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回到明朝当王侯 > 8章:慧眼如炬齐夫人
    对于报功的事,齐百户还是非常积极的,毕竟辛苦跋涉从京城来到四川,就是为了立功,不然谁愿意来这里受苦受累,还有丧命风险,在京城舒服安逸地待着不好吗。

    当着卫轩的面,齐百户就写起了报功奏疏,这封奏疏是可以通过北镇抚司直接呈递给皇帝的,毕竟锦衣卫是天子亲军,直受皇命,更何况这是平定反贼的重要奏疏,仅次于军情和灾情奏疏。

    派人将奏疏送走,接下来便是耐心等待朝廷的旨意了。

    约莫又过了两天,北镇抚司的调令到了,让他们回京,然而齐百户知道,现在还不能回去,因为这封调令,是他第一次报功得到的回执,第二次报功的奏疏恐怕还没到京城,现在得知了白莲教四川分舵在南溪县,朝廷肯定会有动作,他们怎能回去。

    锦衣卫不同于军队,军队之中,讲究军令如山,锦衣卫比较特殊,更加讲究见机行事,传达调令的人也是锦衣卫,听齐百户讲清其中利害后,也觉得应该留在这里,等指挥使大人的下一个旨令。

    卫所里的锦衣卫们一听说暂时不回去了,都有点失望,但也不好多说什么,于是乎,他们就在这边吃喝玩乐,过起了安逸清闲的日子。

    卫轩最近比较忙,他立下了如此大功,平日与他走得近的人,可劲地夸赞他,即便以前不怎么来往的人,也对卫轩态度好了许多,还偶尔送来一些小玩意或者茶叶什么的,或是请他出去喝酒吃饭,这明摆着就是要巴结他,打算烧冷灶,毕竟以卫轩这次立下的功劳,高升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面对这些人的热情,卫轩均都微笑婉拒,同时心中暗自感叹,古人见风使舵的本事,丝毫不比未来世界的人差呢。

    卫轩前世就是个人精,在公司里专门与客户打交道,在与人交涉方面,轻重拿捏得很准,又怎会轻易接受这些人的殷勤,吃别人的嘴软,拿别人的手短,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保证自己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的把柄和瑕疵,有他立下的那些功劳,就完全足够了。

    卫轩连立两大功,齐百户对卫轩也是刮目相看,他觉得卫轩是个难得的人才,想要请卫轩吃个饭,可他心中始终有那么点犹豫,于是他决定询问一下他妻子的意见。

    齐百户的妻子徐氏虽然年过三十,但风韵十足,长着一副精明模样,她不仅长得精明,也确实眼光独到,徐氏娘家是京城富贾,颇有财力,齐百户能坐上这百户的位置,徐家没少花钱打点。

    正因如此,齐百户对徐氏颇为倚重,但凡遇到难决之事,都要与她商议一番,然后才做决断,徐氏眼光独到,擅长决断,齐百户好几次遇上大事,她都帮齐百户做出了正确的抉择,躲过了数次大劫。

    徐氏正在房中练字,齐百户忽然来了,虽然齐百户对字画不是很懂,但看了后便满面堆笑地夸赞:“夫人的字当真是越来越妙了。”

    徐氏抬头夹了他一眼,冷冷问道:“妙在何处?”

    “这个……”齐百户摸了摸鼻子,也说不上来,只能干笑道,“就觉得比以前的字好看了。”

    徐氏懒得与他闲扯,搁下笔,走到圆桌前缓缓坐下,不冷不热道:“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有事儿就说吧。”

    齐百户尴尬一笑,到她面前坐下,道:“还是夫人最懂我,我……”

    徐氏忽然抬手止住他,道:“等等,若你还想纳妾什么的,就免开尊口,当初许你纳妾,是因为我没生出儿子,有道是娶妻娶贤,纳妾亦是这个道理,你倒好,看到什么漂亮的狐狸精就往家里带。”

    “夫人教训的是。”齐百户诺诺连声道,“为夫知道错了,为夫这不是让你亲手将她沉江了么,那贱人死不足惜,为夫今日找你,也不是为了这些事。”

    徐氏点头摊手:“那说吧。”

    齐百户道:“是这样的,近日我手底下的一个校尉生擒了隆昌白莲教反贼的头目,还破解了反贼的密信,立下了大功,我已经替他向京城报功了。”

    徐氏闻言不解地望着他:“你与我说这些做什么?你们锦衣卫的事,你自己处理即可。”

    齐百户道:“夫人且听我说完,那立下大功的校尉,也不知朝廷会如何赏赐他,还有,上次我发现林泉与那贱人的好事,也是他通风报信的,我原本是打算找个机会弄死他的,没曾想,他居然立下了如此大功,你觉得我现在是该与他结善缘,还是该……”

    徐氏闻言想了想,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做百户也有好几年了,你觉得你想要往上更进一步,需要多少年?”

