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榴绽朱门 > 第十七章访友上(最挣钱的时候病了)
    冬至一早,李丹若换好那身娇艳无比的长衫,真从大哥李云志那里借来了羊脂玉腰带系上,匆匆咽了几口饭,就带着青衣小帽,做小厮打扮的魏紫等人。

    沈嬷嬷带着四五个跟出门的健壮婆子跟着,四五个长随缀在后头,跟着兴冲冲的李丹若出了门。

    临近傍晚,虽说太阳还挂的很高,离老封丘门不远的北州桥夜市上,各式各样的吃食早已摆了出来。

    李云直买了包旋炒银杏,又买了包生炒栗子,递给侄女儿小秀和侄子小贵。

    小秀和小贵刚吃完一串烤鹿脯,小秀抱着热银杏,仰头看着李云直,笑的开心极了,“小叔别买了,吃饱了,这个留着明天吃。”

    小贵舔了舔嘴唇,“鹿脯真好吃。”

    “还吃不?想吃咱们再去买。”李云直忙笑道。

    小贵连连摇头,“吃饱了,明年再吃。”

    李云直笑起来,“好。要明年也快,再一个月,正月里小叔再带你们出来,还买鹿脯吃。”

    “逛了这大半天了,你赶紧回去吧,别让那府里掂记你。”背着手,细看着路两边各家吃食的大哥李云更看着弟弟笑道,大嫂张氏也跟着催促道:“就是,你赶紧回去吧,高门大户规矩重,回去晚了不好。”

    “没事,今天府里的人都出来玩了。大哥、二哥他们说要玩个通宵,没事,咱们往那边逛逛,吃了晚饭再回去,明天我再带大姐、二姐出来逛逛。”李云直笑道。

    “明天、后天都不能,你大姐、二姐家这三天都待客,出不来,咱们这是分开了,要不然我也出不来,要是一大家子,这会儿正在灶下忙着呢。”大嫂张氏笑道。

    李云更点头表示赞同媳妇的话,“明儿你别出来逛了,要没事,就好好在家温书,明儿我跟你嫂子也没空,铺子里一堆的事,得赶紧收拾好,搁误一天就是一天的钱,小秀、小贵也得去搭把手。”

    李云直点头笑道:“那今儿就多逛逛,晚点回去,让小秀、小贵好好玩玩。”

    正说话间,旁边金家酒肆里,脂红一身青衣小帽,脚步轻捷的奔到李云直面前,曲了一半膝,又赶紧学着小厮拱手道:“三爷,四娘子问您是不是一个人逛,四娘子在里面吃点心呢。”

    李云直怔了下,正要答话,在他侧前面的李云更圆睁着眼睛,一边拼命冲他摆手,一边挤眉弄眼的示意媳妇张氏和小秀、小贵赶紧躲开。

    “四娘子说,三爷要是没什么事,想让您先送她回去,戴七娘子她们吃了点心,还要去北瓦子看摘锦,可四娘子累了,想早点回去,正巧碰到三爷。”脂红声音清脆爽利。

    李云直听说李丹若累了,忙点头笑道:“我没事,这就送四妹妹回去,四妹妹在……”

    “就在里头,刚吃好饭,三爷跟我进来吧,三爷就一个人?平福呢?怎么让三爷一个人逛?他这差使怎么当的,要是让沈嬷嬷知道了,有他好果子吃。”脂红一边走一边话语不断。

    李云直将手背在身后,和李云更等人挥了挥算告别,一边陪笑道:“不怪他,是我把他撵回去的,我想一个人逛逛,四妹妹坐车来的?”

