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榴绽朱门 > 第二二章 相看(贫儒之家有好女)
    立春过后一日,宁老夫人身边的黄嬷嬷打听到韩教谕家女眷初九要到观音院做道场,宁老夫人叫了闵管事进来悄悄吩咐了。

    初九一早,宁老夫人带着四太太杨氏和李丹若先一步到了观音院。

    闵管事早就打点好了院主,只说宁老夫人做了梦要还愿,余事不需,只要在观音院内寻个清静地方听一天经。

    院主听说是角楼李府老夫人,忙让人将院内唯一一座两层小楼的二楼收拾出来,给宁老夫人静坐听经用。

    三人下了车,黄嬷嬷带着众婆子守了各处,璎珞忙先一步上去,指挥着几个婆子将带来的绡纱屏先架到窗前,再看着小丫头飞快的四下收拾干净、铺好坐褥靠垫等物。

    李丹若先上来看过一遍,才请了宁老夫人和四太太杨氏上来。

    流苏指挥着小丫头在屋角支起红泥小炉,沏了茶送上来,又将带来的点心摆了满桌。

    宁老夫人站起来四下看了一遍,满意的点头笑道:“这里好,这观音院本来就不大,有这么一座小楼,可是哪儿都能看到了。”

    李丹若跟在后头四下看了一圈,转回来,正赶着接过流苏托上的茶,先端了一杯奉给宁老夫人,再托给母亲一杯,笑道:“先喝杯茶,一会儿慢慢看,其实有太婆这个照妖镜在,母亲和我都不用来,太婆只一眼,就照到骨子里了。”

    宁老夫人笑的手里的茶差点抖出来,放下杯子,点着李丹若道:“你姑姑说我也就罢了,你也学会了?太婆是个老照妖镜,你是个小照妖镜。”

    “这韩三娘子可怜见的,叫两面照妖镜照着,全身的骨头都照出来了。”四太太杨氏叹着气怜惜道,说的宁老夫人搂着李丹若哈哈笑起来。

    没多大会儿,黄嬷嬷上楼禀报,韩家女眷已经到观音院门口了。

    李丹若忙扶着宁老夫人站到绡纱架前,隔着绡纱看外面,清清楚楚,可从外面看进来,就黑乎乎一片了。

    韩家女眷一行四人,穿过前殿,往宁老夫人所在的小楼不紧不慢的过来。

    走在前头的,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精神健旺的老太太,神情随和中带着安祥,脸上带着笑意,正听着身边的中年女子说话,这位,应该就是韩三娘子的母亲,韩家老太太了。

    轻扶着韩家老太太的女子看着三十来岁的样子,眉目清爽,看起来很是干净利落,边走边笑边说,这位应该是韩三娘子的长姐,已经出家的韩家大娘子了。

    紧跟两人后面的,穿着鸭青棉斗篷,看起来也差不多三十岁左右,眉目清秀,形容婉约,气质沉静,这位,必定是韩家二娘子。

    和韩二娘子低声说着话、并肩而行的女子看着十八九岁模样,眉眼如画,笑起来齿如编贝,显得文雅非常,穿着件秋香色棉斗篷,这个,必定就是韩家三娘子了。

    一行人没等宁老夫人和李丹若看的再清楚些,就已经越过小楼,往后面的正殿进去。

    李丹若和宁老夫人、杨氏忙转到对面的绡纱架前,这回只能看到背影了,不过这韩三娘子背影也极好看,稳稳重重中透着股柔美。

    黄嬷嬷也跟着过来,低声介绍道:“韩家老太太今年五十四了,一共生了五个孩子,两男三女。

    刚才扶着韩家老太太的,是韩大娘子,她是老大,今年三十三了,嫁了个工部的小吏,夫妻倒也相得,已经生了两男一女。

    后面鸭青斗篷的,是韩二娘子,今年三十一,嫁了个秀才,丈夫是独子,家境还算不错,薄有田产,已经生了两个儿子了。

    再往下是两位爷们,韩家大爷和二爷,也都成家了。

    韩三娘子是幺女,过了年刚满十九岁,前头倒没怎么急着说亲,听说就是从去年冬天里,韩家和韩大娘子、韩二娘子才四处托人给妹妹说亲。”

    “嗯,”宁老夫人轻轻应了一声,看着韩家母女进了大殿,才转头看着李丹若和杨氏笑道:“等会儿咱们也下去听听经。”

    李丹若忙笑应了。

    杨氏笑道:“要不,我就不去了,不然这么多人,要吓着人家了。”

    宁老夫人笑道:“给你看儿媳妇,你不去,那哪儿成?这才几个人,吓着谁了?”

