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福运皇妃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揽事
    萧牧川这话,有一半是玩笑话。

    其实萧牧川要不是看着许棠面熟的话,还真是不会出手。

    就在萧牧川说完这句话要走的时候,叶清时终于是来了。

    叶清时得到消息的时候本来就是晚了,即便是一路骑马,紧赶慢赶的过来,却还是没赶上。

    一路上叶清时听说许棠受了伤,心里就设想了无数许棠受伤的情形,所以进来的时候脸色很是难看。

    叶清时不得不承认,自己的那些想象将自己给吓住了。

    此时此刻,叶清时一眼就看到了许棠,随后就看到了许棠脖子上敷的药。

    叶清时在那一瞬间竟然有些腿软。

    不过好在很快冷静下来,知道许棠现在既然好好的站在这里,那么伤势应该不是特别严重。

    叶清时路上也知道是萧牧川挺身而出救了许棠。

    所以在镇定下来之后,就看了一眼萧牧川,诚心诚意的道谢:“牧川,多谢你救了她。”

    萧牧川在看到叶清时的时候,这才陡然反应过来:“我想起来了,他是你的丫鬟!”

    怪不得这么眼熟,他们在甄宝君的生日宴上见过一次!

    萧牧川又转过头来,上上下下的把打量一遍,觉得有些不对劲。

    “既然你是他的丫头,那怎么不在他身边,反倒是去人家胭脂铺里去了?”

    许棠大大方方的解释一句:“那铺子是我姐姐开的。我娘我弟弟还有我姐姐全赖着这一个铺子生活。”

    萧牧川就觉得更糊涂了,既然家里都能开得起铺子,而且生意还那么好,怎么还把许棠卖给了叶清时当丫鬟?

    萧牧川一头雾水,叶清时也没有多解释的意思,反倒只是郑重的说了句:“今日之事多谢你了,日后若有什么需求,只管与我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话竟然和许棠刚才说的一模一样。

    萧牧川顿时就忍不住笑:“这要说不是你的丫鬟都没人相信。”

    他也看出了叶清时的担忧,所以也不想多说,只是摆了摆手,让叶清时领着许棠回去好好歇歇。

    普通小姑娘早就吓得不行了,即便是许棠看上去镇定的很,还是回去歇一歇吧。

    叶清时也的确是这个意思。

    随后叶清时又去和荣大人打了一声招呼,就匆匆的领着许棠和许梅走了。

    先将许梅送回去,随后叶清时就带着许棠直接回了府里。

    然后叶清时将许棠按在自己面前坐下,伸手就去揭她脖子上的伤药。

    许棠一把捂住了,只说只是小伤,没有必要再处理了。

    许棠的耳朵尖微微有些发红,他她然说不出口自己不是觉得劳累叶清时不妥,而是觉得两人这样亲近似乎有些不妥。

    许棠这样捂着自己的伤口,叶清时就微微沉下脸来,就连语气也是许久没有的清冷:“松开我看看。”

    叶清时觉得许棠这样不给自己看,是因为伤并不像是说的那么轻。

    叶清时这样一说话,许棠就没办法反对了,下意识的就乖乖松了手。

    等到叶清时小心翼翼揭开伤药的时候,触碰到了脖子上的肌肤,许棠就有些坐立不安起来。

    叶清时的手指温度太高,像是会烫伤人。

    碰在她的脖子上,更让她浑身都别扭。

    仿佛浑身所有的感觉都集中在了脖子上。

    他的手指微微一碰,她就忍不住瑟缩一下。

    最后许棠完全受不住了,往后一缩,抬手捂住自己的伤:“少爷还是别看了。”

    可是叶清时已经看到了,此时叶清时倒是没有觉察出许棠的不自在,毕竟他的心思全部都在那个小小的伤口上。

    这个伤口说小也不小,说大也不大。

    不过也是有些深的。

    好在没有更深。

    否则的话,恐怕就真伤及了许棠的性命。

    叶清时没多看许棠一眼,只是哄道:“刚才将药都接下来了,这会儿重新给你上点药,上完药之后就不弄了。你乖乖的。”

    叶清时的神色这样专注,语气这样温柔,恐怕天底下还真没几个人能抵挡得住。

    反正许棠是抵挡不住,所以最后还是乖乖松开手来。

    不过是彻底不敢再看叶清时,干脆就把眼睛闭上。

    可把眼睛闭上之后,却又觉得仿佛感官更加敏锐,所以最后又不得不睁开。

    这一睁开就看见叶清时专注的脸。

    而且还是离得很近。

    叶清时的眼睛很好看。

    很亮很有神,而且很深邃。

    像是夜晚的星空,只看一眼就让人忍不住沉迷。

    叶清时的眼睛形状也很好看。

    眼睫毛长长的,比起姑娘家的都要长。

    许棠直接就看愣了。

    直到叶清时在伤口上撒上药粉,又用干净的布条将伤口裹起来,又退开来,说了一句好了,许棠这才陡然回过神来。

    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之后,顿时脸上就红了。

    不等许棠说话,叶清时就轻声说了句:“好了,伤口不深,最多十天就能好。这几日别沾水,每日换药的时候让绿染帮你。”

    叶清时说完这些话,又叫了绿染打水进来,洗过手之后,这才问许棠饿不饿?

    许棠被这么疑问,这才惊觉自己是真饿了。

    叶清时也不用她多说,只从神色就看出来,当即轻笑一声,让绿染领着许棠回去吃饭。

    如今住在叶家,都是大厨房,所以倒不好单独给许棠开小灶了。

    所以居然拿着银子去大厨房,让厨子重新做饭的事儿,很快就传到了其他人的耳朵里。

    这还是破天荒的头一遭,从前叶清时可从来不做这样的事儿。

    所有人都有些惊讶。

    等到打听出来,这菜还不是叶清时吃的,是许棠这么一个小丫头吃的,那就更惊讶了。

    夫人鲁氏知道这个事情之后有些奇怪,于是夜里就悄悄的和自己丈夫叶振水说起这个事儿来。

    叶振水倒不觉得稀奇。

    叶清时既然能留在身边,又能这么对待,显然对方也是有过人之处。

    最后叶振水就说了句:“你也别多管闲事儿了,如今你也知道他的身份,怎么还改不了这毛病?”

    鲁氏却有自己的想法:就是因为知道了身份之后,才更加不能改了态度。就是要对叶清时好,将来叶清时才会回报叶家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