    “这个……”齐百户闻言露出苦涩笑容,道,“夫人就莫要取笑我了,我背后无人撑腰,岳父大人花重金上下打点,我也才能勉强当上这百户之职,虽说这些年往上送了不少礼,但我也知道,这些关系,也就比纸糊的强一点而已。”

    “夫君看得透彻。”徐氏起身缓缓踱步,悠悠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夫君既然想要更进一步,那么便要广结善缘,上面的人高高在上,咱们高攀不起,那我们可以烧冷灶,你若是现在对一个小小的校尉礼遇有加,以后若他飞黄腾达,他又岂会怠慢于你,多少也会念着一点你的恩情,不是吗。”

    “夫人这话说得……”齐百户闻言摇头笑道,“他虽然这次立的功劳不小,但还不至于一步登天,想要爬我头上去,只怕不可能。”

    徐氏缓缓道:“世间之事,实难预料,十年前,你也只是一个不起眼的锦衣卫校尉,一个姓莫的总旗总是欺辱于你,后来你不也爬到他头上去,将他活活折辱死了。”

    齐百户闻言一愣,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徐氏又道:“前些日子你与我说过,那个向你通风报信的校尉叫……卫轩是吧,才十八岁,此次从京城调来的锦衣卫有一百多人,为什么是如此年轻的卫轩擒住了反贼头目,又破解了反贼的密信,立下如此大功,他如此脱颖而出……我相信,定有他的真本事。”

    “没错,夫人说得极是。”齐百户闻言不禁赞同,“这卫轩确有些本事,他以前是个读书郎,还去考过秋闱,总之……有些学问的,他破解反贼密信的时候,为夫我都看傻眼了,你可知道,那密信啊,就是一张白纸,上面一个字都没有,他让我找来姜黄水,往纸上一抹,嗨!纸上就出现了好多红色的斑点……”

    他绘声绘色地将卫轩破解密信的过程说与徐氏听,徐氏听得也是惊叹不已。

    待齐百户说完,徐氏坚定道:“夫君,我瞧这卫轩十分聪明,似乎不是等闲之辈,我怀疑,那贱人与林泉偷情之事,卫轩极有可能知晓,他故意说那二人要谋害你,只不过是怕你为难他而已,那小贱人虽然贱,但却没有杀ren的胆子。”

    齐百户闻言连连点头:“我也想过这事,夫人有所不知,林泉曾让卫轩只身去白莲教巢穴刺探,卫轩失手被抓,差点把命交代了,我怀疑他极有可能是为了报复林泉,才会借我的手杀了林泉,可惜啊……我当时被那贱人气昏了头,根本没想这么多。”

    徐氏闻言若有所思地踱步片刻,忽然停下脚步,望着齐百户,道:“这样的人,要么趁早杀了,要么就与之结下善缘。”

    齐百户闻言一愣,摇头道:“杀是杀不了了,若是将他杀了,朝廷定会追查,到时候,为夫就得为他陪葬了。”

    “那就结善缘吧。”徐氏道,“只希望此人不是白眼狼,这样吧……明日夫君设宴邀请他来小酌几杯,我亲自下厨做几个好菜招待他。”

    “夫人亲自下厨!”齐百户闻言惊讶地望着她,道,“夫人厨艺精湛,平时我想吃你一口菜,也是不易啊。”

    徐氏轻叹道:“为了夫君前程,下个厨算得了什么。”

    齐百户当即点头:“好,明日我便请他来赴宴。”

    徐氏这时又道:“对了,投机者只怕不止夫君一人,这样吧,夫君今日就给他安排一个单独的院子……就把林泉的独院给他,并嘱咐其他锦衣卫,不可滋扰卫轩,免得被其他的人近水楼台先得月。”

    “好。”齐百户觉得这主意也不错,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

    卫轩正在房中跟王山他们闲聊,忽然有人来报,齐百户要见卫轩,卫轩不敢怠慢,赶忙穿戴整齐,去见齐百户。

    来到齐百户的住处,齐百户请他喝茶,然后开始说正事,正事就两件,一个是请他明日赴宴,还有一个就是说他荣升在即,为他安排了一个独院。

    卫轩立刻就明白了齐百户的用心,这货也来烧冷灶了,这让卫轩感到很意外,毕竟他自问就算立下大功,也不至于爬到齐百户的头上去,齐百户完全没必要巴结于他,可齐百户居然这么做了,嗯……百思不得其解。

    卫轩装作受宠若惊的样子,然后礼貌性地推辞,但齐百户的态度很坚决,根本不给卫轩拒绝的余地,卫轩无奈,只能答应。

    然后齐百户还亲自送他出门,刚出院门,齐百户左右看了看,又回头朝院子里看了看,看起来贼头贼脑的。

    卫轩见他这副模样,顿时愕然。

    接下来,齐百户凑到卫轩面前,低声道:“卫轩,帮我一个忙。”

    卫轩道:“大人请说,但凡我力所能及,定不推辞。”

    “对你来说简直是举手之劳,而且还是对你有好处的事呢。”齐百户说着凑到卫轩的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一通。

    卫轩闻言双眉时蹙时舒,待齐百户说完,卫轩满面为难道:“这……只怕不大好吧,属下只是个校尉……”

    “朝廷的敕令一下来,你便不是啦。”齐百户拍了拍他肩膀,笑咪咪道,“怎么,不肯帮忙?”

    卫轩赶忙摇头:“没有,这么好的事,属下求之不得,多谢大人了。”

    齐百户笑呵呵地摆手道:“不客气,不客气,不过你要记住,是你主动张口跟我要的,不是我要给你的,一定要记住,还有啊,不许让其他人知道此事,特别是不能让我夫人知道。”

    “好,大人放心,属下一定守口如瓶。”卫轩点头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