己了,要争气。”

    李雨菊忙连连点头。

    李丹若站在旁边笑道:“二姐姐轻点,珠花要掉下来了。”

    大姑娘李水华笑起来,伸手替李雨菊扶了扶珠花,笑道:“好了,我让人端碗燕窝粥喂你几口,这一天,得一直到晚上,你才能喝口水呢。”

    “我去拿。”李丹若忙笑道。

    端来燕窝粥继递给李水华,看着李水华一边低低交待着,一边喂李雨菊吃粥,只觉得感慨万千。

    女人出嫁,就是第二次投胎,她头一回运气不够好,这第二回,无论如何要有足够的好运气才好啊。

    忙乱间,时辰过的特别快,外头婆子喊着’时辰到了’,等已经催过三五遍,二姑娘李雨菊扶着喜娘下了炕,穿了鞋,踩着崭新的大红地毡,端端正正缓步往外行去。

    李丹若跟在后面出了院子,渐渐落在后面,招手叫过魏紫低声问道:“新郎倌到了?”

    “到了。”魏紫忙点头。

    李丹若左右看了看,拉着魏紫悄悄往旁边闪出去。

    今天,对她来说最要紧的事,就是要好好看看二姐李雨菊这个四十多岁的推官女婿。

    李丹若和魏紫两个人,提着裙子急步快走,抄近路绕进正堂。

    正堂的丫头婆子一身喜庆垂手站着,领头的婆子见李丹若和魏紫进来,忙往已经移到侧面的大屏风后指了指。

    李丹若笑着点头谢了,带着魏紫,轻巧的转进大屏风后藏好。

    新郎倌来迎亲时,喝茶端坐的喜棚虽说搭在二门外,等会儿二姑娘李雨菊辞了父母,新郎倌是要到这正堂里行跪拜大礼求娶的,这里看的才最清楚。

    等了没多大会儿,一个婆子探头进来笑道:“要进来了。”

    李丹若急忙跳过去,贴到屏风缝隙处,眼睛不眨的往外看去。

    台阶下,先是露出一只大红幞头,然后一个中年男人渐行渐上。

    狄推官面容白晰,带着一脸沉着温和的笑容,中等身材,微微有些发福,不觉臃肿,倒显得气度很好,行动举止间透着股稳重清雅味儿,看起来竟是风度翩翩。

    李丹若长长舒了口气,这人,远比她想象中年青好看,好吧,这样的中年人,至少外表上看,不算太委屈,大伯娘做事滴水不漏,果然如此。

    李丹若又轻轻呼了口气。

    魏紫低低笑道:“这下姑娘可安心了,这老头子风仪倒不错。”

    李丹若忙示意她噤声,两人屏气噤声,一直看着狄推官行完了磕拜大礼,大老爷李玉靖答了礼,狄推官再退后几步,转身下了台阶,两人才悄悄从后面退出正堂。

    出了正堂,李丹若长舒了口气,抚着胸口笑道:“还好还好,不算老头子,至少不是糟老头子,男人四十……果然还不算太老,走吧,咱们去正院歇一歇去,二姐姐上了花轿,外头也没什么热闹好看了。”

    两家都是官宦之家,自然是隔天就办了复面拜门礼。

    第三天,大太太刘夫人又遣婆子送了蜜和油蒸饼,接了二姑娘李雨菊回家暖女。

    李丹若虽说没能和二姐李雨菊说上话,可看到她那满眼满脸的羞涩喜悦,知道她嫁得满意,原先那些担忧和伤感在心底渐渐化开散去,眼看着冬至节就在眼前,她要好好打点打点怎么过今年的冬至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