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榴绽朱门 > 第三零章 有恃无恐(各看眼光)
    两人正闲闲说着话,外面丫头禀报,大太太刘夫人和四太太杨氏说着话,大奶奶戴氏跟在后面,也过来请安了。

    见了礼,各人归了座,大奶奶戴氏奉了茶上来。

    刘夫人满脸后怕的感慨道:“明远侯家这事,从听到,我这心里就没静下来过,当初还登过咱们家门,你说说,戴七那孩子怎么摊了这么挡子糟心事?”

    “唉,可不是。”四太太杨氏看着李丹若,心里的后怕一阵接一阵的往上翻,她的若姐儿真是有先见之明。

    几个人正感慨不已的议论不停,门外丫头禀报,三娘子过来请安了。

    李丹若怔了怔,李金蕊怎么突然过来请安了?

    大奶奶戴氏已经笑迎了李金蕊进来。

    李金蕊团团见了礼,落了座,谢过戴氏接了茶,微笑着听宁老夫人、刘夫人和杨氏说明远侯家和戴家的这份尴尬姻缘。

    刘夫人感慨着明远侯府六少爷的不堪,“……看着那么好一个哥儿,跟人说话从来都是和声细气的……”

    “他可不和声细气的,他当自己是女孩儿家呢。这也算好处?”李金蕊突兀的接了一句。

    满屋的人一时怔住了,刘夫人和气的笑道:“怎么不算好?这哥儿脾气好,说话和气,也算是长处。”

    “噢~~”李金蕊拖着长音,满眼讥笑的盯着刘夫人,直直的怼了回去:“原来像姑也是长处,我还真是头一回听说。”

    李丹若听话音不对,直起身子就要下榻,想拉走李金蕊,宁老夫人一把拉住她笑道:“别急,三姐儿今天有话说。”

    “我是有话说,”李金蕊放下杯子,直视着宁老夫人道:“昨儿连仪鸾司管事那样的人家也拿出来了,纵不为我想,连府里的脸面也不要了?”

    “仪鸾司管事怎么了?大伯娘家也不过少府监监事,只要家好人好……”刘夫人压着气笑道。

    “这倒是,大伯娘不过出身少府监监事家,还能嫁到我们李家呢。”李金蕊斜着刘夫人,一句话就堵了回去。

    “那你说说,你想嫁个什么样的人家?说了那么多家,你一家也看不中,不是这不行,就是那不行。”大奶奶戴氏火气上来了。

    李金蕊傲然睨视着她,“你要下套给我么?哪个未嫁的姑娘家好自己想着要嫁什么样的人家的?你的套,我不踩!你们塞了一堆不是脏就是臭的给我,还非要我咽下?我偏不咽。”

    “你父亲也不过一个不入流的工部管事,说到仪鸾司主事家,正好门当户对。”宁老夫人脸上带着笑,冷言冷语。

    李金蕊后背挺的笔直,眯着眼睛,毫不退缩的直盯着宁老夫人,“我祖父做过枢密院副使,死赠太子少师,这一条,谁也别想抹了去!谁也抹不去,不管她想成什么样儿。”

    宁老夫人嘴唇抖了几下,抬手指着李金蕊。

    四太太杨氏急忙站起来往外推着李金蕊,“三姐儿今天撞客了,赶紧回去,我让人送几张黄裱纸过去,那园子里花草多,最容易撞着花仙草仙的,赶紧回去。”

    “你少假腥腥的到处做好人,我不是傻子,真当我们一家都是傻的?我看的明白着呢。”李金蕊伸手推开杨氏,指着李丹若冲宁老夫人叫道:“你疼她,那是你的事,凭你挑什么样的好人家给她,挑天皇老子家都行,那是你的事,为什么偏偏要抢了我的?她就不怕遭报应?”

    “这是什么话?”宁老夫人厉声呵斥道。

    李金蕊冷笑连连,“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父亲从小到大被你踩成脚底泥……”

    “堵了她的嘴,拖回去。快!看样子真是撞客了。把她拖到二太太院里,拿几刀黄裱纸过去,好好烧一烧。”大太太刘夫人站起来厉声吩咐道。

    几个婆子急奔进来,堵了李金蕊的嘴,连拖带架将她拖出去,一路脚不连地送进了二太太苗氏院子里。

    宁老夫人看着李金蕊怒目红脸、拼命踢蹬着被拖出去,连喘了几口粗气,转头看着刘夫人厉声呵斥道:“她那话,你听明白了?若姐儿这门亲事是抢了她的,这是哪里传出来的混帐话?去查!连这种话都能传出来,还能传到她耳朵里,你这家是怎么当的?”

