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榴绽朱门 > 第三一章 新婚(甜的发腻的一对儿)
    离李云直成亲的日子没几天了,李丹若陪母亲杨氏将新房院子各处又细细看了一遍,见处处妥当,杨氏才舒了口气,带着李丹若转回自己院子里。

    大丫头素纹上了冰镇果盘,杨氏和李丹若慢慢吃着凉凉的果子,说着闲话。

    “你嫂子这就要进门了。”杨氏话里有话的感慨道。

    李丹若悄悄示意素纹,素纹会意,忙带着众丫头婆子退了出去,李丹若看着母亲笑道:“有件事,正要跟母亲说说。”

    杨氏忙点头道:“你说。”

    “就是母亲的嫁妆,还有,”李丹若顿了顿,声音低落的接着道:“以后若是分了家,咱们这一房从公中应得的那一份,三哥成亲前,母亲最好跟三哥说一说。”

    杨氏唬了一跳,忙伸手拍着李丹若道:“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呢,什么分家?分什么家?”

    “母亲,”李丹若叫了一声,看着母亲,伤感道:“你也知道,前一阵子三姐姐闹的那一场事,太婆有多伤心,只怕那时候太婆就有分家的想法了,太婆这个年纪,咱们还能指望几年?等后年三伯这一任期满,必定要回京述职的,那时候全家人都在,只怕太婆就要分了这家了。”

    杨氏看着李丹若,呆了好一会儿,眼泪一下子涌出来,忙用帕子按着,半晌才哽出话来:“这一阵子……你外婆也……这一阵子总不见好,你太婆又……”

    “母亲别哭,太婆身子好好儿的,太婆康健着呢,我不是说太婆身子不好,我是说……唉,母亲,您别哭啊,所谓开枝散叶,不分家,怎么开怎么散?再怎么分,也还是同枝连气的,您别哭,这不算大事。”李丹若忙劝道。

    杨氏连连点头,止了眼泪,李丹若叫素纹拧了只湿帕子来,亲自侍候母亲净了面,又重沏了杯茶奉上,眼看着杨氏平静下来,才接着说道:“母亲别多想,我不过是打算的长远了些,太婆常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母亲想想,您给我备的嫁妆,嫂子进了门,件件都得看在眼里,看您竟然给我备了那许多嫁妆,这府里又人多嘴杂,净站干岸挑事儿的,嫂子这心里若是因此生了罅隙,往后再弥补就难了。”

    “唉。你说的是,那你的意思呢?”杨氏叹着气赞同。

    李丹若笑道:“母亲的嫁妆,虽说一多半给了我,可给三哥留下的也不少,公中该得的,又都是他的,认真论起来,哪一点也不亏了三哥,只是三哥不知道这些罢了,这话最好事先说明白,让三哥心里有数,三哥心里有了数,嫂子也就明白了。”

    杨氏连连点头,“是这个理儿,话不说不明白,这半年看下来,你三哥是个真正忠厚明理的,说明白了,大家心里舒坦。”

    “就是这样,往后母亲有什么话,也都要跟三哥明白说,韩三娘子看着也是个好的,到底如何,进门看个三两个月,也就都明白清楚了,若好,母亲就多疼惜着她,若有那么几分不如意,有三哥在,也偏不到哪儿去。”李丹若低低的说道。

    杨氏轻轻拍了拍李丹若的手,“看看,倒让你交待我,怪不得你外婆总说母亲不如你。”

    “看母亲说的,我不也是母亲教出来的么?”李丹若摇着杨氏的胳膊发嗲道。

    杨氏笑出了声:“可不是,纵不是我教出来的,那也是我生出来的。”

    两人笑了一阵子,杨氏又和李丹若说起嫁妆中的金银器具、头面首饰来,一提这事,她兴致最高,“……母亲的意思,除了从前那些,如今时新样的,见样都得打一对出来,反正来得及,咱们照着两年慢慢打。

    前儿闵大管事寻的那几个金银匠,说是从前在宫里做过的,那支累丝牡丹簪你也看过了,倒真不是虚话儿……

    你大伯娘的意思,别在府里做,到东大直街那处宅院做去,那儿地方大,房子又旧了,做好这些,正好翻翻新给当你陪嫁,她说的在理儿,三姐儿也在备嫁妆,她如今一幅闹事的脸,咱们躲着点儿好,等她十月里嫁出去就清静了。”

    “三姐姐和我同年,才十七……”

    “十八了,她比你大多半年呢,不小了,早点嫁吧,嫁了大家都省了心了。”杨氏叹气道,李丹若跟着叹了口气,想了半晌,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

    李云直的亲事很是热闹,虽说头一天铺嫁妆时两家都没怎么声张,可正日子那天,李府大门四开,宾客云集,鞭炮一天都没停,该有的热闹半分不少,一直热闹到人定时分,贺喜的人群才兴尽而返。

    第二天天还没亮,沈嬷嬷带着姚黄、素纹等几个大丫头,和韩三娘子唯一的陪嫁,奶嬷嬷孙氏分点着等会儿新妇拜尊长亲戚要用的巧作、鞋袜等赏贺。

    “……老祖宗这一处最要紧,鞋袜就算了,老祖宗只穿流苏她们几个做的鞋袜……这个抹额好,老祖宗正好不喜欢抹额上缀什么珠啊玉的,嫌重……太太性子随和,最疼三爷,三奶奶送什么,太太必定都是喜欢的,就这条富贵平安绡纱披肩吧,这颜色素净,太太平时正好搭一搭用……”

