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榴绽朱门 > 第二六章 金蕊(小人的威力)
    李金蕊歪坐在南窗下的炕上,低着头凝神绣着只帕子,寒碧进来笑道:“姑娘,刚才大太太打发人来传了老夫人的话,说姑娘不用总关在院子养着,脚好了,就出去走走吧,我就说,老夫人不过是一时的气话,看看,这不就好了?”

    “哼,”李金蕊嘴角往下扯了扯,不以为然的痽哼了一声,举起花棚,对着明亮处细细看了看,低着头继续绣下一针。

    寒碧见她神情安祥,侧身坐到炕沿上,小心的笑道:“来传话的是小莲,最没心眼,我打点了她几个大钱,她就说了,说是四娘子去跟大太太传的话,我打量着,这事,说不定是四娘子替姑娘分说了几句呢,老夫人可是最听四娘子的话。”

    “别提她。”李金蕊突然爆叫道。

    寒碧吓的一下子跳起来,脸色青红不定的看着李金蕊。

    李金蕊深吸了口气,冲寒碧勉强笑了笑,“没你的事,你坐你的。”

    寒碧侧着身子半坐到炕沿上,看着李金蕊,低声道:“姑娘这脾气……”

    “行了,我知道了,我就是讨厌那母女两个,尖都让她们掐光了,巧也占尽了,再到处卖好,一个府上,净显着她了,呸,什么东西,我就是看不惯这样的。”李金蕊用针戳着帕子恨恨道。

    寒碧看着李金蕊,张了张嘴,想劝几句,却又咽了回去。

    第二天,姜家的官媒热热闹闹的上门下了草帖子,这桩喜事儿,满府上下也就无人不知了。

    李金蕊拿着本书,歪在炕上,听寒香说着前院换草帖子的热闹,只听的脸上泛起层青白。

    她行三,她行四,她这亲事倒先定下了,长未定,幼先嫁,这是哪里的规矩?还整天标榜着书香大家,最讲规矩什么什么,呸!

    “行了,人家的热闹,关你什么事?”李金蕊突然恶声恶气的截住了寒香的话。

    寒碧忙将寒香往后拉了拉,笑道:“太太昨儿不是说,今儿针线房送春装的料子过来,让姑娘早点过去帮着挑一挑,要不咱们现在就过去吧,看这时辰,料子也该送到了。”

    李金蕊仿佛没听到寒碧的话,只青白着脸,紧盯着窗户外面出神。

    寒碧上前半步,正要再劝几句,李金蕊突然转头吩咐道:“你拿几两银子,去请老夫人院子里的杨婆子过来说话,我要打听打听这事。”

    寒碧咽了口口水,半句不敢多说,曲膝低低的答应了,进去开匣子拿了块碎银子,出去寻杨婆子去了。

    不大会儿,杨婆子满脸笑容的跟在寒碧后面进来,进了屋,作势要跪下磕头。

    李金蕊忙直起身子,笑着客气道:“嬷嬷快起来,可当不得,嬷嬷是老夫人身边侍候的人,我们小辈,哪受得起您的礼,您快坐,寒碧,把那包新茶泡一碗给嬷嬷尝尝。”

    “唉哟,老婆子可有口福了,这个时候的新茶,可是比黄金还贵重,我就说,满府里,就数三娘子最知礼懂事。”杨婆子不客气的坐到炕前圆凳上,接过寒碧送上的茶,吹了吹,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细细品了品,笑道:“就是这个味儿,这跟老夫人屋里的新茶必定是一棵树上采下来的。”

    “嬷嬷领过赏了?”李金蕊微怔了下,笑问道。

    杨婆子又抿了口茶,细细品了品,慢慢咽下了,才笑答道:“哪有那么大的脸?那茶统共也就半斤多,老婆子哪有那个脸面?说了也不怕三娘子笑话,昨儿个姜国公府上程老夫人过来,说了好长时候的话,这茶新沏了好几回,沏最后一回新茶,头遍端上去,没多大会儿,程老夫人就告辞了,那茶撤下来的时候,就没怎么动,这茶头遍不显色,倒是二遍才最好,我们几个侍候茶水的,就没舍得倒掉,沏了二遍尝了尝,三娘子可别笑话。”

    “嬷嬷这是哪里话,昨天程老夫人过府,今天就听说姜家五爷和四妹妹下了草帖子,看样子,昨儿个程老夫人是来说亲的了?”李金蕊盯着杨婆子笑问道。

    杨婆子眉梢微微动了动,放下杯子,矜持的点头道:“可不是,姜家想和咱们家攀亲,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刚出正月,这话就递过来了,老夫人就没理她,她不亲自跑这一趟,老夫人还不答应呢,如今就是答应了,也是勉为其难、却不下这个面子罢了,如今的姜家,到底比不上从前了,老夫人还真不大看的上。”

    李金蕊接着笑道:“听说姜家五爷是庶出房子,老夫人最疼四妹妹,怎么能一句却不过脸面,就把四妹妹定给姜五爷了?”

