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回到明朝当王侯 > 13章:皇帝举荐的县丞
    “你……”卫轩指着她,本想说些什么,可是张开嘴却发现自己根本无话可说,她做错了吗,貌似没有,身为一个奴婢,看主人喝醉了,还吐了满身,那样做不是基本操作吗,可卫轩的心里觉得有点膈应,为什么膈应,说不上来。

    按理说卫轩是个老司机,被自己的丫鬟服侍洗澡算得了什么呢,卫轩自己都有点糊涂了,然后他就猜测,肯定是因为申一花长得太丑了,他感觉自己很亏,如果是个美女的话,估计心里应该会很舒服,嗯……一定是这样的。

    丑奴儿低垂着头,紧张得双手死死攥住衣角,轻咬下唇,已经等待卫轩训斥自己了。

    卫轩指了她两下,无奈地收回了手,道:“你做得很对,不过以后洗澡沐浴这种事呢……还是我自己来好了。”

    “是。”申一花赶忙应声,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卫轩刚想打发她出去,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便问道:“对了,我很好奇,我少说也有一百多斤,你是如何将我搬进洗澡桶里,又是如何把我弄到床上去的?”

    申一花闻言赶忙答道:“回公子,奴婢自小家贫,与娘亲相依为命,七岁就开始帮母亲担水、砍柴、洗衣、做杂活……十二岁时,娘亲病倒,家中所有的事,便都是奴婢一个人做了,为了挣钱给娘亲治病,奴婢没少做力气活,所以奴婢有一点力气。”

    “当真瞧不出来。”卫轩用难以置信的目光再次上下打量了一番身材瘦弱的申一花,语气中略带同情,叹息道,“都是为了生活,可真苦了你了,这么小就要挑起家中重担,瞧你现在年纪也不大吧。”

    申一花赶忙道:“奴婢不小了,过完年就十六了。”

    卫轩闻言不禁咋舌,菜十五岁,在未来世界,还是学校里一个叛逆的初中生呢,当真是时代不一样,其实他也知道,像申一花这样的女孩,在这大明朝比比皆是,比她更可怜的也有很多。

    卫轩随口问了句:“那你娘病痊愈了没有?”

    申一花闻言神色一黯,语气顿时转哀:“她去年便……走了。”

    卫轩听到这话一时间沉默了,过了片刻,只能歉然道:“对不住,我不该问的。”

    “没事。”申一花抬起头,挤出一丝笑容,道,“人死不能复生,奴婢心中惦念娘亲,但不能总是这般伤心下去,娘临走前再三叮嘱奴婢,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

    望着她坚强的表情,卫轩一时间有点唏嘘,这是一个很坚强的小姑娘,但是她的话语,让卫轩感觉有点扎心,坚强地活下去,是啊,在这个贫困而又动荡的年代里,很多人一无所有,他们在这个世上苦苦挣扎,只是为了活下去,比如眼前的申一花。

    还好卫轩泪窝子比较深,不是那么轻易被感动的,挥了挥手,道:“你出去吧,我要起床了。”

    “奴婢服侍公子穿衣……”

    “不用!”卫轩赶忙摆手,“以后这种事,我自己来,男女有别,你出去吧。”

    “是。”申一花欠身行了个礼,缓缓走了出去。

    卫轩望着她出去的背影,微微蹙眉,因为他感觉申一花的走路姿势并不太像是一般的奴婢,而更像一个知书达理的千金小姐,颇有仪态,但卫轩知道申一花不可能是千金小姐,因为她没有缠足,这个时代的女子,但凡家里境况不是太差的,都会缠足,也就是常说的裹小脚,或许未来世界的人无法理解,认为这种事情很变态,但这个时代就是这样,只有那些从小就需要做体力活的女子才不会缠足。

    卫轩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还不长,只见过一个富家千金小姐,那就是齐百户的夫人徐氏,徐氏虽然年纪大了,但她待字闺中的时候,是不折不扣的大小姐,谈吐仪态,一言一行,都极有教养,与普通人家的女子大不一样,要知道,这个时代的礼仪是非常繁杂的,这也是人们常说的家教。

    可卫轩现在居然从申一花走路的姿态中看出了几分徐氏的影子,他就觉得疑惑。

    卫轩虽然疑惑,但还不至于为这种无关紧要的事去伤脑筋,暗自猜猜:“或许是她刻意学齐夫人的吧,也或许是齐夫人教她的。”

    然后他便起来穿衣服,穿好衣服走到外间,便看到桌上已经放好了早餐(朝食),一碗清粥,一碟小菜还有三只胡饼。

    申一花为他打来了洗脸水,让卫轩洗脸,卫轩洗脸,她在一旁候着,递麻布巾,待卫轩洗完,她去倒水,一系列伺候的举动十分娴熟。

    卫轩咋了咋嘴,轻声感叹:“没想到我也能过上这种被人伺候的生活,想我以前也算是个老板,都不敢想这样的生活,封建社会啊……”

    又安静地过了三天,终于,京城来人了,来了三百多个锦衣卫,带队的是一个百户,姓梁。

    梁百户到锦衣卫所,齐百户接待,梁百户和齐百户见面问礼后第一句话便问:“卫轩可在?”

    梁百户也不惊讶,毕竟卫轩立下大功了嘛,赶忙派人去传卫轩,然后引梁百户去会客厅。

    卫轩感到客厅外,高声呼道:“属下卫轩求见!”