    几个人在外面一件件细细盘点,屋里,红烛半残,韩三奶奶已经坐起来,正含羞带怯,慌乱的穿着亵衣,李云直用手支着头,满眼笑意的看着她,眼看她穿的差不多了,伸手拉住她笑道:“还早着呢。”

    “不早了,早点准备好才安心。”韩三奶奶红着脸推开李云直的手。

    李云直跟着坐起来,韩三奶奶忙探身从床边架子上取了李云直的纱直缀,垂着头递过去。

    李云直接过披上,伸手揽了韩三奶奶,稍稍用力,将她揽的紧挨着自己,低声笑道:“别急,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嗯,”韩三奶奶悄悄挪了挪,满脸甜蜜的靠在李云直怀里。

    李云直温柔的抚着她的后背,低声道:“头一回见你,我就想,若能娶到你,这辈子就无憾了。”

    “二郎,”韩三奶奶声音微微有些颤抖,李云直低头在她额上吻了下,轻笑道:“是三郎。”

    “嗯,”不知道是因为喊错了,还是因为那吻,韩三奶奶红晕满脸。

    李云直接着道:“不管是二郎还是三郎,这辈子,我只对你好,咱们就象岳父、岳母那样过一辈子,我绝不让你受半分委屈。”

    “三郎,”韩三奶奶声音里满满的全是感动,仰头看着李云直,泪盈于睫,顿了片刻才低声道:“三郎的心,我知道,母亲交待过我,李家是豪门世宦之家,叫我别……妒,纵然三郎有这心……上头还有长辈,赏下来……三郎对我好就行,我……”韩三奶奶双手握在胸前,难过的说不下去了。

    李云直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笑道:“你进门前两天,母亲把我叫过去交待过,让我好好待你,说妾侍通房最能乱家,我若把持的住最好,若……那也不能有庶出子女,你听听,可放心了?我自然把持的住,除了你,我眼里再没有别人,你看看,我身边侍候的全是小厮。”

    韩三奶奶一动不动的伏在李云直胸前,好半晌,慢慢伸手环住李云直,将脸贴在他肩胛处,低声笑道:“大姐姐说我命好。”

    “嗯,”李云直干脆将韩三奶奶抱在怀里,贴着她耳边低声道:“还一件事,你心里有数就行,外头一个字都不必提。”

    韩三奶奶依在李云直怀里,柔顺的’嗯’了一声。

    李云直接着道:“这家里上上下下几百口子人,人多嘴杂是非多,往后,你只记着,听四妹妹的话,好好孝敬母亲,只守着这两样,万事无碍。”

    韩三奶奶忙点头道:“母亲也交待我好好孝敬母亲,我记下了。”

    “嗯,母亲嫁妆丰厚……”

    “三郎,”韩三奶奶仰头打断了李云直的话,“咱们不能掂记母亲的嫁妆,那是四妹妹的,我母亲的嫁妆就一分也没给哥哥们留,何况你又不是……”

    “我知道,”李云直一边笑,一边低头点了点韩三奶奶的唇,“你的三郎也不是那贪财之人,你听我说完,母亲的嫁妆,这些年生息不少,母亲将她的嫁妆一分为二,一半给了四妹妹做嫁妆,只是四妹妹那一半,多数是田庄、铺子、古玩等物,留给咱们的,多半是现银,母亲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李府分家也是早晚的事,若是分家,分的都是田庄、铺子之类,所以才给咱们留现银。”

    “三郎。”韩三奶奶听的直起了上身。

    李云直忙拍了拍她道:“你别急,先听我说,我当时听了也吓了一跳,母亲说,既过继了我,这四房往后就交给我撑着了,她能替我打算的,必定要打算到,李家的规矩,这出仕为官,四处打点需要的银子,都是各房自出,咱们两个都是没银子的,母亲都替咱们想到了。”

    “那四妹妹?”韩三奶奶担忧道。

    李云直在她唇上琢了下:“母亲的意思就是四妹妹的意思,嗯,倒过来说,四妹妹的意思,就是母亲的意思,母亲凡事都听四妹妹的,就是老祖宗那里,四妹妹也是说一句算一句,所以我才让你凡事都要听听四妹妹的主意。”

    李云直说着,感慨的叹了口气:“四妹妹和母亲这样安排,我真是万万没有想到。

    李家做官要各房自己出银子打点,这事我早就知道,原打算着没银子也不怕,不过在地方上苦熬几年,多辗转几任,跟从前比,那也是一步登天了,谁知道母亲和四妹妹是这样……

    从母亲那里出来,我就去寻了四妹妹,其实不用四妹妹说,我也明白的很,母亲求的,是往后咱们这个娘家人,能替四妹妹撑得起腰,四妹妹求的,不过是咱们好好孝敬母亲,让母亲安享晚年,所以我才把这话跟你说透。

    母亲那里,无论如何你都得用心孝敬,外头有我,你只管放心,我必定给你和母亲挣个一品诰封回来。”

    “嗯,我都记下了,我命好,三郎也命好。”韩三奶奶郑重答应,又低低的感慨了一句:“四妹妹真不得了,能舍下这么多银子。”

    “嗯,四妹妹见识不凡。时辰差不多了,不想起来了?”李云直弹了弹韩三奶奶的额头笑道。

    韩三奶奶’唉哟’一声低呼,急忙推开李云直跳下床,外面,当值的丫头已经轻轻敲门叫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