    杨婆子怔了下,眼底闪过丝尴尬,干笑了几声道:“也不是……是这么着,三娘子也知道,头前听说说的不是姜五爷,象是姜六爷,后来才改的。”

    “嗯?六爷可是正经嫡长房嫡出,怎么倒换了五爷了?你别是听错了吧?”李金蕊听的困惑,狐疑的看着杨婆子。

    杨婆子连连干笑了几声,端起杯子抿着茶却不答话。

    李金蕊盯了杨婆子片刻,转头吩咐寒碧:“把我那枝金裹头银脚簪拿来给嬷嬷戴去。”

    寒碧答应一声,转身进去取簪子。

    杨婆子喜的忙站起来,利落的伏地磕了个头,又利落的站起来曲了个福礼,笑道:“三娘子真是大方人,满府里,就数三娘子最体恤下人了。”

    “看嬷嬷客气的,嬷嬷坐,咱们只管说话儿。”李金蕊端坐着笑着。

    杨婆子喜不自尽的坐回去,陪着满脸笑容道:“这事吧,说起来真还有几分曲折。”

    寒碧取了金簪递给杨婆子,杨婆子飞眼瞄了下,谢了寒碧,将簪子小心的揣进怀里,寒碧替她沏了第二遍茶,杨婆子接过杯子,轻轻吹着抿了一口,拿眼睛连瞥着寒碧示意李金蕊,李金蕊笑道:“不妨事,寒碧是信得过的。”

    “让姑娘见笑了,这事吧,是有几分曲折,老婆子约约摸摸听来的信儿,是说姜家就是想求娶咱们家姑娘,听那意思,象是想一对配一对儿的,老祖宗自然也是肯的,后来……象是四娘子自己看中了姜五爷,三娘子也知道,四娘子在老祖宗面前,那是说一不二的,说句不怕三娘子着恼的话,三娘子跟四娘子比,这身份地步儿上,到底不太一样,原本倒也合适,可四娘子既挑了姜五爷,余下个姜六爷,一来一兄一弟,咱们这边正好倒过来,二来,三娘子也知道,姜六爷到底是正经长房嫡出,大小不合适还是小事,这嫡庶上再不合适,就更难说过去不是,就这么着,本来两件喜事儿,就只成了一件。”

    李金蕊听的脸色苍白。

    杨婆子瞄着李金蕊,抬手摸了摸怀里的金簪子,站起来笑道:“不敢多耽误,老婆子今天虽说不当值,手头的事可一分也没少,再耽误,那活计就做不完了,多谢三娘子赏,老婆子告退了。”

    “嬷嬷慢走,寒碧替我送一送杨嬷嬷。”李金蕊强笑着吩咐寒碧。

    寒碧将杨婆子送到正屋门,就提着裙子,三步并作两步往回跑。

    杨婆子出了枕翠阁院门,转了个弯,顿住步子,斜着眼回望着枕翠阁,猛啐了一口,嘴角一种下扯,,“呸!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姜家能看上你?”

    杨婆子伸手进怀里,捏了捏软软的赤金簪头,一番话换二两银子外加一根金头银脚簪,这样天上掉钱的好事,只要她有银子,想听多少好话儿都行。

    杨婆子满意的笑着,甩着胳膊回去干活了。

    寒碧回来,看着僵硬的端坐在炕上的李金蕊,急忙劝道:“这话不能全信,这杨婆子爱信口雌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前儿因为乱说话,还挨了黄嬷嬷的训斥,要扣她月银呢,姑娘别理她。又不是那小门小户的人家,谁听说过姐妹两个一起往一家子嫁的?姑娘……”

    “行了,别说了。你当我不知道?”李金蕊烦躁的呵止了寒碧,抬手紧按着额头,过了好大一会儿,才一阵接一阵冷笑道:“我说呢,昨儿怎么突然发了慈悲……原来是这个缘由儿,觉得心虚对不住我了?要弥补一二了?哈!原来不止会占巧宗儿,还会往死里踩人,你说我碍着她哪儿了?她拼着自己不过好日子,也要踩住我?这人,怎么能有这样黑心烂肺的?她就不怕报应?她就……”

    “姑娘!”寒碧满心惊惧的看着李金蕊,提高声音想要打断她的话。

    李金蕊满身悲伤的仰头看着寒碧,猛的一声哽咽,眼泪奔眶而出,后面无数的话,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用帕子捂着脸,伏倒在炕上,只哭的声噎气短。

    寒碧知道没法劝,站在炕前,被她哭的心酸难忍。

    李金蕊痛哭了好一阵子,哭声才渐低渐止。

    寒碧也不敢叫小丫头,自己和寒香出去端了水过来,侍候着李金蕊净了面。

    李金蕊哭的两只眼睛红肿,哑着声音吩咐寒香:“你去跟太太说一声,就说我这会儿懒得动,让她自己挑料子。”

    寒香哪敢多说一个字,忙曲膝答应了,退出去传话。

    “姑娘躺下来,我拿帕子沾了冷水给姑娘敷敷眼睛。”寒碧道。

    李金蕊点了点头,顺从的平躺在炕上。、

    寒碧将帕子敷在李金蕊眼上。

    李金蕊安静的躺了一会儿,长长的叹了口气,低低的叫着寒碧:“明天你告个假,回去住一天,悄悄儿去一趟麦稍巷余家邸店,那人不是说他住在那里……”

    “姑娘!”寒碧又惊又怕的低低叫道。

    李金蕊蹙起眉,伸手拎开帕子,看着寒碧道:“你急什么,先听我说完,你看看,我如今这样的处境,母亲的性子又绵软成那样,半点用处没有……”

    “姑娘,杨婆子的话你不能信。就不提这个,你想想,老夫人不为你,就算为了府里的脸面,也不能把姑娘说给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家,姑娘何苦……”

    “老夫人不会?哈?”李丹若将帕子放好,充满激愤道:“何况,还有那个处处做好人的四妹妹呢,这样的事她都能做的出来,还有什么事是她做不出来的?

    我不能由着她们摆布,不能不给自己留条后路,再说,四妮子亲事已经定了,长幼有序,她们必定随便寻个人家,只求把我打发出去算数,好全了她们的脸。你说说,这会儿我还能怎么样?就等着任她们摆布?休想!”

    李金蕊话说的急了,停了停,缓了口气道:“再说,不过让你过去谢一声,那天,多亏他送咱们回来,谢一声,也是人之常情,这是咱们知礼。”

    寒碧低头想了想,慢慢垂了垂头,低低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