    刘夫人一张脸涨得通红,垂着手一声不敢吭。

    四太太杨氏胆怯的挪了一步,低声劝道:“府里人多嘴杂,三姐儿性子又偏了些,听错了也说不定,不能怪大嫂子。”

    宁老夫人闷闷的哼了一声,声音稍稍和缓了些,“赶紧去查,查个清清楚楚,就是人多嘴杂,才更要仔细留心,你媳妇到底年青没经过事,你也不能太放手了。”

    刘夫人和大奶奶戴氏急忙曲膝答应,见宁老夫人没再有别的吩咐,躬身垂手,小心的退了下去。

    宁老夫人看着四太太杨氏,疲倦的挥了挥手道:“你也回去歇着吧,我没事儿,让若姐儿陪我说说话儿。”

    杨氏忙答应一声,用目光示意李丹若劝劝宁老夫人,小心的退了出去。

    李丹若沏了杯热茶端过来,递给宁老夫人。宁老夫人接过抿了一口,放下杯子,示意李丹若坐下。

    李丹若挨着宁老夫人坐下,看着宁老夫人,低声劝道:“太婆别跟三姐姐生气,三姐姐这个年纪,最会惹长辈生气,等她大了,自己也为人父母了,就知道长辈的好了。”

    “唉,都是孩子,看看你,看看她,唉,从前你二姐姐虽说性子懦不说话,可也没这样。”宁老夫人连声叹着长气,伤感的交待道:“若姐儿,你记着,往后,妾也行通房也行,都能随他,只一样,这庶出子女,无论如何也不能有,一个都不能有!”

    没多大会儿,二太太苗氏就跪到了正院门口。

    宁老夫人打发黄嬷嬷传了话,“二太太身子弱,又正病着,先回去好好养着,等身子养好了再说。”

    苗氏哪敢回去,黄嬷嬷让人叫了大太太刘夫人过来,连拉带劝将她送了回去。

    二老爷李玉明从衙门回来,吓的脸色发青,再次和二太太苗氏跪在了正院门口请罪。

    宁老夫人还是一面不见,一样吩咐黄嬷嬷传了话,命人好生送他们回去。

    二老爷李玉明恨的牙痒,回去就要动家法抽鞭子,苗氏几乎哭死过去,死命拦着,李金蕊更是哭的声短气噎,从弟弟玮哥儿的委屈到自己的委屈,只诉的李玉明扔了鞭子,瘫坐在椅子上泪水横流。

    大太太刘夫人和大奶奶戴氏一直审到半夜,先从枕翠阁审起,一路审到杨婆子身上。

    隔天一早,刘夫人和大奶奶戴氏就押着寒碧和杨婆子过来回了话。

    宁老夫人端坐在榻上,将事情从前到后听明白了,冷着脸一字没置评,只吩咐将杨婆子一家发到庄子里做苦力,对寒碧却是连半句责任的话也没有,更没有半分处置,让人将她好生生的送回了枕翠阁。

    寒碧心里七上八下,这颗心无论如何安定不下来。

    李金蕊却淡定的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每天安安静静的绣帕子、绣荷包、绣扇套……

    李金蕊的亲事再没人提起过,大太太刘夫人恼的连个’二’字都不想提,自然是甩手不再管了,大奶奶戴氏更不会管,原本就是帮婆婆分忧,府里旁的人,也没什么能管这事的人了,四太太杨氏一向不管闲事,再说又忙。

    二太太苗氏去寻了无数趟刘夫人,一趟也没寻到人过,在路上堵上一二次,偏回事的婆子一个接一个,件件还都是大事,苗氏也明白刘夫人这是不肯再沾手李金蕊的事了,几乎天天以泪洗面,李金蕊却不怎么在意,仿佛胸有成竹。

    果然,也就过了小半个月,李府门上来了个叫陈清迈的新科进士,递帖子给大老爷李玉靖,求娶府上三娘子李金蕊。

    宁老夫人听了大老爷李玉靖愕然到不能再愕然的禀告,低低冷笑了两声,也不答话,不大会儿,黄嬷嬷进来,曲膝见了礼,低声道:“回老祖宗,就是那个书生。”

    宁老夫人挥手屏退黄嬷嬷,将元夕节的事和李玉靖说了,看着李玉靖,直截了当道:“这是她自己寻的好女婿,让你媳妇过去走一趟说一声,既是她自己挑的,她要嫁,就让她嫁去。”

    “母亲,这陈清迈家远在北方苦寒之地,咱们一无所知,看他那样子,不象是书香门第、大族之家出来的,这人眼神过于灵活,言语间奉承过甚,看着就是个钻营世侩的,三姐儿跟他,这……”大老爷李玉靖为难的摊着手。

    宁老夫人摆了摆手道:“这事你媳妇都知道,你回去问问你媳妇去,算了,全随她去,若姐儿的亲事是若姐儿挑的,她的亲事也随她自己挑,往后,各人只看各人的命吧。”

    李玉靖呆了好一会儿,才勉强点头答应了,隔没几天,陈清迈就请座师、礼部尚书孙大人作伐,定下了李金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