    “嗯,车子就在里面,三爷怎么来的……姑娘,三爷来了。”脂红一眼看到已经站起来的李丹若,忙紧走几步,过去禀报。

    李丹若一身娇嫩的男装,手里还装模作样的捏着把折扇。

    李云直见她看起来精神不错,并没有很疲倦劳累的样子,不由松了口气。

    李丹若见李云直打量她,不好意思的笑道:“扰了三哥了。”

    “四妹妹这是哪里话?哪能用’扰’字,这是三哥的本份,就你一个人?”李云直冲李丹若拱了拱手,客气的笑道。

    李丹若指了指另一处门,笑道:“戴姐姐她们赶着去看摘锦,已经去北瓦子了。三哥怎么来的?骑马,还是坐车?我的车在外面。”

    “我是走过来的,一路逛着就过来了。四妹妹坐车,我走着就行,这路上人多,车马都走不快,碰到堵着的时候,倒是走路还快些。”李云直笑道。

    李丹若笑着正要说话,随行的婆子从侧门进来笑道:“四娘子,车子好了。”

    “嗯,三哥要是不嫌弃,坐车前头好了,咱们兄妹说话也方便。”李丹若一边从魏紫手里接过斗篷带子自己随手系好,一边笑道。

    李云直点头。

    两人出来,李丹若上了车,魏紫随侍车上,脂红等人上了后面一辆车,李云直跳到车前横板上坐下。

    车夫牵着马,车子稳稳的出了酒肆,往角楼大街方向过去。

    走了没多大会儿,李丹若掀起车帘子,从后面拉了拉李云直的衣襟,低声道:“三哥,你陪我去看一个友人好不好?”

    “好,你今天不是累了?要不明天我陪你去?”李云直转头应道。

    李丹若有几分不好意思的笑道:“不是累了,我不想跟她们去北瓦子,我想去桑家瓦子,三哥还记得太婆七十寿那天,一身红衣跳胡旋舞的那个红云吗?”

    李云直仔细想了想,摇头,“那天光顾着待客了,没顾上往戏台上看,是望京班的红云?”

    “对,就是她,你在外头看过她跳舞?”

    “看过两回,她只跳舞,不肯陪酒。他们开文会,想请她陪酒,请了好几回都没请动。”李云直笑道。

    李丹若沉默了片刻才低声道:“红云姐姐是京城最好的舞伎,她跳的胡旋儿是京城一绝,她跳舞就好,不用陪酒。”

    “嗯,你怎么认识她?太婆过寿那天?”

    “就是那天,我和她说过话,她人生的漂亮,爽朗,反应很快,还有点牙尖嘴利,不过,心地平,善良,对了,她身上有股子浓浓侠气,我觉得她象那些话本里说的奇女子。”李丹若细细描述道。

    李云直仔细想了想,笑着摇了摇头:“漂亮是挺漂亮,别的,我就看她跳舞,真看不出来。”

    “嗯,正好这几天出来逛,我就想去看看她,本来我们的打算,是明天去桑家瓦子看她跳胡旋儿的,可刚才在酒肆里听人抱怨说,明天红云不能跳了,说是病了。

    三哥不知道,她们跳舞,这样冷的天,也是一身纱衣,红云跳胡旋儿,还得光着脚,肯定是冻出来的病,我想去看看她,可又不好跟戴姐姐她们说,她们又不认识红云。

    再说,卢三娘子掂记北瓦子今天这场摘锦,都掂记了大半个月了,这话我就没好说出口,正好看到三哥,就说累了,想让三哥带我去一趟。”李丹若陪着小意,细细解释道。

    李云直被她这份小意陪的心软的说不出个‘不’字,忙点头道:“我陪你去,只是……”李云直迟疑的低声道:“太婆要是知道你去看红云这样的……怕不好。”

    “没事,咱们不跟她说,等会儿咱们就说进去看跳舞,沈嬷嬷她们肯定留在外头等咱们,魏紫她们没事,都是跟着我淘气惯了的,不会说。

    咱们从前门进去,再从后门出来,看了红云姐姐再从后门进去,前门出来。”李丹若老道笃定的说道。

    李云直笑起来:“四妹妹还淘气?看你这安排,没少做这样的事?”

    “嗯嗯,那是,我淘气也淘的有分寸,太婆知道我有时候会淘气,不过她知道我是个有分寸的,所以睁眼闭眼,才不管呢,咱们两个都是有分寸的,这回肯定更没事。”李丹若笑颜如花道。

    李云直想了想,一边笑一边点头应了,伸手用折扇点了点车夫吩咐了。

    车夫牵着马,往桑家瓦子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