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福运皇妃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可笑
    不过宫里的人哪个不像是人精一样?

    所以许棠这个状态一下子就被青燕姑姑看穿了。

    青燕姑姑笑着打趣了一句:“怎么昨日妙锦师父没睡好?”

    许棠笑着回了一句:“昨日夜里突然做了一个梦,所以就惊醒了,后面没再睡着。”

    青燕姑姑立刻就恭维:“妙锦师父做的梦肯定是菩萨托的梦吧?”

    许棠只是笑笑,没有多说。

    青燕姑姑自然就觉得,肯定是如此。

    许棠到了太后跟前的时候,太后正在和甄宝君说话。

    甄宝君如今的打扮,又和从前在宫外的时候有些不同。

    甄宝君如今打扮的格外富贵。

    花团锦簇热热闹闹的,好像是一个行走的花园。

    说实话还真是有些格格不入。

    不过瞧着太后一脸寻常的样子,这份格格不入也就被冲淡了许多。

    甄宝君跟太后说的是小皇帝的事情。

    说小皇帝今日早上多用了半碗粥。

    看来的确是身体在慢慢好转。

    至少胃口上是好了许多。

    外头不都说吗?只要能吃得进去饭,胃口好,那什么病都不是事儿。

    对于甄宝君带来的这个消息,太后自然是十分高兴。

    对着甄宝君也就越发的和颜悦色。

    两人说着话,许棠就在旁边站着,百无聊赖的听着。

    甄宝君抬头瞟了许棠一眼,笑呵呵的对着太后说了句:“妙锦师父还真有世外高人的样子。”

    “竟然对着母后您都不行礼了。”

    甄宝君这话明晃晃的就是挑拨离间。

    许棠在旁边听着,脸色没有丝毫变化。

    太后的笑容倒是淡了淡。

    随后太后就说了句:“哀家还有些事情要和妙锦师父说,宝君你先回去吧。”

    竟是没接甄宝君的那个话茬。

    甄宝君顿时就有些讪讪。

    就算还想再说什么,可青燕姑姑却没给她机会,直接就把她请了出去。

    陈甄宝君到底不敢造次。

    毕竟,她也很清楚自己在宫里的地位。

    即便是背后有甄家。

    即便是小皇帝再怎么喜欢自己。

    可是在太后眼里她什么都不是。

    要是真闹出什么不痛快,太后以后更不待见她了。

    不过太后如此维护许棠的态度,却还是让甄宝君记恨上了。

    这头甄宝君出去之后,太后就让许棠坐下说话。

    许棠坐下之后就先恭喜了太后。

    毕竟小皇帝的身体有起色,太后肯定是高兴的。

    必要的讨好一下太后,许棠觉得对自己大有好处。

    反正说两句好听的话也不会死人。

    从前她就是吃了这个亏。所以在宫里那么多年也没能够混出个名堂来。

    太后一听许棠的这些话,自然就更高兴了:“还多亏了这个法子有用。”

    太后脸上的笑容十分明朗,“陛下这些日子越发康健了。就连太医也说的确是有效果。”

    许棠也就顺着太后的话往下说。

    又说了几句小皇帝的事情之后,太后就正了正脸色:“哀家打算再给陛下寻个皇后。”

    许棠心说这是要自己帮着看人了,当即就说了句:“不知太后娘娘相中了谁?可在宫中?”

    太后却看着许棠笑而不语。

    许棠顿时就明白了太后的意思,太后就是还没有死心。

    许棠有些无奈:“太后娘娘又何必如此?这件事情,我与太后娘娘已经说过,万万不可。”

    太后还是那句话:“普天之下,哀家实在想不出还有谁,比妙锦师父更得天厚爱。”

    许棠灵机一动,随后就想到一个法子,于是就轻声说道:“昨日我梦到了一些景象。有关我自己的。”

    太后几乎是猜到了许棠想说什么。

    不过太后也没有阻拦,任由许棠说了下去。

    许棠轻叹一声:“在梦中,我遇到了一些极其可怕的事。太后恐怕也知道,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梦境大多代表着有一些预示。”

    “恐怕我并不是什么得天独厚之人。而是注定的天煞孤星。就连这样的能力,也是一种诅咒。”

    许棠叹气,诚恳的看向太后:“如果我是好运之人,又怎会从小就孤身一人?”

    这话总算是说动了太后几分,太后脸上露出了迟疑。

    不过太后显然还是有些犹豫。

    许棠再叹一口气:“与其拿我冒险,倒不如选个真正的天命之人。”

    太后立刻就追问:“是谁?”

    许棠想了一想,干脆就说了一个太后怎么也想不到的人。

    “荣家大小姐气运非凡。”

    太后顿时就愣了一下。

    许棠却自顾自的说下去:“那日太后的意思,我也看出几分。太后不知道,我却一眼看出。”

    “荣大小姐的确是做皇后的命。”

    太后惊疑不定的看着许棠,只觉得许棠这是故意说的这话。

    不过太后毕竟也不能看到人头上的运气,所以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太确定。

    许棠就是吃准了太后的不确定。

    所以,就只是神色郑重的看住太后:“太后不妨想想,按照太后的心思,荣大小姐将来又是什么样一个位子?”

    太后顿时愣住。

    屋里静默了许久。

    谁也不知道太后心里到底想了一些什么。

    但是许棠确定太后是真的犹豫了。

    又过了一会儿见太后不说话,许棠就站起身来,请太后仔细再想想这件事情,而她自己则是告退出宫。

    太后也没阻拦,只是陷入了沉思。

    许棠退出来之后,心中顿时犹如擂鼓一般。

    之所以推举荣家大小姐荣嘉禾,许棠其实也是为了祸水东引。

    太后不得不考虑自己母家的意思。

    荣嘉禾毕竟年纪也摆在那里。

    如果真的要办成这样的事情,恐怕将来这件事情少不得要青史留名,而且还是骂名。

    最关键的是荣嘉禾自己未必愿意。

    反正以荣嘉禾的心机,荣嘉禾面对这个事情肯定会想出法子来说服太后打消这个念头。

    这一来二去的,等到过完年,小皇帝一命呜呼之后,这件事情自然也就不了了之。

    只要荣嘉禾能拖一段时间就行。

    不过许棠还是担心荣嘉禾做不到,所以从太后那里退出来了之后,许棠就一直在琢磨该怎么提醒提醒荣嘉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