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榴绽朱门 > 第二零章 初交(另一种成长)
    年三十照虚空,守岁守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换了新衣,李丹若随大嫂戴氏四处贺了新年,再回到自家府里,已经进了正午。

    饭后睡了一觉,起来赶紧梳洗更衣,李丹若和戴七娘子她们约了去逛寺东门大街,去看有没有时新合意的冠带珠花好买回来。

    几个小娘子会合到一起,各自带着丫头婆子,沿着寺东门大街逛了一个多时辰,脚都走软了,才拐进间宽敞富丽的茶坊,要了上好的雅间,准备歇歇脚再逛。

    李丹若慢几步落在后面,招手叫过魏紫,低声道:“这里离桑家瓦子近,你和沈嬷嬷说一声,叫个婆子跟着你,去趟桑家瓦子,问问红云姐姐什么时候有空,我想去看看她。”

    魏紫答应了,转身出来,寻到沈婆子,叫了两个婆子跟着,上车往桑家瓦子去了。

    李丹若进来,胡杏林等人已经要好了满桌的茶水点心,见李丹若进来,忙招手笑道:“一转眼就不见你了,我给你要了碗油茶,还有一壶明前,看看,你杏林姐姐我最疼你吧,你的口味儿,姐姐全知道。”

    “还好意思,明明你要的是八宝擂茶,是戴七姐姐跟你说了,你才改的。好不羞。”李丹若的姑表妹妹刘樱划着脸,不客气的揭穿了胡杏林。

    胡杏林面不改色,理直气壮道:“你懂什么,我那是看看你们知不知道咱们四娘子的口味,戴七都说了明前,你还非说是普茶,亏你们还是姑表姐妹,你都错哪儿去了?”

    刘樱脸色微红,带着丝恼怒强辩道:“她从前是喜欢过普茶的。”

    李丹若坐下来,托腮看着又吵起来的两人,叹了口气,和戴七娘子道:“你看看这两个,刚才说口干的不行,话也不能说了,这茶还没喝呢,口就不干了?对了,前儿戴姐姐给我送的那包武夷茶,真是香,这个天喝最好,也不知道这家茶坊的武夷茶好不好,要不,咱们要一壶尝尝?”

    “好啊,我就说,四姐姐喜欢的茶太多了,你根本不知道她今天喜欢什么茶,你看看,是吧?她今天喜欢的是武夷茶。”刘樱从来都吵不过牙尖嘴利的胡杏林,一听李丹若的建议,急忙拍手附议。

    胡杏林一边笑一边点头。

    几个人喝着茶,吃着点心,说说笑笑,直歇了小半个时辰,才重又起身,准备继续逛。

    出了雅间,魏紫已经转回来候在外面,寻了机会悄悄道:“见着红云姑娘了,说这两天忙,初三那天她们班子要歇一天,她上午睡一觉好好歇歇,请姑娘午后过去,她说要请姑娘去八仙楼吃饭,说是晡时起,她就在八仙楼等姑娘。”

    “嗯。”李丹若笑起来,这个红云,倒是有意思。

    李丹若带着魏紫等人跟上戴七娘子一行,继续逛街乱买东西去了。

    初三日午后,李丹若只带着魏紫和脂红两个,并沈嬷嬷带着两三个跟出门的婆子和几个长随缀在后面,一径往八仙楼过去。

    茶饭量酒博士引着李丹若转了几个弯,到了一处清静的雅间前。

    红云听到脚步声,已经掀帘子探头出来,见果然是李丹若,忙打着帘子,示意李丹若进来。

    李丹若进了屋,去了斗篷,左右打量着雅间笑道:“八仙楼我倒来过一回,在那边楼上,倒不如这边清静。”

    “那边楼上一个雅间最便宜也要二十两银子,这里二两银子就成了,就委屈姑娘了。”红云一边让着李丹若坐,一边笑道。

    李丹若高挑着眉梢笑道:“原来这么贵啊,要不是有人请,我可去不起。这二两银子也够贵了,我一个月才三两银子月钱,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吧,这里太贵了。”

    红云笑的咯咯出声:“你这小妮子,就是会说话。你一个荷包给我留了八两多银子,外加一个上好的红铜手炉,我请你这场,才花了二两银子,我还赚多着呢。”

    李丹若也笑起来:“上回冒失了些,知道姐姐不少银子,就是看到姐姐病成那样,急的不知道怎么才好,姐姐病去了根没有?好好儿的,肚子怎么疼成那样?”

