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福运皇妃 > 第四十一章 破釜沉舟
    许棠说完这句话,就看住王大花和许梅,神色平静的重复一遍:“除了这样,咱们无路可走。”

    许梅张了张嘴,怒气冲冲想要说几句,不过却没想到说什么,最后就硬生生将话咽下去。

    王大花则是惶恐无助。

    许棠轻声宽慰她:“娘,别怕,一切有我呢。”

    “你能做什么?”许梅张口就忍不住反驳一句:“你就是个小丫鬟,难不成还能发大财?”

    “怎么就不能?”许棠笑笑,丝毫不以为意的指了指许梅手里的绣花绷子:“这只是其中之一。而后,我还有别的法子赚钱。”

    “娘的做饭手艺还不错,所以我们可以去卖东西。一是做吃食,二是做胭脂水粉。娘你选一个。”

    许棠说得轻描淡写,许梅只觉得满腹狐疑:“你说得轻巧,这东西,咱们可不会!难道你会?胭脂水粉,要是买了别人的卖,卖给谁去?”

    许棠轻笑出声:“吃食我从前不会,可你忘了,如今我在府里。去厨娘那儿偷学又如何?”

    “至于胭脂水粉,这个也不难。少爷身边丫鬟就会做。”

    许梅皱眉,还是觉得不相信:“人家凭什么教你?”

    王大花听着都觉得许梅有点儿不像话了,张口呵斥一句:“梅花!”

    许棠看着王大花,满面的笑:“娘,您说吧,您觉得哪一个合适?”

    王大花拿不定主意。

    许梅不吭声,显然是在生闷气。

    许棠看着两人都不说话,正要说自己拿主意,就听许金宝忽然开口说:“咱们可以都卖。咱们人多,一次摆两个摊。我帮妈卖吃的,大姐可以卖胭脂水粉!”

    还别说,小小年纪,居然头头是道。

    可许梅一听许金宝这话,顿时怒不可遏,狠狠瞪了许金宝一眼:“胡说什么?我才不去摆摊!哪有姑娘家抛头露面的——”

    许金宝也不怕她,反而“嘿嘿”笑了一下:“大姐这么好看,你去卖胭脂水粉,肯定很多人买。”

    许金宝年纪小小的,居然还真是什么都懂。

    许棠扑哧一声乐出来。

    许梅被拍了个马屁,顿时脸上就一红,再也张不开口训斥许金宝。

    最后是只能半羞半怒的呵斥一句:“就会胡说!”

    许棠看她没那么反对了,这才叹一口气,看着许梅说了句:“咱娘的性子,大姐也知道。真去摆摊,我不担心大姐你,只担心娘和金宝。”

    “娘的性格太软了,恐怕被人欺负。金宝太小了。”

    许棠深深的叹息:“咱们家,只大姐和我了。可我是被卖进了府里,每日出门都是艰难,更何况是去帮着家里赚钱?”

    许棠这话不是实话。

    不过她不是怕累不想去,而是她身份限制,就不能出去。

    她另一个抛头露面的身份,是妙锦。

    要是旁人看着神算子妙锦仙姑,在那儿摆摊卖点心和胭脂水粉——那成什么样?

    还不如摆摊算命呢!

    许棠把话说得这么明白,许梅也是心里清楚,这些都是事实。

    最后,许梅还是咬了牙:“要真能做出来,能卖到钱,我辛苦些算什么?”

    想了想,又自嘲一句:“什么抛头露面不抛头露面的,横竖我都这样了,嫁是嫁不出去了。”

    许梅虽然是心高气傲些,脾气也大些,可真到了关键时候,也还是不会使小性子,也算是有担当。

    这就是为什么许棠始终不讨厌许梅的原因。

    王大花看着两个女儿你一言我一语就把事儿定下来的样子,听着许梅这些自嘲的话,登时心里头跟针扎一样的难受。

    最后王大花忍不住鼻子一酸,低头就掉下来泪来,更陷入深深的自责:“都是娘不好,是娘没用。”

    王大花一这个样子,许梅就受不了了,干脆低头做针线不吭声。

    许棠宽慰王大花:“娘不要这么说。现在家里艰难,咱们每个人都得努力。得拧成一股绳,一起为家里生计奔波。”

    既然定下来两种方案,许棠少不得还要好好和她们商量商量,做什么吃食。

    许棠想了想,觉得最合适的是米糕:“现在家里刚好收了米。光卖米也是卖不了多少钱,咱们就做米糕吧。”

    这个简单,容易做。

    而且,一个小小的,也好卖。

    最关键的是,价格便宜,老少咸宜。

    王大花听许棠的:“棠花说得对。”

    许梅看见王大花这幅样子就生气,不过好在还是有理智。

    所以,许梅也点点头:“那就做这个。不过怎么做?”

    要做米糕,得先有石磨。

    把米磨成粉。

    关键是,还得知道怎么做出来。

    许棠既然提起这个,自然是会的。

    太后有一段时间,就爱吃这个,而且做得十分精致可口,所以几乎太后宫里的宫女都有口福尝过。

    做这个点心的,是太后小厨房的一个厨娘。

    许棠和这个厨娘关系不错,偶尔也去帮忙打下手,所以倒偷师了好些东西。

    要不是在宫里做吃食太担风险,太操心,她倒是差点去厨房当差。

    许棠凭着记忆将方子想了出来:“咱们就用糖,还有米粉,糯米粉就行。然后找人要点儿蒸馒头的母子。”

    蒸馒头的母子是关键。

    那是要用来发面的。

    面发得不好,就酸了,那是没法吃。

    “娘,你去借个石磨回来。明儿我托人买点糖回来,咱们先试试做一回。”许棠如今是有点儿兴致勃勃——米糕也是很美味的。

    许棠坚信,肯定是能卖着钱。

    就算不多吧,可总算是第一步。

    “至于胭脂水粉,我回头去说服少爷那个丫头,让她帮着做。然后咱们拿去卖,给她分红。”

    许棠把这些事儿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倒叫人信服。

    许梅听着听着,也是忘了自己的怀疑和不信任,听得几乎入了神。

    王大花毕竟还是年长些,又常年做饭,这个时候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还得要蒸笼。是蒸多大个的?是像馒头那样么?”

    许棠摇头:“不,咱们找隔壁的李爷爷,帮着编几个小蒸笼。”

    一面说,她一面比划一下:“最简单的,就用刀切成块就行。精致些的,咱们做成这么大,用小蒸笼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