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福运皇妃 > 第六十七章 投名状
    许棠说完了这话,叶清时就更是笑,清隽的面上,一派笑意和打趣:“这是投名状?”

    许棠神色不变,半点不惧:“是。”

    叶清时面对许棠这样稚嫩面上的郑重,不自觉也收敛了玩笑和打趣,“那我就等着。”

    许棠定下五日之约,也不是没有根据的。

    后日出发去州府,直接就去刺史府。

    到时候,不过她却不跟叶清时他们一同去,而是单独去。

    以妙锦的身份去。

    这是许棠第一次如此用自己的能力,其实多少也是有些紧张,便忍不住在心里将这件事情反复计算琢磨和筹谋。

    许棠从叶清时屋里出来,就看见了翠屏。

    翠屏如今瘦了一大圈,大约是受罚时候,心里也不好受,就不思饮食的缘故。

    翠屏看见许棠时候,神色有些复杂。

    许棠却是迎上去,主动开了口:“翠屏。”

    翠屏便露出温柔笑意来:“许棠,好几日不见了。”

    翠屏这一笑,就还是那个翠屏了。

    许棠也懒得废话,直接便道:“少爷护着我的心思,你也看轻了,日后,就别再与我为难了。你的心思我也明白,你放心,我不会和你争这些。我将来是要出府的。”

    说完这话,许棠就直接越过她去,走了。

    翠屏愣愣的看着许棠的背影,心里头不是滋味。

    好半晌反应过来一件事情:自己的心思,许棠明白?这怎么可能?她怎么知道的?

    翠屏惴惴不安的回去服侍,不过在见到叶清时的时候,瞬间就将情绪又压回去。

    只小心细致的服侍叶清时。

    叶清时忽开口:“后日去州府,你跟我同去,然后咱们去一趟京城。看看能不能回去过中秋。”

    翠屏一愣:“怎么这样忽然?再则还有客人在呢——”

    叶清时言简意赅:“无妨,你去准备就是。”

    “那要不要写封信告诉夫人和老爷——”翠屏担心的,是这么忽然回去,会不会引起夫人的不快。

    夫人嘴上没说,可是心里从来对叶清时都是不喜的。

    叶清时的回答更加简短:“不必。”

    下午,许棠就将许梅叫过来,开始做胭脂。

    其实胭脂是最好做的。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

    先是熬猪油。

    但不用煮菜用的那种。

    需得除去味道,需得雪白细腻,没有半点有油味。

    其实最好的是蜂蜡,可惜的是,蜂蜡不好寻,而且太贵了。

    再次一点,也可以用羊油,但是这个也贵。

    最便宜的就是猪油。

    熬猪油也讲究个方法,不能直接熬。

    得用清水煮。

    慢慢的将油脂煮出,将水煮干。

    如此才会雪白细腻,没有焦糊味儿。

    这头小炉子熬着猪油,这头许棠就将那桂花细细的洗净,淘干,再阴干。最后装入坛子里,再加进去半坛子的蓖麻油。

    这个油不能吃,但是用来做头油却极好。

    这一坛子是桂花油。

    但是得静静放上三五天,然后虑去桂花,只剩下油,这才算是真正的桂花油。

    但是这个太久,所以许棠就又摘了一大捧栀子花,做了一小盆的栀子花油。

    栀子花香味更为浓烈明显,泡上小半日,就有效果。

    猪油熬好后,许棠重新取一个小银锅,然后舀了一勺猪油进去,放在煮着热水的盆里,然后就一滴滴的往里加甜菜根里头捣出来出来的汁液。

    再用筷子不停搅拌。

    那本来没有颜色的猪油,这会儿就变成了红色。先是浅浅的红,随着滴入的汁液增加,就变成了更深的颜色。

    艳丽得叫人有些惊叹。

    许棠看颜色差不多,就收了手。

    然后将银锅从热水里拿出来,又取了几滴栀子花油滴进去。

    许棠一边做,一遍细细的交代给许梅。

    “要是再讲究一点的,还要加上一些药材,或是香料粉。效果不同,或是细腻肌肤,或是美白祛斑。各色不一。”

    “这颜色,也可以自行调配,用不同的汁液来。也可用花朵的,但是那个做起来太复杂,还是这个好用。”

    许梅听得很认真,心里也升起了疑惑来:为什么许棠会懂得这么多?

    “做这个,材料是其一,但是最重要的是,搅拌。若搅不均匀,最后凉了,就完全水是水,油是油。没法用。需得不停搅拌,直到凝固了。天热,如今不好凝固,可以泡在凉水盆里,能快些。”

    许棠将这个递给了许梅,让她自己试试。自己则开始做其他的。

    刚才那个,是油胭脂。

    现在要做的,是粉胭脂。

    粉胭脂也好做,就用大米粉不断淘水,然后再将那淘米水放着,沉淀下来的那一层细细的米灰,就是做粉的材料了。

    这个是最费工费的作法。但是粉也最细腻。

    许棠没那个功夫,就直接是磨米粉。

    不过用的是水磨。

    磨的过程中,不断加水,而且至少磨个五次,得出来的粉末才够细。

    澄去清水后,再将粉末晾干。

    米粉半干时候,就可以加入甜菜根的汁,调到自己喜欢的颜色后,便装进盒子里,压实了。

    用的时候,就用手指沾着粉末上妆就是。

    这个不如油脂那个颜色明显。

    而敷面用的白粉,便是米粉干了之后,直接用。若奢侈点,可以加点蚌壳内侧里刮下来的细粉末,这样调配出来的粉,就带着点点珠光,被光一照,便是容光焕发。

    不过许棠就没这么奢侈,直接用的米粉。

    米粉就这么用,其实妆面也不够妥帖,还需用上一点面膏,先涂上面膏,再往上涂粉。

    许棠就这么用了一下午的时间,倒做出来了几样东西。

    一个是油胭脂,一个是干胭脂,一个是桂花头油,一个是栀子花香的面膏。

    再有就是普通的水粉。

    这些都是最简单的作法。

    不过普通人也不会。

    许棠做了几样,就已是累得直不起腰来。

    许梅同样是累得不轻。

    许棠一样拿了两盒留下,其他都让许梅带走了。

    而后,她将其中一份,送去了绿染那儿。

    绿染早已是惊住了:“你怎么做出了这么好看的颜色的!”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她迫不及待拿起簪子挑起一点已经凝固的油胭脂,细细的抹在唇上试了试颜色,顿时更加赞不绝口:“太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