    里面传来了齐百户的声音:“快进来吧。”

    卫轩大步走进去,行礼:“属下卫轩拜见齐百户。”

    齐百户点了点头,摊手指向梁百户,介绍道:“卫轩,这位便是北镇抚司派来传令的梁百户梁大人,快快行礼。”

    卫轩行礼:“属下拜见齐百户。”

    “客气客气。”梁百户笑眯眯摆手,然后指着对面的椅子,道,“来,坐下说话。”

    梁百户和蔼的态度让卫轩一时间有点懵,锦衣卫是什么地方,他很清楚,能坐上百户位置的人,哪一个是省油的灯,这梁百户如此好的态度,真的让卫轩有点摸不着头脑,于是他只能朝齐百户投去询问的目光。

    齐百户朝他微微点头,示意他坐下,卫轩道了个谢,便坐下了。

    梁百户脸上一直挂着笑容:“齐老弟,卫轩,你们这次可为咱们锦衣卫长脸了,不仅端了白莲教在隆昌的据点,生擒匪首,还探得白莲教四川分舵所在,皇上得到消息后,龙颜大悦,对你们二人都是大加赞赏啊!”

    卫轩闻言心中一惊,皇上都听到自己的名字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无论是在这个时代还是在未来世界,他都觉得皇帝是遥不可及的存在。

    齐百户赶忙打官腔,说一些客套和感恩的话,卫轩也依着葫芦画瓢,说了几句敷衍的话。

    接下来,说到正题了,齐百户道:“本官此次奉指挥使骆大人命,带领三百锦衣卫精锐前来援助卫轩,并带来了骆大人的亲笔密信给卫轩,卫轩,你看看吧。”

    他说话间从怀里取出一封密信递给卫轩。

    卫轩一脸懵逼地接了过来,心中震惊不已,他只是一个小小的锦衣卫校尉,是锦衣卫的最底层,而高高在上的锦衣卫指挥使居然写了一封密信给他,不敢想象。

    “卫轩,别愣着了,拆开看看吧。”齐百户迫不及待地催促。

    卫轩拆开信看起来,这一看,他顿时心情复杂了。

    骆思恭显然不是什么文人,他的信件内容也没什么深度,一看就懂,甚至还有错别字,信中内容大致意思就是,提拔卫轩为总旗,封为北镇抚司参知川南事,掌川南巡查缉捕事(六品)。

    总旗虽小,但参知一职非同小可,而且是参知川南事,川南很大的,如此一来,卫轩的职权堪比一个锦衣卫百户,不仅如此,骆思恭还在信中说了,朝廷会委派卫轩去南溪县任县丞一职,让卫轩务必查出白莲教的四川分舵所在,调查期间,梁百户会暗中为卫轩提供一切所需要的帮助,也就是说,调查期间,卫轩为主,梁百户为辅。

    “这……”卫轩望着信,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梁百户笑眯眯道:“恭喜了,卫参知。”

    一旁的齐百户闻言一惊,忙问:“参知?卫轩现在是参知了?”

    梁百户微笑点头,道:“虽是密信,但齐百户也是可以看的,毕竟有些事情,还需要齐百户配合一二,卫轩,信给齐百户看看。”

    卫轩把信递给了齐百户,齐百户接过信来看了许久,忽然皱眉道:“梁百户,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误会,朝廷让卫轩去南溪县做县丞?他可是锦衣卫啊,怎可……”

    梁百户笑着摆手打断了他,道:“没什么误会,卫轩这个县丞,还是皇上亲自安排的。”

    “皇上亲自安排的?”卫轩和齐百户闻言同时愣住了,一个小小县丞职位,皇上亲自安排,听起来就跟天方夜谭似的。

    梁百户解释道:“皇上对这次剿匪很是看中,卫轩是锦衣卫,本来是不能去做这个县丞的,但骆指挥使觉得此次行动,需得有人先去南溪县探查一番,方为稳妥之策,便请皇上帮了这个忙,皇上便破例让卫轩做了南溪县县丞,吏部的告身文书三五日便到。”

    齐百户想想,又觉得不对劲,问道:“就算皇上举荐,但吏部那边只怕也无法批复吧,咱们大明的官吏任免,虽说有举荐一说,但被举荐之人,需得有出身,卫轩的出身,只怕过不了吏部那一关吧,否则其他文官的吐沫星子都能把吏部的人给淹死。”

    “放心,卫轩有出身。”梁百户笑呵呵道,“随告身文书一起送来的,还有卫轩中举的文书,卫轩,你是举人出身。”他说到最后一句时,转头望向卫轩。

    “举人?”卫轩和齐百户再次惊呼。

    卫轩想起来了,这身体的原主人在加入锦衣卫的前天参加了秋闱乡试,乡试结束的第二天,他舅舅腿疾恶化,走路都必须拄拐,他舅舅还是坚持去锦衣卫站衙,当晚就有锦衣卫总旗来他们家里探访,那总旗提议让卫轩接替舅舅的锦衣卫职务,毕竟大明向来都是子承父业,而卫轩的舅舅儿子失踪多年,现在家中只有卫轩这么一个外甥,只能由卫轩来接替了。

    舅舅虽然竭力反对,但卫轩仁孝,最终还是决定接替舅舅的锦衣卫职务,第二天便去参加了锦衣卫考核,现在的锦衣卫很落魄,考核也不严格,卫轩小时候跟舅舅练过拳脚,居然通过了考核,可通过考核后不到两天,卫轩就随同其他一批锦衣卫被发配前往四川剿匪。

    “我考中举人了?”卫轩难以置信地望着梁百户。

    梁百户微笑点头:“是的,你是举人出身,而且还是皇上举荐,你这个县丞,名正言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