    李丹若挽着母亲道:“母亲不去看怎么行?您得去看看有没有眼缘,咱们悄悄儿的,吓不着谁。”

    四太太杨氏笑应了。

    三人喝了半杯茶,这才穿了斗篷,悄悄下了楼,只带了黄嬷嬷和流苏两个,从后面进了正殿。

    正殿里嗡嗡的诵经声悠扬婉转,韩家母女四人盘膝闭目,端坐在坐垫上,嘴唇轻轻动着,正虔诚的随着诵经。

    李丹若四下看了看,在几个年老女尼身后寻了个空坐垫跪坐下来,透过女尼中间的缝隙,悄悄打量着韩三娘子。

    斗篷里面也是一身秋香色,眉毛浓淡弧度都极好,眉如春山,大约就是这样了,眼睛半闭着看不出亮不亮,鼻子小巧,脸形圆润,下颌稍有些尖,却并不突兀,反倒有几分楚楚之感,整个人如同一幅古雅的水墨画,透着让人心喜的恬静温柔味儿。

    宁老夫人和杨氏在另一边听了一会儿经,扶着流苏,和杨氏一起,悄悄出了正殿,李丹若忙起身跟上。

    三人上了楼,宁老夫人去了斗篷,半歪在榻上,接过茶喝了一口,笑道:“人还不错,咱们老家有个讲究,娶妻当娶贫儒之女,这贫儒之家出来的女孩子,多半不差,这韩家也算是贫儒之家。等会儿,她们要到静室喝茶歇息,咱们再凑过去讨扰一回。”

    李丹若听宁老夫人这么说,知道宁老夫人已经是看中七八成了,心下微松,“这三娘子生的象一幅水墨画儿,真是好看。”

    “好看倒不怎么算得上,她比你都还差远了呢,难得的是那份娴静,这样娴静的女孩子,多半家教不错,女孩子自己,也是个明礼懂事的。”宁老夫人拍了拍李丹若的手。

    三人说笑着喝了几杯茶,又等了好大一会儿,下面正殿才念完了头一卷经,在窗前紧盯着的流苏看到韩家女眷起身去了后面待客的静室,忙回身禀报。

    宁老夫人扶着璎珞站起来,一边穿斗篷,一边笑着止住李丹若,“若姐儿别去了,回头让人说起来不好,我和你母亲去说会儿话就回来。”

    李丹若只好止住步,隔着绡纱看着宁老夫人和母亲杨氏绕过正殿,进了韩家女眷所在的待客静室。

    足足过了两三盅茶的功夫,宁老夫人才和杨氏脸上带笑的回来。

    宁老夫人坐着略歇了歇,就吩咐回去。

    李丹若侍候宁老夫人穿了斗篷,自己也穿好斗篷,扶着宁老夫人,小心的下了楼,才低声问道:“太婆看的怎么样?看好了没有?”

    “是个好姑娘,一家人都是懂事知礼的,你回去细问问你母亲,她若打心眼里愿意,定就定了。”

    李丹若得了答复,轻轻呼了口气,“嗯,回去我就问,母亲肯定愿意,太婆又不是不知道,母亲就喜欢这样温柔娴静的女孩子。”

    果然,四太太杨氏对这位韩三娘子十分满意。

    宁老夫人得了确信儿,隔天叫了大老爷李玉靖和大太太刘夫人过来,将这事儿说了。

    李玉靖虽说觉得韩家门第实在太低了些,心里不怎么愿意,可宁老夫人既然已经看中了,他不过略提了提,也就放下了。

    大太太刘夫人却是满意非常,门第低有门第低的好处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