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福运皇妃 > 第三百二十四 章 关系
    这算是怎么一回事?

    不是说荣大人过来了吗?怎么荣氏却过来了?

    而且还直接来了自己屋里。

    最关键的是又是这样一副态度。

    许棠愣愣的没有说话,荣氏以为许棠怎么了?于是就更加着急担心。

    许棠渐渐地回过神来,也慢慢抿紧了嘴唇。

    然后许棠就这么叹了一口气,直接就问了出来:“甄夫人是不是什么都知道了?”

    要说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能对自己这么一副态度,那是绝不可能的。

    只要一日没有确定,荣氏就绝不会露出这样亲近的动作来。

    只是这样的亲近,许棠觉得有些不习惯。

    所以许棠慢慢的往后缩了一下。

    于是两人之间原本显得有些亲近的动作,顿时就变成了尴尬。

    荣氏的手悬在了半空中。

    好半晌都没有落下来。

    荣氏看着许棠疏远的样子,心里直接就被揪成了一团。

    好半晌荣氏才收回了手,然后轻轻地“嗯”了一声。

    这轻轻的一声,对于荣氏来说还有些沉重。

    荣氏一直都盯着许棠看。

    自然也看得清楚,许棠脸上的疏离。

    哪怕是告诉许棠自己知道了,许棠脸上的神色也没有半点变化。

    荣氏忽然就有些挫败。

    更有一些失望。

    最多的还是无所适从。

    这幅情形,和当初甄宝君到甄家的时候完全不同。

    那时候虽然总觉得和甄宝君亲近不起来,但是荣氏还是能够做到关切,能够做到尽量去亲近。

    可是不知为何面对自己真正的女儿,荣氏却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荣氏手足无措。

    许棠笑了一下,不过却显得很客气:“这件事情我也知道了。不过在我看来,终归是生恩没有养恩大。”

    “况且甄家已经有女儿了。我能不能认祖归宗,都是无关紧要的。”

    许棠一直以为自己并不在意这件事情,可是直到今时今日自己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许棠才算是明白过来。

    原来其实她自己心里一直是介意的。

    说不介意都是假的。

    其实很介意。

    甚至有那么一丝丝的怨恨。

    不过许棠将自己的情绪掩藏得极好。

    半点也看不出来。

    只有满脸的疏离和冷淡。

    “我是许棠。这辈子都是许棠。”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荣氏几乎是哀求的看着许棠,艰难的说了一句:“这些年来你受苦了,是我和你爹没能看顾好你——”

    荣氏还想接着往下说,不过许棠却已经垂下眼眸,然后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这些都过去了,都不要紧了。”

    “甄夫人还是不要再提这些不愉快的事情了。”许棠笑了一笑,转移开了话题:“若是甄夫人没有别的事情,那就先回去吧,我身子有些不舒服,想歇着了。”

    说完这句话,许棠就慢慢的将头扭到了一边去,不再看荣氏一眼。

    许棠这么一副样子,只让荣氏觉得心如刀绞。

    可是仍是半点法子也没有。

    根本就不知该如何缓和关系。

    就在这个时候,荣氏想起了自己另一只手上的点心,于是就轻轻地放在了许棠的面前。

    又解释了一句:“这是你爹给你买的。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许棠看着自己眼前这一包点心,半点胃口也没有。

    所以自然也就没有动。

    其实荣氏不知该怎么面对许棠,许棠也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荣氏的。

    所以许棠就只能下意识地拿出了冷漠来。

    最主要的是,许棠的潜意识里头有一个观念。

    那就是——许棠总觉得自己若是跟荣氏关系融洽了,就有些对不起王大花。

    一想到王大花,许棠心里就充满了罪恶感,自然而然就对荣氏冷淡了。

    荣氏轻叹了一声。

    最后就在床榻边上坐了下来:“你现在病着,咱们也就不说这件事情了,只当还像以前那样。”

    许棠却不太愿意接受荣氏的温柔关心,所以就言简意赅地说了自己的情况:“并不是什么大事情,甄夫人放心。只是女人每个月都要经历的而已。”

    荣氏这才知道许棠不是病了。

    只不过这个事情……

    荣氏心里有些感慨。

    随后态度却更加温柔,“是第一次来?可知道怎么办?”

    荣氏这样的态度,许棠根本就没有办法拿出恶劣。

    最后就叹一声:“甄夫人放心,就算我不知道,府里也有嬷嬷的。”

    许棠这样处处将荣氏拒于千里之外。

    荣氏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最后,荣氏颇有些无奈道:“既然你不想看到我,那我就先回去了。”

    “女儿家第一次来葵水,千万要注意,莫要沾了凉水。以后也是,不要多吃冷的,凉的,否则便是容易痛。将来对于要孩子也会有影响。”

    在这一点上,荣氏是过来人,所以自然而然的就要想去提醒许棠。

    不过许棠这些都知道。

    只是知道归知道。

    许棠却做不到。

    许棠笑了笑,微微有些自嘲,更有些讥诮:“甄夫人说笑了,我们这样的丫鬟,哪有那么金贵呢?”

    荣氏心里又被狠狠地扎了一下。

    却仍是鼓足勇气上前去握住了许棠的手,近乎哀求的说了句:“娘知道你这些年过得辛苦,你现在跟娘回去,娘好好补偿你,好不好?”

    荣氏的眼睛里全是眼泪。

    许棠只看了一眼,就再不忍心说,伤人的话,最后只能猛然一下子收回了目光,又将手抽了回来。

    随后轻叹一声:“甄夫人,我已经习惯了做许棠了。也习惯做丫鬟了。”

    所以回去这个事情——就算了。

    许棠态度如此坚决,荣氏根本就受不住。

    最后荣氏终于啜泣出声。

    “你到底要怎么才能够原谅娘呢?”

    许棠没有吭声。

    屋子里一片静默。

    最后还是门外的小丫鬟忽然出声:“甄夫人,甄大人他们要走了。”

    许棠顿时也就催促了一句:“这几天天冷雪大,甄夫人路上慢走。”

    荣氏一时之间也没有了更好的法子,所以只能慢悠悠地站起身来,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罢了,今日我先走了。改日我再来看你。你有什么想吃的?我回头给你带来。”