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福运皇妃 > 第三十八章 闹事
    许棠和许梅这头赶回去,还没进门,就听见有个大嗓门高声道:“这个事儿,你怎么说?我说的哪一句不对了?”

    许棠猛的推开门,冷声打断这声讨:“我看哪一句都不对。”

    许梅也是抿着唇,一脸冷意的跟在许棠后面。

    姐妹两个,都是不痛快。

    不过,许棠毕竟是个小姑娘,对方也不大在意,只是不高兴的就开始指责:“你看看,你是怎么教孩子的,见到长辈连人都不叫,还这样的凶?”

    王大花缩了缩,看向许棠,嘴唇嗫嚅几下,到底没说出什么责备的话来。

    毕竟,她心里很清楚,许棠根本就没有错。

    而许棠则是冲着那干干瘦瘦,吊梢眉薄唇的刻薄脸妇人一笑,而后声音更冷几分:“我娘当然教过我这些。不过,是教我对人要如此,可没教我对畜生也这样客气。”

    那妇人愕然的看着许棠,显然有点儿反应不过来:这么个还没出嫁的小姑娘,嘴巴这么厉害?

    许棠也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那妇人。

    然后终于找到了一点印象:对方的确是她的大堂姑。

    再看其他几个人,都是堂嫂。不过关系最近的,也是那个闹得最欢的大堂姑了。许棠他们的爷爷和大堂姑的爹,是亲兄弟。

    不过自从嫁出去后,是很少来往。

    这样平时八竿子打不着的一个堂姑,居然还敢上门来吃绝户?!

    许三太爷此时终于擦过了汗,开了口:“棠花梅花你们回来得正好。你们也不小了,金宝还小,就你们两个顶门立户,暂且撑着家里。你们看这个事儿怎么办?”

    许棠金刀阔马的往板凳上一坐,凌厉的盯着那大堂姑,客客气气的问:“什么事儿怎么办?这些个外人,我爹死的时候也没见出大力气,这会儿上门来,也不怕我爹尸骨未寒,到时候不痛快!反倒是闹得家宅不宁!”

    这话可是够狠的。

    谁家不忌讳这个?这一张口就是要闹得家宅不宁……

    大堂姑回过神来,终于忍不住怒骂:“你这个小丫头片子,毛都没长齐,说什么屁话?哪里轮到你来做主?”

    这话也是不堪入耳的。

    许棠轻轻弹了弹耳朵,只当没听见,脸上却皮笑肉不笑:“轮不到我做主,又轮到你了?你去我爹坟前问问,他答应不答应?他要是应了你,我们自然没有二话!”

    “你爹死成那样,谁知道是怎么死的!说不定是你们熬不住,故意溺死他的!”这位大堂姑,真是不省油的灯,一张口说出来的话,叫人听着都觉得丧尽天良。

    这叫什么话?

    “这是污蔑。”许棠肃穆了神色:“我们可不敢担这个名声,这样吧,索性我们报官吧。事情可得搞清楚——”

    一提起报官,大堂姑还要说什么,却被几个堂嫂一把拉住,众人齐刷刷的劝:“这可不必报官,就是一句话。你大堂姑也是生气。你说你一个孩子家家的,嘴巴这样厉害,将来还能嫁出去?”

    听听,还成了许棠的错了?

    许三太爷气得手指都发抖:“这是说的什么混账话?棠花她们几个,孝心谁人看不见?前前后后搭进去多少银子?大牙媳妇前后的伺候,哪有半点不经心?”

    “你们再胡说,我就要请家规了!”

    许三太爷的威胁对接堂嫂还有点威胁,不过对大堂姑可没有。那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哪里还归许家管?

    许棠真怕许三太爷气出一个好歹来。忙宽慰他:“三太爷别着急,一切有我呢。”

    许梅这个时候忽然阴沉着脸上前来,手里的菜刀一下子剁进了桌上,绷着脸吼了句:“谁敢再乱说,我第一个饶不了她!”

    谁也没想到许梅居然有这样的胆量和魄力。

    就连许棠也忍不住对许梅刮目相看了一下。

    许梅这样气势十足,许棠自然不会不好好利用。

    所以,许棠对着许梅浅浅一笑,鼓励一句:“对,大姐,谁的嘴臭,就干脆切开来看看,里头是不是都烂得臭了!”

    这话不仅让大堂姑她们几个哆嗦了一下,就连许梅也是差点哆嗦。

    这许棠,怎么就半点不害怕呢?还有点儿不嫌事大的意思——

    不过大堂姑既然敢上门,倒也不是个胆小怕事的,虽然不敢再说许大牙的死,不敢乱说话,可是该说的话,她可没忘:“你们以为逞凶就行了?规矩就在那儿摆着,这家业,你王大花一个外姓人想要处置了,那是门也没有!你要改嫁,你自己去就行了,两个女儿也是迟早要嫁人的,你带走了也无所谓,可是金宝却要留下!”

    “金宝是许家人,大牙兄弟走了,我们这些婶娘,当然要帮衬着养大金宝,要给金宝守着他的家业!”

    这话大堂姑说得可是理直气壮的,半点停顿都没有。

    王大花的眼泪顿时汹涌出来,赌咒发誓:“我要是想过改嫁的事儿,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看王大花气得够呛的样子,许棠忙拽她一下:“你理会她们做什么?一个个张口就胡说——”

    许梅也是气得不轻,一下拔出刀来,对准了大堂姑:“你要是再胡说八道一句,我就跟你拼命!”

    许三太爷也是吓得不轻,赶忙拉住许梅:“梅花!你可别胡来!”

    这要是闹出了人命来,可不得了!

    许三太爷也是村长,平时还是有点威严,这会儿真动了怒,也有点儿吓人:“你们到底想做啥子!许大牙尸骨未寒,你们就真不怕?”

    许棠此时此刻,最为冷静,当即就笑笑:“人在做天在看,她们怕不怕不要紧。反正我爹是肯定不会痛快的。”

    说完这话,许棠看一眼旁边一直仇恨瞪着大堂姑的许金宝,哄他:“金宝乖,把石头扔了,进去把爹的牌位抱出来。”

    许金宝最听许棠的话,直接就扔了手里的一个石头,蹬蹬蹬进屋去拿牌位了。

    王大花吓得有些腿软——许梅虽然拿了刀,不过毕竟是大孩子,肯定有分寸。可许金宝不一样。

    真要是丢了石头砸伤了人了,那可怎么办!

    还好许棠发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