    红云正要说话,茶饭量酒博士在雅间外清脆的招呼了一声,掀帘子进来,将手上端的,胳膊上架的七八只碟子利落的取下摆好,转身又出去接了只微微滚着的红铜锅子进来,摆到桌子正中,说了声‘慢用’,倒退出了雅间。

    红云指着锅子笑道:“我最爱吃这个,从头到尾都是热呼呼的,早吃的是热的,迟些的也能吃到热的,咱们两个说着话,也不怕吃凉了。”

    李丹若探头看了一圈笑道:“都是我爱吃的。”

    两人烫着吃了一会儿,红云擦了擦手,看着李丹若道:“你出来看我,这又跟我一处吃喝,你母亲……嗯,你们家老夫人知道了,不得罚你?”

    “不会,太婆知道,我是说,太婆知道我是个有分寸的,不会乱结交人。”李丹若笑道。

    红云凝视了她半晌,才笑道:“你就知道我不是个坏人?”

    “嗯,姐姐哪里人?”李丹若笑着岔开话题。

    红云挑了几块羊肉片烫熟吃了,又挟了几块放到锅里,瞄了李丹若一眼,边烫边道:“倒不好骗你乱说,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人,我只有个娘,没有爹,从小就跟着我娘四处卖艺,后来我娘病死在益州,临死前把我嫁了人,再后来益州大旱,讨生不易,我们就到了京城,为了讨生活,我搭到望京班跳胡旋。”

    李丹若听的目瞪口呆,看着红云连眨着眼睛道:“姐姐多大了?就嫁了人?那,那个……人,他对你好不好?”

    红云放下筷子,看着李丹若苦笑道:“我们这样的人家,有什么法子?我娘快死了,我们又没个亲人,不赶紧把我嫁了人,能怎么样?那年我十四。

    他待我,算好吧,不能算不好,那几年我年纪青不懂事,流过几个孩子,也没在意,冬至那场病,也是又流了,怀上了也不知道。大夫说我再生不得孩子了,怀上也保不住。

    他都快四十的人了,一心一意就是想要个儿子,这也不过份,可我生不出了,总不能耽误他,前儿,我把所有的银子拿出来,又跟杨姐借了些,凑了二百两银子给他,让他回乡再娶了。”

    李丹若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红云沉默半晌,才接着道:“他是个老实人,没本事,当年他愿意娶我,让我娘能安心闭眼,又帮我安葬了我娘,我感激他。至少不能让他绝了后。”

    李丹若沉默半晌,才勉强笑着,虚泛的安慰道:“这叫一别两宽。姐姐才多大,这样也好,姐姐往后好好寻个合适的人家嫁了,姐姐这样的人品,往后必定有大富贵的。”

    红云’噗’的笑起来,“那我可不敢想,反正现在还跳得动,还有人看,等过些年跳不动了,要么象杨姐这样,组个班子,买几个小妮子回来调教,要么,运气好,碰到个肯抬我回去的,我就安安份份做个姨娘,也算有个养老的地方。”

    李丹若听的心酸,红云的打算,也确实只能这么打算,象普通人那样嫁人,她不肯,人家只怕更不肯。

    “唉。”李丹若忍不住叹了口气。

    红云斜着她笑道:“你叹什么气?我们这样的人,不都是这么过来的?我娘是,杨姐是,我也是,我比她们还强些,至少年青时候比她们能挣钱,老了能有点银子傍身,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对对对,姐姐以后挣了银子,也别白放着,我跟姐姐说说钱生钱的法子……”李丹若总算找到了能说一说的话题。

    红云一边笑一边摆手,“好了好了,你看看你,倒比我还急,要钱生钱,那也得先等我挣了钱,如今我还欠着杨姐一百两银子呢,先填上这个窟窿再说。”

    “那姐姐还请我到这样的地方吃饭?二两银子虽少……也不少了,咱们倒不如去州桥夜市,边逛边玩边吃,有个三五十个大钱,吃的多少好。”李丹若抱怨道。

    红云两根眉毛抬的高高的,’噗’的一声笑得欢快无比,“你这小妮子,不过这话也真对。可今儿既来了,就吃好喝好,怎么着也得把那二两银子吃回来。”

    红云兴致极好,干脆又要了壶浊米酒,两个人喝得微微有些酒意,红云笑道:“八仙楼下去没多远就是汴河,你要是没事,咱们到河边逛逛去?我最喜欢沿着汴河逛。”

    “好。”李丹若爽快答应,穿上斗篷,和红云一起出了门,也不用车,两人说笑着,并肩往汴河去。

    魏紫和沈嬷嬷等人不远不近的缀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